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66章 此去云州 紫云当为宗门之首
    “师父,你用不了谁能用的了?现在用不上,你就留着以后用嘛,将来,作为我们千炼锋的镇峰之宝,流传下去,也是极好..”凌天摆摆手道。

    

    “可是...你更需要这鼎才对,我现在,就把这聚炎鼎传给你...”柳千炼将那聚炎捧起来,递给凌天。

    

    “师父!”凌天哭笑不得,将那聚炎鼎按下,“我有更好的,你收下便是。”

    

    “这,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收下...”柳千炼见状,小心翼翼的将聚炎鼎收了起来,从他的眼神中,很明显能看出来欢喜,毕竟鼎炉就像武者的兵刃一样重要,而天阶鼎炉,整个云州也没几尊。

    

    “对了,冰心那里...”柳千炼忽然抬首,欲言又止。

    

    2E7I0#●3759

    

    “冰心师叔那里,我刚刚去过。放心,我也给她带了礼物,各峰峰主还有宗主,我都没落下...”

    

    在紫云宗,凌天在私下里,仍旧称呼冷冰心为师叔,以小辈之礼相待,虽然他的地位,其实已经无人能比了。

    

    再来柳千炼这里之前,凌天已经拜访过了百草峰和水云峰的冷冰心和安汀蓝,前者,凌天给了数张四品和五品丹的丹方,以及十几株珍稀罕见的药材。而后者,作为凌湫儿和谭碧柔的师父,凌天也不会怠慢,在得知其已经有了云侯府赐下的铸金丹以后,凌天便留下了数瓶精进凝魄期修为的极品丹药。

    

    如今,紫云宗除被杀的钟长空以及正在闭关冲击金身境的胡不凡外,水云峰、木云锋、土云锋和火云峰四峰峰主,都已然到了凝魄后期境界,距离铸就金身,不远了。

    

    倒是柳千炼,有着凌天丹药调养,如今不但恢复了修为,甚至到了凝魄巅峰境界,已经半只脚迈入金身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

    

    柳千炼又和凌天寒暄了几句,就把后者给赶了出来。

    

    柳千炼知道,凌天今非昔比,每天都忙的很,也就不愿意耽误他的时间了。

    

    从柳千炼的房间里出来,凌天直接到了隔壁。

    

    这间房,是宗主白云飞的房间。

    

    咚咚咚...

    

    “进来吧,就等着你呢...”房间内,传来白飞云的声音。

    

    凌天推门而入,白飞云已然准备好了茶水,盘膝而坐。

    

    在其对面坐下,凌天先是喝了一口灵茶,而后道:“宗主,宗门迁址的决定,我也是为了宗门好,如今,紫云宗在岭南,目标太大了,而且不免与有些孤立无援...”

    

    “这我当然知道,我也没有意见,你千辛万苦在云州为紫云宗开辟出来了空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白飞云摆摆手,又自嘲道:“只是,我逃避惯了,什么事,都不自信...呵呵。”

    

    凌天摇摇头,没有接茬。

    

    他知道,白飞云是天生谨慎的性子,他把紫云宗看的太重,以至于步步都如履薄冰,压力让他失去了冒险的勇气。

    

    “宗主,这把剑,给你。以后,你大可以放开手脚,无畏无惧...”

    

    凌天说着,手中一闪,一把长剑出现,放在桌子上。

    

    这把长剑通体雪白,其上还浮动着朵朵白云状的雾气,虽然气息内敛,但却透着不凡之气。

    

    “这...是天器!白云飞雪剑!”

    

    白飞云瞳孔一缩,顿然惊呼一声。

    

    “凌天,难道那四季天剑都是你...”

    

    白飞云看着凌天,脸上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差不多吧,袁前辈手中的赤日灼炎,并不是我的...”凌天讪笑一声。

    

    “哦...”

    

    看着一脸谦虚的凌天,白飞云的眼中,莫名的怪异。

    

    一把不是,那就是说,另外三把都是他的了?这,他竟然还摆出一副可惜的模样!?

    

    “白云飞雪,呵呵,说实话,我曾经捧着兵谱,念叨了它两年多,后来,渐渐忘了,没想到,今天真的能看到它...”

    

    白飞云冷静的很快,伸手将桌子上的白剑拿了起来,轻轻的摩挲着,就好似在稀罕美人一样。

    

    “只不过,我还不能用上它。凌天啊,你真是给了我一个闭关苦修的理由啊!”

    

    看向凌天,白云飞脸上又是希冀又是怅然若失。

    

    “宗主,人生在世。总是安于现状,真的会少了些许滋味。有个奔头,也是极好!”

    

    “你说是么?”

    

    凌天看着白飞云,将斟好的茶水,推了过去。

    

    “或许,你说的对...”

    

    白飞云沉默。

    

    “宗主,我能为紫云宗做的事情不多了,以后,还要靠你们...”

    

    “此去云州,紫云,当以二等宗门而居,为岭南宗门武道之首!”

    

    说完,凌天撑着桌子,起身便推门出去了。

    

    但白飞云目光落下,却又是一惊。

    

    此时,桌上的茶杯旁,赫然躺着两枚丹药,一股股丹香,随着丹云蔓延,而在茶杯下,还惦着一张纸。

    

    仅仅是惊诧了片刻,白飞云就立刻将那两枚丹药收了起来,并驱散了丹香。

    

    他虽然不甚精通丹药,但还是能够看出,这两枚丹药,都是五品丹中,极为上乘的存在!

    

    随后,白云飞将那垫在杯底的纸,抽了出来,上面是数行小字。

    

    “色白如玉者,为极五品易金丹,有精进金身后期修为之奇效,吞服一粒辅以闭关,可抵苦修三十载。”

    

    “色如赭红者,为极五品飞金丹,可控心魔,吞一粒,可提升三成法相凝成几率。”

    

    “二者皆为凶猛之药,法相境后,修为神念皆一百载不得寸进,若服之,切忌有十足把握凝铸法相。如可取舍,全凭宗主一念。谨之,慎之...”

    

    “两丹皆为未曾出世的古丹,且效果之奇,凌天以为不便现世。如今,冰心师叔已有丹方,此丹,当成紫云立世之丹,馈赠赏赐时,谨之,慎之...”

    

    白飞云仔仔细细将纸上的字看完,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将那纸,焚成了灰烬。

    

    “易金,飞金!”

    

    “我白飞云一世,是闲云野鹤,还是平步青云呢...”

    

    静坐片刻,白飞云猛然抓起了桌子上的白云飞雪剑,走进了内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