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59章 三条战线 全杀
    云卫军。

    

    带着大军浩浩荡荡开进下一个战场的云扬,陡然间在空中停了下来。

    

    他看向东方那突然升起的恐怖天象,一身血甲的他,目露惊愕。

    

    天际上,忽然升起一团阴云,甚至其中好似还有这一丝丝急促的琴音传来,很是诡异。

    

    还未等他思量多久,他便有看到一柄长枪刺破乌云,直冲天际,那肆意蔓延的滚滚战意,让他后方大军上空弥漫这的朱云血海,震颤不已!

    

    “战意化形!真的是你么!”

    

    云扬回身,一个云侯府的家将便飞掠上来。

    

    “岭南战报,紫云宗凌天突然降临战场,以十面埋伏、荒異蛮王尸身以及荒異部落血金圣柱,击溃百万蛮军军心,后轰杀伦布大祭司于天合山下,如今,百万蛮军正在被屠杀!”

    

    云扬在血色面甲之下,看不到他的脸部表情,但是眼眸中,却是涌动的浓浓的不甘和屈辱。

    

    “凌天!又是你!”

    

    “世子,云侯来消息,让世子务必即刻回返云州,这是云侯的亲笔信!”

    

    那家将又递过来一枚玉简。

    

    云扬接过看了以后,便眼神一变。

    

    “不急,等我我灭了滇南战线的蛮军,在用阵法回云州,你去带人沿途做好传送准备!”

    

    “是!”

    

    ........

    

    落栖峡谷。

    

    外面的喊杀声还在继续,凌天却飞掠进了密林之中。

    

    “少主,你的伤...”

    

    看着凌天惨不忍睹的右臂,阴碧落忍不住开口道。

    

    “无妨,管不了那么多了。先送我去黔西战线!”凌天摆摆手。

    

    “是!”

    

    阴碧落向馘门打入一道道法决,凌天迈入其中,身影便彻底消失不见。

    

    岭南西侧的,黔西战线。

    

    感受到了那似曾相识的战意化形之后,大营之内的程三金整个人,都心生不安。

    

    连日来的战事受挫,让他成为五条战线上,战绩最差的一条。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感觉,这此边境战役,很快就会结束,我们再不搏一次,就真的没脸回云州了!最起码,我们手握两大兵团啊!”

    

    其下首,程飞宇咬着嘴唇,涨红着脸道。

    

    这一个月来,青炎军团和山岳军团被打的憋屈无比,面对蛮族第一黄金部落的绝对战力,两大兵团近乎百万武者,根本没有一战的勇气。

    

    “吗的,你说的对,再不搏一次,老子这张脸是要埋在岭南了,传令下去,大军开拔!”

    

    程三金双手紧握,猛然拍案而起。

    

    但这时,营帐之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好似晴天霹雳一般,整个大地,都在簌簌颤动。

    

    “怎么回事!”

    

    程三金脸色一边。

    

    “大将军,蛮军有变!”

    

    一个武将急忙掀开营帐走了进来。

    

    “什么变?”

    

    “巫仑部大将军乌干达,死了!”

    

    “什么?乌干达死了?怎么回事?”

    

    程三金和程飞宇脸色都是一变,随后便是心中狂喜。

    

    乌干达可是巫仑部落第一猛将,若是他死了,那他们岂不是可以率领大军冲杀,一举建功了?

    

    “是...是突然出现的紫云宗凌天,具斥候说,那凌天一拳就将乌干达打爆了..”

    

    那武将咧着嘴,面色复杂。

    

    “谁?”

    

    “凌天杀了乌干达?他什么时候来的黔西?一拳就杀了乌干达?你不会是糊涂了吧?”

    

    程三金和程飞宇对视一眼,都是不可思议。

    

    凌天怎么会突然出现?

    

    难道刚刚扰动战意的,不是已经口传许久的凌天么?

    

    “没有看错,就是凌天!而且,其他战线也传来了战报。凌天灭了荒異部落的蛮王,端了他们的巢穴,还将荒異部落的圣柱都抢了回来,如今,荒異部落剩下的百万大军,正在被宗门联军屠杀!”

    

    那武将越说越无奈,尽是苦笑。

    

    x+{首发,0~

    

    “不..这怎么可能?他连蛮王都能杀...”

    

    程飞宇跌坐在椅子上,满脸的颓丧。

    

    事实已经将他击垮,他和那个人的差距,已经到了遥不可及的地步。

    

    “不行,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即刻点兵!既然乌干达死了,那蛮族的大军,我们一定要吃下!”

    

    程三金摇摇头,就要动身。

    

    却不料,那武将还是将他给拦下了。

    

    “大将军,不用点兵了...”

    

    “什么意思?你想违抗军令不成!”程三金大怒。

    

    “将军息怒。是...是那凌天在打爆乌干达之后,孤身杀入蛮族大军之中,在屠杀了数十蛮将,近万蛮族之后,巫仑部大军,全军撤进了莽山,跑了...”

    

    “完了...”

    

    程三金跌坐在主将大椅上,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

    

    .......

    

    岭南东侧的云东战线。

    

    疾风军团大将军李风正在指挥着大军和五大黄金部落的印尼部在丛林间周旋着...

    

    这个战线,是双方死伤最少的战线。

    

    印尼部落蛮族以速度擅长,疾风军团亦是如此,两军互有胜负,但鲜有正面对抗。

    

    但,这个时候,李风却发现,一直跟在身后的蛮族大军,迟迟没了动静。

    

    “斥候还未回来么,什么情况?都精神点,千万不要让印尼大军钻了空子!”

    

    李风站在高天之上,蹙眉四望。

    

    不一会,一个斥候将军飞了上来,“大将军,印尼大军撤退了!”

    

    “撤退了?什么意思?”李风蹙眉。

    

    “是凌天突然出现在印尼部蛮军前,将蛮军大将军哈迪斯直接杀了,然后一人喝退印尼大军...”

    

    “哈迪斯死了!凌天?哪个凌天?”

    

    “就是前些日,名震岭南的紫云宗凌天!”

    

    “嘶...”

    

    李风一惊,目光中精芒闪烁。

    

    ........

    

    落栖峡谷。

    

    凌天从馘门中走出。

    

    仅仅不过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就将岭南东西两条战线上的蛮军全部杀退,同时也得到了击杀两位蛮军统兵大将军的战功。

    

    这一刻,整个边境战士的战功,将无人能再撼动凌天了。

    

    因为,已经没有那么多蛮族大将军可以杀。

    

    “嗯?”

    

    峡谷山巅之上,凌天脸色冷峻,丝毫看不出,连杀两名蛮军大将,能带给他的影响。

    

    此时,天合山下的屠杀还在继续、

    

    百万蛮军,还是太多了。

    

    此时,离火血金的圣柱,仍旧伫立在蛮军之后,血脉的镇压,让这些蛮军根本不敢逾越半步。

    

    但一股雄浑而恐怖的气息,却忽然从南方天际席卷而至。

    

    这股气息极其庞大,甚至直接将十面埋伏勾起的漫天阴云,顷刻间震散。

    

    呼啸而至之间,山摇云震,地面开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