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73章 作诗可以 御史执笔如何?【祝星海生日快乐】
    “玄龄,你老毛病又犯了?要授勋就授勋,作什么诗啊!”李克在一旁毫不顾忌道。

    

    “嘿,你懂什么,画可通神,字可显意,没这两下子,去中州能混下去?那群扬州和齐州来的宗门小崽子们不得嘲笑死他?我这是好意,你明白么?”陈玄龄嘿了一声。

    

    “好好,你弄你弄,没准这俩个小子都比你强。”李克耸耸肩。

    

    “来人,准备笔墨!”

    

    陈玄龄一声令下,云侯拍拍手,便有侍者搬来了案几和笔墨。

    

    案几纯金打造,其上除了盛放的笔墨纸砚外,其下还密布阵法。

    

    云侯挥挥手,便在平台的正上方,布置了一道光幕,将案几上的一切,放大显化出来,以供广场上的所有人都能观看。

    

    显然,云侯对于云扬,还是极负自信的。

    

    “那...云扬就献丑了。”

    

    布置完毕,云扬便撩起战甲站在案前,执笔悬腕,开始构思。

    

    陈玄龄负手站在一边,嘴角一直微微扬着,等在着云扬落笔。

    

    台下,广场上的一众武者都议论纷纷。

    

    武斗大比没少看,如今,这云州两位无人能及的顶尖天才,难道又要来一场文斗不成?

    

    “呵,这陈玄龄怎么还喜好这个啊?凌天哥哥会不会输?”

    

    叶宝儿怼了怼秦邵阳。

    

    “输?怎么可能!”秦邵阳撇撇嘴,“你们难道忘了天哥刚到云州的时候,参加了那玉璇玑的赏月会,而后一首月下吟,让天生异象,不知到甩这云扬多少条街!比诗词,天哥也完爆他!”

    

    秦邵阳的声音落下,众人也纷纷点头,若有所思,随后便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卞玉京。

    

    因为,那次的赏月会,卞玉京可是主角。

    

    “我...凌天当然会胜的,他的才情,想来不会让大家失望,我们..就等着看好了。”

    

    卞玉京抿嘴一笑,尽显妩媚。

    

    她的目光,也随即望向人群,在极远处,赫然有聆音阁的弟子伫立,而其中,便有玉璇玑在列。

    

    此时,似乎感受到了卞玉京的目光,玉璇玑回望过来。

    

    和卞玉京的自信不同,她是紧绷着脸。

    

    几个月了,从那日老太君寿宴她被卞玉京力压之后。云扬更是处处被凌天压制,这不仅让她在音律之上抬不起头来,在男人方面,也没有脸了。

    

    她根本无法接受,自己都傍上了云扬,却还要比卞玉京矮上一头,

    

    凭什么她的命,就比自己好!

    

    不过,玉璇玑的目光刚恶狠狠的瞪过去,就见到那扬着挑衅般微笑的卞玉京,竟然掏出一副酒红的墨镜,戴!上!了!

    

    连对视的机会,都不给玉璇玑!

    

    而且偏偏,又是那最近在云州城风靡到爆炸的墨镜!

    

    这墨镜,如今折服了所有云州的女人,甚至为了这个东西,每天都有人去神兵府和各大卖场去打听有没有卖的,但是后来才知道,这东西出自凌天之手,而且全云州如今都不过二十几副,珍稀的要命,整个云侯府,都没有一个!

    

    玉璇玑在看过旁人带过来的留影珠子以后,也被墨镜的独特美丽所倾倒,但她知道,以她和云扬的关系和地位,是不可能得到墨镜的。

    

    可如今,死对头卞玉京,竟然就这么赤裸裸的戴着墨镜挑衅。

    

    简直让她嫉妒到极致,又气到爆炸。

    

    墨镜下,几乎将卞玉京如玉的小脸都遮蔽了,让她本就魅力非凡的微扬红唇,更显魅惑,美到了极致。

    

    叶宝儿等人见此,也都纷纷眼睛一亮,美滋滋的掏出墨镜来戴上。

    

    “对对,云扬作诗,可别辣到咱们的眼睛,赶紧戴上墨镜!摆一个姿势哦!”

