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65章 我自己去!
    “凌天,可真是那擎天宗在背后指使?”白飞云蹙眉道。

    

    “没错!原本,他们的目标还有我在啸风镇的家族,只不过,没有得逞!”

    

    “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即刻上报云侯,讨一个公道!”白飞云蹙眉想了想,道。

    

    秦海却是在一旁叹息一声。

    

    凌天摇摇头,“宗主,我宗门同道在岭南浴血月余,云侯府可曾有所动作,可曾将派兵驰援?”

    

    “这...”白飞云抿抿嘴,没有在说话。

    

    “凌天!我们听你的,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他擎天宗如此目无王庭律法,理当受到惩处!”

    

    丘岘机站起身来道。

    

    “没错,丘门主所言极是,凌天,你只要一句话,我们立刻杀回岭南,向那擎天宗要个说法!”

    

    “对!我们在前线杀敌,他们在后方杀我们弟子,还反了他擎天宗不成!”

    

    “擎天宗原本就目中无人,视我等如同草芥,这一次,绝不能在容他们为所欲为!”

    

    各大宗门,多年来,没少受到擎天宗的欺压,如今这擎天宗做出如此行径,他们也觉得是搬到擎天宗的时候了。所以,纷纷起身应和。

    

    “诸位,我们是南唐宗门,对蛮族,我们可以自行做主,但是对内,我们仍旧要受到王庭的限制,擎天宗虽然罪不可赦,但如果我们带着大军去铲除,恐怕会留下话柄...“

    

    这时,脸色苍白的秦海起身说道,众人,又安静了下来。

    

    “秦城主说的没错,此时不宜大动干戈!”

    

    凌天也是点点头,看向一众金身宗师,“诸位,既然岭南战士已经结束,这里将会交由云侯府处理,大家就此撤兵...”

    

    “至于那擎天宗的事情,我自己处理!”

    

    说罢,凌天便走向殿外。

    

    他自然不会因为此事,而连累其他人。

    

    与擎天宗的恩怨,其实一直都是他凌天搞的。

    

    这时,莫晓琪、苏月如等人赶来过来,听到了凌天的话,当即将凌天拦下,“凌天!你可千万不要小看擎天宗!”

    

    “虽然你拥有堪比法相大宗师的战力,但那擎天宗作为云州第一宗门,底蕴之深厚,远超你想象,而且其门内定然不只越穹一个法相大宗师,更何况还有万千门人弟子,你自己孤身一人,怎么行?”

    

    “我自有办法!”凌天面色凛然。

    

    苏月如见此,也开口道:“凌天,你若是想要出其不意,倒是也有几分胜算,但如今岭南距离云州十几万里,这路上,擎天宗就定然有了准备,你还能有什么办法?”

    

    凌天咬咬牙,心中也是恼怒。就连奇天门图,都无法传送回云州,就算距离够,他也不知道云州境内有没有已经布置好的奇天门图,不过,想来应该是没有的。

    

    “况且,如今秦寒已无大碍。死的年轻弟子,我们是该报仇,但你如此莽撞行事,不是你的性格。”

    

    见到凌天的表情有些缓和,苏月如又道:“半个月后,便是上元节,也是云州的宗门大会,届时,我们在当着云州所有宗门的面,将擎天宗,一举铲除,岂不是更好!”

    

    “而且凌天,我观你最近格外反常,前日的大战,恐怕对你影响极大,你该好好静一静,再做判断了...”苏月如有深深看了双目通红的凌天一眼,叹息道。

    

    “苏长老说的没错。凌天,擎天宗和杜家不一样,那杜家恶行尽人皆知,灭了也就灭了。擎天宗乃是二等宗门,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若是先斩后奏,恐怕王庭怪罪下来,就没人能保得住你了...”莫晓琪又上来劝道。

    

    “对对!凌天,刚才我也是给气糊涂了,你一个人现在去,绝对不行!”丘岘机拍了拍额头,道。

    

    众人闻言,也都纷纷上前相劝。

    

    “我并不怕死...他擎天宗杀我宗门弟子,害我族人....”

    

    凌天双拳紧握,咬牙切齿,双目血红,好似一个发疯的豹子。

    

    “可是,凌天,我们...我们更担心你。你不怕死,但我们怕失去你...”

    

    这时,从殿外的台阶上,秦明月搀扶着秦月娥和凌湫儿、凌霄儿等人,走了上来。

    

    后面,则是跟着张恺风、卞玉京、苏汀等一众年轻子弟。

    

    此时,他们都抿着嘴,脸色很沉。

    

    “凌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若是急于一时,让你身临险境,我...我这把老骨头还不如死掉了!”

    

    人群让开,木家兄弟用躺椅竟然将秦寒给抬了上来。

    

    “木峰主...”

    

    看到虚弱至极,气若游丝的秦寒要一脸内疚的挣扎的站起来,凌天的脸色顿时一变,冲了上去。

    

    “峰主,你怎么出来了...”

    

    凌天将秦寒按住,急声道。

    

    当初在无回谷的前后,秦寒给了他不少的帮助,在凌天心中,一直都把他当作亲人,所以得知秦寒被伤险些殒命,才会如此生气,

    

    F-=N2SZ7!&0t37PY59:(

    

    “凌天,你是紫云宗的希望,也是我们的希望。听我们的劝,不要什么都一个人抗,我们是憋屈,但是我们不着急现在就报仇。懂吗?”

    

    秦寒躺在椅子上,抓住凌天的手。

    

    “好!”

    

    凌天的下巴颤抖着,重重点头。

    

    ......

    

    五天后。

    

    紫气云舟徐徐飞翔在云天之上,其后,跟着密密麻麻的大小云舟,一路向北。

    

    凌天一身白衫,坐在柳千炼的房间里,正笑谈着。

    

    “师父,这就是我从云州带给您的礼物,这些天实在太忙,今天才来得及给您送来...”

    

    凌天将天阶聚炎鼎,拿了出来,推给了柳千炼。

    

    “凌天...这...”

    

    柳千炼放下手中的雪茄,饶有兴致的将那鼎炉捧起,可刚一入手,聚炎鼎就咣当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这...凌天,这是什么鼎!”

    

    虽然聚炎鼎许多岁月未曾接触火种,还是沉寂状态,但柳千炼一入手,便知道此鼎,绝对非同小可!

    

    “呵呵,师父,这是天鼎,名叫聚炎...”

    

    “嘶...”

    

    柳千炼直接站了起来,“天鼎?这..不行,这太贵重,我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