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68章 凌湫儿的资质差?
    剑影被凌天收回,原本十万剑影从不缺损,如今,却只剩下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

    

    神念归体,凌天抬眼望向凌霄儿,却也发现后者浑身一颤,空洞的眸光之中,恢复了神采。

    

    但让凌天更惊讶的,是凌霄儿手中的七星图不见了,但其眉间,却隐隐浮现了一道淡淡的印记,隐约看去,赫然正是七星北斗,而紫微星,此时犹如一点朱砂...

    

    凌霄儿本就仙一般的气质,如今更加神光透体,仙云逸散了。

    

    因缘巧合之下,某种蜕变,正在开始。

    

    “哥哥,怎么样?霄儿的武道资质,没有问题吧?”

    

    凌霄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极好,霄儿,记住,以后你不仅要心怀凌家,更要心怀天下...”凌天笑道。

    

    “哦...”

    

    凌霄儿挠了挠耳后,似懂非懂。

    

    “呀,哥哥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这时,凌湫儿终于发现了凌天的踪影,惊喜的叫了一声,就跑了过来要抱抱。

    

    “你这小丫头...”

    

    凌天哈哈一笑,将凌湫儿抱起来,坐在自己的左臂之上,而后走向舰首。

    

    看过了凌霄儿的武魂之后,凌天自然也不由的好奇,将凌湫儿检查一番。

    

    但让他不解的是,凌湫儿周身水意盎然,但丹田之内,却并没有看到武魂的气象。

    

    此时,妹妹丹田之内,气泉喷涌,极其有力。

    

    丹田虽然不大,但却氤氲着一股极为纯粹的水之意。

    

    难道,这是因为湫儿还没激活武魂有关?

    

    “哥哥,你是不是也觉得湫儿很笨呀?霄儿姐,还有碧柔姐姐都好厉害呢,但湫儿就很差...”

    

    “谁说的?哥哥去打他!我们湫儿最棒了,之所以你不如你两位姐姐,是因为哥哥和你师父交代过,不让你成长的那么快的,毕竟湫儿还小,懂了没?”

    

    凌天捏着凌湫儿滑嫩的小脸蛋,笑道。

    

    其实,水云峰的峰主安汀蓝也和他说过,谭碧柔的武魂是七品碧水麟,那是天生的水系武道天才。如今已经成功辟泉,距离凝魄,也极为轻松。

    

    但凌湫儿,却迟迟没有激活武魂的感觉。

    

    安汀蓝嘴上没说,其实已经是在告诉凌天。

    

    凌湫儿很可能,并没有武魂。

    

    t2sZ703GW7y59#

    

    但这一身水意,却无从解释。

    

    但,凌天却不信。

    

    他凌天的妹妹,是注定要长生无忧的。

    

    天赋?

    

    天道他都不放在眼中,更遑论什么天赋。

    

    没天赋,就向天道夺一份天赋给妹妹好了。

    

    况且,他绝不信自己的妹妹资质有缺,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存在某种原因的,他心中定计,日后便查阅古籍,找寻其中原因。

    

    虽然修为慢了些,那就当继续打磨根基了。

    

    “哦哦!是这样啊,湫儿也觉得打打杀杀的好没劲,但就是....就是湫儿也要保护娘,所以,等长大了,还是要变厉害的...”凌湫儿萌萌的眼睛转了转,若有所想。

    

    “好,没问题,等你长大了,哥哥保证你是这世间最厉害的天才!”凌天重重点头,他决定了,今后,他要把湫儿带在身边,为她寻找最好的传承。

    

    必须是,最好的...

    

    “最厉害!”凌湫儿握着小拳头笑道。

    

    凌天身后,一众小辈听着,也都相视一笑。

    

    “你们几个,成长的倒是也不慢啊,铁胆,还有碧柔,明晓溪姐妹对吧?我考校一下你们的武技....”

    

    凌天抱着凌湫儿,忽然道。

    

    “啊?哦,是,师叔....”

    

    几个小辈先是一怔,而后有些拘谨的将各自最好的状态,展现给凌天看。

    

    凌天也不住点头,谭碧柔不必说,她如今可以说是紫云宗除了凌霄儿外,资质最好的弟子。

    

    明家小姐妹曾经是跟着柳依依的,姿势也算尚可,木铁胆倒是让凌天眼前一亮,这憨货虽然武魂不怎么样,但一身体魄极强,血脉强劲,这时凌天铸就金身之体后,才能感应的。

    

    “不错,你们几个,都没让我失望,这是给你们的奖励。”

    

    凌天点了点头,长袖甩下,数件兵刃,便飞了出来。

    

    皆是上品的顶好的灵器,甚至修为最高的谭碧柔还得到了极品灵兵水游剑,羡煞旁人。

    

    至于凌湫儿和凌霄儿却没有。

    

    前者修为尚浅,多数心思都在玩上,后者...同样的器丹双绝,兵刃,需要她自己去炼...

    

    当然,凌霄儿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悦,心质至纯,犹如清水。

    

    .......

    

    “对哦,哥哥,我刚才看见焱焱姐姐一个人去后面了,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呢!”这时,凌湫儿道。

    

    “焱焱?哦,你和他们玩,哥哥去看看你焱焱姐...”

    

    凌天是在云舟的尾弦找到了林焱焱,此时一声红衣的林焱焱正双手拄着下巴,坐在边上。

    

    一双脚丫摆动着,下面便是飞速后退的白云。

    

    “在想什么?”

    

    凌天一屁股坐在旁边。

    

    吓的林焱焱啊的一声尖叫。

    

    “你在搞什么呀,吓死人了,怎么走路也没声音?故意的吧你!”

    

    凌天一脸蒙蔽,他明明很正常的走过来,“是你在发呆好不,魂游天外,是不是在想那个青年才俊啊?”

    

    但凌天说完,林焱焱的脸色便倏然大变,瞪着凌天,久久都不曾移动。

    

    凌天脸上的笑意,也一点点消失。

    

    “你就这么想让我去喜欢别人?”林焱焱眼眶里氤氲着泪光,紧着下巴道。

    

    “我...”

    

    “你什么?你觉得你就在这里,我怎么能喜欢上别人?”

    

    “不是,焱焱我...”凌天目光闪烁,一时间乱了。

    

    “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承认是喜欢你,但我绝不会喜欢别人,你也休想认我做妹妹,更别想抛下我...”

    

    “我林焱焱的资质是跟你们比起来越来越差,但我...我...”

    

    “我就不走...”

    

    “我就死皮赖脸的跟着...”

    

    林焱焱转过身去,望着脚下的白云,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几个月了,她拼命的联系丹术,就是不想被人落下的太远。

    

    她虽然每天都和叶宝儿嘻嘻哈哈的,但她心里比谁都紧张,都如履薄冰,患得患失。

    

    它就像是被落在船尾的人,而凌天,独立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