    

    秦邵阳也玩心大起,戴上墨镜,双臂抱胸,下巴微扬,嘴角一弯,狂傲不羁。

    

    这是墨镜的正确戴法,如今所有人学会了,清一色的这个姿势。

    

    结果,就是险些引起骚乱。

    

    要不是有云侯和陈玄龄的威压在,秦邵阳等人必然会被云州的女人们压爆。

    

    平台上,面对陈玄龄,云扬和凌天的精神,都非常的集中。

    

    终于,云扬在思虑了片刻之后,眉间一挑,持笔蘸墨,笔走龙蛇之间,一个个飞扬的字,出现在纸上。

    

    陈玄龄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随即便念出声来。

    

    雾隐飞云出,

    

    蛮族尽屠戮。

    

    登高扬金令,

    

    千营共一呼。

    

    四句五言诗,十分简洁,在云扬笔下,毫不拖泥带水,一挥而就。

    

    陈玄龄读完,不禁连连点头。

    

    云扬此时,也是胸中豪情升起,落笔抬手,看向台下大喝,“登高扬金令,千营共一呼!”

    

    声音带着运气,尽显霸气。

    

    云卫军的将士,也都跟着一通呼喝起来,霎时间,战意凝聚,天象大起。

    

    一道道朱云在广场上,蔓延开来,虽然很淡,远不如战场上那般宏大,但仍旧让人侧目。

    

    “好,好诗!你小子还真是了得,这诗的遣词尚可,但豪气极盛。作为行军诗,已然上上之作了。”陈玄龄说了两个好字。

    

    台下,秦邵阳等人的脸色,也稍微变了变。

    

    不管怎么说,云扬的诗,看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不过,秦明月和卞玉京,却是一同摇了摇头。

    

    这种诗,和凌天比起来,差的太远了。

    

    “多谢陈叔夸奖,云扬不过是随性而作。”云扬退到一边。

    

    “别自谦。你这字也是刚劲有力,如刀如剑,不错。你率兵歼灭蛮族百万余,战蛮将数十,其中包括三个蛮族大将军,此等功绩,足以受封壮武大将军了。”

    

    _:最新章节上+2=…7o0$375DF9

    

    陈玄龄将案几上那牌子收了起来,“等我回中州便向陛下为你请功,你小子就坐等大将军的印信吧!”

    

    “那,真是多谢陈叔了!”云扬脸上一喜。

    

    “嗯...”

    

    陈玄龄又看向凌天,“到你了,公平起见,你也来一个吧,我想太平公主和隐太子都看上人,应该差不了吧?”

    

    “呵呵,玄龄,你有所不知,这凌天作诗,可有两下子,他的那首月下吟,难道没有传到中州去?”这时,李克笑道。

    

    “月下吟?哪个月下吟?”陈玄龄眼睛一转,忽然一亮,恍然道:“莫非是那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嗯哼?”

    

    “凌天...哎呦,我想起了,这么说,还真是你作的!?”陈玄龄一拍额头,“你小子可以,不知道,这首月下吟,可是风靡中州一时,迷倒了不少贵族小姐呢!只不过,他们都没在意这首诗是谁做的,我也就给忘了...”

    

    “小作而已,不足挂齿...”

    

    凌天讪笑一声,他没想到这月下吟还能传到中州,只不过,那会儿的他,就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小辈,当然不会有人记得主他了。

    

    “不不不,那可不是小作,月下吟要是小作,整个中州都没大作了。来吧凌天,你现再作一首,我看着...”

    

    陈玄龄给凌天让出了位置。

    

    不料,凌天也是想了想,并没有动,而是看着自己右臂,“陈大人,实在抱歉了,晚辈的右臂还未痊愈,根本没法执笔了...”

    

    “呃,怪我,倒是没注意...”陈玄龄哦了一声。

    

    ‘哼,不过是借口罢了,没了右手难道没有左手?再不济,不是还有一张嘴么?怎么就不能作诗?我看,是做不出来吧?那月下吟,不过就是一首诗,谁知道是不是别人做的,被你拿来用了!”

    

    这时,擎天宗宗主越穹忽然冷笑一声。

    

    “越穹,你这话什么意思?凌天明明就是有伤在身,不做诗又如何?”莫晓琪不悦道。

    

    “不不不,晚辈并不是不能做。”

    

    眼看着两个法相大宗师又要掐起来,凌天连忙开口,而后看向陈玄龄,“但,可能要麻烦陈大人了...”

    

    “有什么,你尽管说,只要你能作诗。”陈玄龄满口答应。

    

    “请陈大人执笔誊写,我来作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