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72章 不如,做一首诗如何?
    不过,左右的一众法相大宗师,却都竖起了耳朵,很想知道其中缘由。

    

    毕竟,这从七品武魂直接进化到了八品小道体,实在匪夷所思啊。

    

    “陈叔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之前的武道大会上,我...被凌天重伤,气海几近残废,武魂甚至都险些被震散了。父亲将我送进洞天之内修养,我心如死灰,只好吞食了一枚朱果,九死一生之后醒来,就发现变成这样了。”

    

    云扬叹息一声,道。

    

    “哦?武魂都险些被打散,你还吞了那传说中的朱果?你小子胆子可真够大的啊!”

    

    陈玄龄脸色一惊。

    

    朱果,那可是传说中的七品灵药,植株生长万年,才能结出那么一串,而且至今都没有人知道用这朱果能够炼制什么丹药,吞服之后的效果,也不甚清楚,只是这朱果看上去精魂之力极其旺盛,可能会对武魂有所作用。

    

    “嗯,我也是实在无奈,那一次,云扬的武道天赋根基已然濒临崩溃,如果不用朱果,我们也只能看着他的云豹武魂溃散,从此泯然众人,但万幸,他醒来后,却发现云豹武魂确实溃散了,但却凝成了朱云武魂...”云侯也在一旁说道。

    

    “哎呦,那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小子,你这小道体非同小可,这次等你去云州,定然要跟那那群皇亲国戚的小崽子们争一番,叔叔给你撑腰!呵呵。”陈玄龄呵呵笑道、

    

    “多谢陈叔叔,云扬定然要争一口气,不给父亲、陈叔叔丢脸。”云扬拱手躬身。

    

    “好...”

    

    陈玄龄点点头,这才将目光转到凌天的身上,不过,他却没有说话,而是细细的打量起凌天来。

    

    而凌天,也在抬眸的瞬间,就感觉一股莫名的气息,席卷他的全身,好似将他整个人都看透一般。

    

    凌天根本不敢动,甚至都不敢启动太初经,将他的气息隔绝。

    

    他知道,如果动了,对陈玄龄根本没用。

    

    但是,就在陈玄龄放来的瞬间,凌天气海内的九色祭台,便悄然潜入了水底,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个剑影,也化成了隐龙剑,悬浮在气海之上。

    

    一切,看起来,除了那浩然的气海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呦,你是凌天吧?”

    

    陈玄龄忽然道。

    

    “晚辈凌天,见过陈大人。”凌天拱手。

    

    “你说,你姓凌?我怎么觉得这么眼熟,你我是不是曾经见过,或者,你祖上有人,和我有过交集?’

    

    陈玄龄的又一句,直接将众人的目光又都吸引了过去。

    

    和陈玄龄相熟,难道这凌天的身份,真的是从中州而来?

    

    如果是这般,那凌天之前的种种奇迹,可就真的可以说的过去了。

    

    “陈大人说笑了,凌天还不曾去过中州,而且晚辈的家族,也不过是岭南啸风镇的一个村寨而已,怎么会和陈大人想熟?”

    

    “哦...是么...”陈玄龄蹙眉。

    

    “呵呵,玄龄,你肯定又多疑了是不?凌天出身不好,难不成你要给他个出身?你之所以觉得眼熟,是因为他这身铠甲吧!”

    

    这时,一旁的李克,突然笑道。

    

    “铠甲?”闻言,陈玄龄便露处一副恍然的表情,“这是...游龙金祚!”

    

    “可以啊你小子!太平公主的绣工和制甲术南唐无人能及,没想到她这第一件重甲,就是给你做了,你知不知道,在武皇大殿上,有多少武将想求得太平公主的一套铠甲呢?”

    

    “这...晚辈实在不知。”

    

    凌天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金铠,这铠甲说实话很多地方已经磨损了,但他知道这铠甲非常坚韧,应该是在极品地器品阶了。

    

    至于陈玄龄所说的太平公主,李克也告诉过他,只不过那会儿走的匆忙,并没有细问,后来也就忘了。

    

    但是现在没想到,他这幅铠甲,貌似真的很有名气。

    

    太平公主?

    

    这怎么和他前世地球历史上一个有名的女人一样名号?

    

    不过,凌天正乱想着,整个平台上下,却是又议论开了。

    

    之前他们就知道当朝太子李隐亲自下龙绸诏令召凌天入东宫任职,但被凌天拒绝了。

    

    如今,怎么太平公主又和凌天有关系了?

    

    而且,太平公主?自己似乎没有听说过当朝公主有这么一位啊?

    

    “陈大人,这太平公主,真的回朝了?”就连云侯,此时也问了一嘴。

    

    “当然,不仅如此,太平公主如今执掌中州城御林军,为我南唐第一女武将!”陈玄龄道。

    

    “哦,那真是该恭喜武皇,恭喜公主了。”

    

    云侯点点头。

    

    “罢了,我并不会在意你的出身,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说实话,你这丹田内的气海,我陈玄龄这么多年来,都没见过几个能在你这个境界就拥有的,难怪你险些废了云扬...”陈玄龄似笑非笑。

    

    凌天抿嘴,没有说活。

    

    “好了,武道大会不过是切磋,我不希望你们之间有什么嫌隙,只要你记住,你是南唐的臣民,又深得太子和太平公主的器重,就要尽心竭力。”

    

    “晚辈,晚辈谨记!”

    

    凌天和云扬同时拱手。

    

    “既然如此,那现在就授勋,如何?”陈玄龄看向云侯。

    

    “陈大人授勋即可。”

    

    “好,虽然我这次没带金案,但是我会将其呈送武皇,让武皇也高兴高兴,这次,云侯上交的血魂终于可以让武皇满意一次了。”

    

    “惭愧...”云侯闻言,垂首讪笑。

    

    “云扬小子,你先来吧。”陈玄龄负手道。

    

    :y*2a_7&,0Iv37/5$$9`

    

    “是!”

    

    云扬上前,从腰间卸下玉牌,但此时的玉牌,已然变成了金色,显然,其中的蛮族血魂的精纯和数量,都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呵呵,你的功绩我也了解过,这牌子我先收下。至于军职...”

    

    陈玄龄道,“其实封你为大将军都不为过,但到底是忠武将军还是壮武大将军呢....”

    

    “不如这样,我听闻你小子也是个会舞文弄墨的,你来根据这边疆战役,做一首诗,而后我再给你授勋,如何?”

    

    陈玄龄忽然探过身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