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74章 这笔墨也不行 猖狂到底
    凌天话音一落,陈玄龄便是一怔,片刻之后,飒然一笑。

    

    不过,其他人,却是在顷刻之间,就炸开了锅。

    

    让监察御史给凌天执笔?

    

    这也太猖狂了些!

    

    就算是云侯,也不敢这么要求吧?

    

    “哼,这凌天真把自己当瓣蒜了!”

    

    “我看他是疯了,如此轻视监察御史,这不是给云侯添麻烦么!”

    

    “呵呵,没办法,谁让人家现在风头正盛,无人能及呢,猖狂,不就是他一贯的作风么?”

    

    台下,五大兵团的将领们冷笑连连,擎天宗和白衣剑宗一脉的武者还有世家子弟,也都恨不得陈玄龄大怒,即刻治凌天不敬之罪。

    

    “凌天!你在说什么!”就连李克都脸色一沉,站了起来,“你可知道,玄龄在中州的名气么,他的字金笔银钩,已经到了显意之境,就是皇亲国戚去求,都不一定能得到,若非举国之事,玄龄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执笔过,何况还是给别人写?”

    

    训斥完凌天,李克又转身看向陈玄龄,拱手道:“玄龄,你别放在心上,凌天他并不知道你在云州的地位,我代他向你赔罪!我来给他执笔,如何?”

    

    “呵呵...”

    

    不料,陈玄龄却是笑着摇头。

    

    “玄龄,凌天他只是...”

    

    “李统领,凌天向来嚣张惯了,难免会目中无人,今天若是能让陈大人惩罚一二,也算是给他的教训,省的以后惹祸。所以,如何惩治,陈大人不必顾忌...”

    

    李克还想再说,云侯却是开口。

    

    言语中,自然没有维护凌天之意。

    

    “唉,你们啊...”

    

    不料,陈玄龄却是叹息一声,“一个以为我心胸狭隘,一个又毫无维护本州子弟之意。难不成,我陈玄龄就那般不堪?”

    

    “陈大人,我绝无...”

    

    陈玄龄摆手,直接打断了云侯的话,而且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直接走到案前,执笔看向凌天,“来吧,我执笔,你说...”

    

    “这...玄龄...”

    

    这下,不仅仅是李克惊讶了,云侯等所有人,都不由的脸色一滞,没想到,这陈玄龄竟然答应了!

    

    如此位高权重,实力强大的监察御史,竟然为了一州之小辈,一个还未铸就金身的小辈执笔而书?

    

    这,简直不敢相信。

    

    不过,正当众人惊讶不已之时,却见那凌天看了一眼陈玄龄的笔,摇摇头,“这笔墨和纸,也该换了吧。不配...”

    

    一语落下,众座又惊。

    

    这凌天,装逼简直装的风生水起,一波都不带平的啊!

    

    让陈玄龄执笔了还不够,笔墨纸砚还都嫌弃?

    

    那可是云侯给准备的,云扬世子在刚才都用过了。

    

    不配?

    

    这是在蔑视云扬么?

    

    “哈哈哈!你小子,猖狂的都让我感到意外了,在中州,都没有几个。”陈玄龄起身,哈哈笑道。

    

    “凌天,我看不惩治与你,你便肆无忌惮了!”

    

    云侯愠怒,却再次被陈玄龄打住。

    

    “好,我可以换.”

    

    陈玄龄脸上的笑意也没了,但还是将笔墨扔在一边,手掌一翻,一套文宝出现在金案之上。

    

    一只素雅的红木笔上,散发着淡淡的深邃光芒,其上雕纹古朴,虽不华丽,但雅致至极。

    

    而那纸张,也让台上的众人惊呼一声。

    

    “龙纹密笺!”

    

    那金黄色的纸张,看上去和云侯府专用的金云密笺差不多,但其上,却隐隐涌动着金龙印记,看上去,更加的华贵。

    

    这张纸,一出现,李克就不由的低呼一声。

    

    “玄龄,这纸,你向来是不舍得用的,当初荣亲王嫁女,你都没把这纸拿出来过。”

    

    陈玄龄嗤了一声,“那得看是什么时候,荣亲王就算了。”

    

    更新N#最)F快"上@}J27D03*、75。9

    

    他执笔蘸墨,看向凌天,“现在,总应该能配的上你的诗了吧?”

    

    “可以。”

    

    凌天点头,极为满意,但这表情落在旁人眼中,就变成了嚣张。

    

    “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这斓云笔和龙纹密笺,都是武皇当年御赐之物,若是你的诗配不上,不要说你这功勋得不到,我还要治你一个藐视武皇神威之罪!”

    

    陈玄龄脸色有些冷。

    

    云侯等人闻言,这才脸色正常了些,陈玄龄并不是纵容凌天,而是将凌天逼迫到绝境了。

    

    拿出了武皇御赐之物,若是凌天搞砸了,那可就是大罪了。

    

    “凌天,唉,你尽力吧!”

    

    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李克也只好叹息一声坐下了。

    

    “来吧,凌天!”

    

    陈玄龄一声轻喝,站在案前,开始凝聚气势。

    

    广场上下,也都屏气凝声,注视着凌天。

    

    先是踱了疾步,凌天忽然停下,目视南方,低吟出声。

    

    “血海长云暗千山。”

    

    只是念了一句,陈玄龄笔走龙蛇,神色,便是一震,随即脸色越发冷峻入神,不曾动摇半点。

    

    随着这一笔七个字落下,莫名其妙的,一股股血腥之气,便从其笔下,蔓延开去,顷刻间,便席卷整个广场,云州城上空,,一道道乌云,不知从何处,蔓延了过来。

    

    只是第一句,天象,便开始了...

    

    一时间,那些等着凌天出丑的人,脸色都傻了。

    

    然而,所有人中,唯有凌天和陈玄龄,沉浸在某种玄妙的状态中。不为所动。

    

    “孤城遥望天合关!”

    

    第二句,风起。

    

    在满天乌云之中,人们好似看见了隐藏在其中的一座古城,和远处山间的关隘,黑云压来,压抑而有紧张。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息,就好似战争已然一触激发,所有人的心,都绷紧了。

    

    他们想知道,这后两句的点睛之笔,将会如何惊艳。

    

    “万里百战穿金甲!”

    

    第三句落下,凌天浑身气势骤起,金铠之上,金光绽放,耀眼无比。

    

    而陈玄龄执笔而书的手,都在簌簌颤抖。

    

    一笔一划,都犹如在争斗,甚至,他的额头,已然见到了汗水。

    

    笔墨力透纸背,金案嗡鸣,头顶之上的光幕之上,那一个个字出现,便荡漾着一道道战意金光,扰动漫天乌云,翻腾嘶吼。

    

    “不破凶蛮...终,不,还!”

    

    最后一一句,掷天如雷。

    

    霎那间,陈玄龄的元神之气息,陡然冲破了压制,轰然而起,一道道宝光将他环绕,无边无际的气势,不知道要比云侯强横多少。

    

    他背上的剑,也铮铮作响,好似要破鞘而出。

    

    他手中的笔,光芒四射,不再内敛,每一笔落下,都好似一到利剑,劈砍在山岳之上,气势雄浑。

    

    直到最后一个‘还’字落下,那张金案,再也承受不住这等威压,轰然被震碎成了齑粉,席卷整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