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57章 凌天归来 十面埋伏[给我搞丢一章】
    黔西战线,集合了青炎和山岳大军的两大兵团,在蛮族第一黄金部落巫仑五十万大军的疯狂攻击下,只有抵抗之力。

    

    此时此刻,复出的程飞宇站在大军之中,看着西方天际那红彤彤如血的光云,黯然叹息。

    

    “终究还是比不得你...”

    

    ......

    

    云东战线,辛家天骄西子昂一身湛蓝铠甲,冲杀在蛮族大军之中,铸就金身之后的他,战力飙升,就算是二纹蛮将,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当他斩杀一头蛮将之后,却豁然转身看向西方天际,脸色煞白。

    

    “又是战意化形!”

    

    “可恶!”

    

    “凌天!云扬!我辛子昂一步错,步步错,凭什么!”

    

    辛子昂一脸怨毒。

    

    ......

    

    岭南,天合山南百里外的落栖峡谷。

    

    峡谷密林内,一个幽暗的影子,在林中飘荡,好似幽魂。

    

    “碧落,今天已经是第三十天了,会不会,是馘门出了问题?怎么还没反应?”

    

    空气中,司堂主的身影浮现。

    

    “等,少主一定会回来的...”

    

    阴碧落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

    

    “可...”

    

    司堂主还要说话,便忽然整个人脸色一变,一双瞳孔之中,先是震惊,而后便是狂喜。

    

    在他身前,一道滚滚黑雾凝成的巨门,悄然浮现而出...

    

    .......

    

    在峡谷的山巅之上,秦明月,晞若雪,以及莳晴和卞玉京,迎风而立。

    

    看着远处那震天的喊杀和惨叫声,所有人的脸上,都蒙着一层阴影。

    

    特别是秦明月,看着自己父亲被伦布重伤生死不知,此时却只能紧咬着银牙贝齿,眸中泪闪。

    

    “姐!有战报!”

    

    这时,秦邵阳化作一道流光,从山下飞掠上来,此时,他也一脸的冷峻,父亲的重伤,他也一样看在眼中。

    

    “说..”

    

    “老爹只是重伤,并无生命危险。还有一个,就是云扬在云西战线祭出八品朱云武魂,成就小道体,勾动朱云血海战意化形!”

    

    “都不是好消息...”

    

    晞若雪脸若冰霜,眉头紧蹙看向秦明月,“月姐,他那里,还没有动静么?”

    

    “还没...”

    

    秦明月捧着胸前挂着的蓝色星晷,如今在其上,只有两个红色光点,一个是他自己,一个,是秦邵阳。

    

    “唉,天哥怎么还不回来,如今云扬杀了两个蛮族大将军,战功上已经超过天哥了,而且他们已经带兵杀向滇南战线,显然是想将蓝泽部的大军也吃掉!”

    

    秦邵阳攥着星晷,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有些丧气。

    

    如今这个战局,他看不到有一丝获胜的希望。

    

    “嗡!”

    

    但就在这时,他手中的星晷突然一震。

    

    秦邵阳好似被烧了屁股一样站起,看着那星晷上,第三个红点,闪烁起来。

    

    “姐,姐!是天哥!天哥回来了!”

    

    秦明月的面甲之上的双眸此时也倏然一亮,随即闪过一丝阴冷之色。

    

    “也该是我们上场的时候了!”

    

    “若雪,馆主,玉京,我们走!”

    

    话音一落,秦明月等四女便转身,掠进了山谷。

    

    此时谷内的盆地深处,黑色云雾缭绕之中,数百莳花馆弟子,已然手捧乐器,严阵以待了!

    

    ......

    

    天合山下。

    

    笼罩在金血雾气中的伦布不可一世,一步踏出,就要乘胜追击,将了空打杀。

    

    “哼,想杀我宗门同道,妄想!”

    

    安乐大师清冷一声,手中浮尘一扫,便冲上天空。

    

    丘岘机见此,也呼啸一声,提着地器长剑杀了上去。

    

    凭安乐一人之力,绝不是伦布的对手。

    

    “呵呵,又来两个人族的臭虫!滚!”

    

    伦布一声怒喝,背后的凶兽仰天嘶吼,随即又是一棍横扫而下,安乐和丘岘机都各自祭出最强的杀招对敌,但在伦布力大无比的棍下,一切都是摧枯拉朽,尽皆崩碎。

    

    噗噗!

    

    又是两道鲜血溅起,安乐和丘岘机,亦是被打落。

    

    “哈哈哈,人族武者,尽是废物!”

    

    伦布一声大笑,飞掠到了空跌落的山前,棍棒直指。

    

    “还有什么遗言么,老秃驴?”

    

    “阿弥陀佛,邪不压正。不过一介孽畜,死到临头,却还不知。”

    

    了空的半个身子都被震碎了,但却仍旧看着天空中的伦布,单持佛手道。

    

    “哈哈哈,可笑!我死到临头?我看你这老秃驴是神志不清了。我伦布就在这里,你人族有谁能与我一战?那凌天?呵呵,不过就是一介人族鼠辈,敢出来与我一战么?”

    

    “我伦布,一棍,便将其直接轰杀!”

    

    伦布浑身气势再次暴涨,目光横扫人族大军,无人能够应声。

    

    此时此刻,宗门联军的气势,已然大动。

    

    如此下去,溃败,也是迟早之事。

    

    “呵呵,你就是那伦布?”

    

    但就在伦布的笑声还回荡在天合山下之时,一道冷笑,却忽然在长天之上响起,并且在四面八方回荡,不知声源在何处。

    

    可这一声刚落下,所有宗门联军的武者,便是心中陡然一怔。

    

    一股沉寂多日,甚至他们都怀疑已然消散掉的战意,又从胸中激荡而起!

    

    这声音,太过熟悉了。

    

    凌天,来了!

    

    “你,是谁?!”

    

    听到这声音,伦布的脸色也是倏然一变,豁然转身,举目四望,试图寻找那声源。

    

    可这种声音不但宏大如同天音落下,就是声源,也是飘渺无踪可循,就好像从天空之上落下,可天穹之上,除了渐渐弥漫上来的乌云外,再无其他。

    

    这等诡异的声音,让伦布心惊,从这声音之中,他感觉到了说话之人强横的威压,让他感到不安。

    

    “我?你,不刚刚还在找我么?”

    

    声音落下,淡漠中,好似在压抑着怒意,还有一丝不屑的戏谑。

    

    而这,让伦布感觉到了深深的耻辱。

    

    “凌天?你还真敢出来!我百万部落战士的血仇,你百死莫赎!”

    

    “呵呵,百万战士?是那十座京观么?恐怕,今日之后,这京观,要在填上一百万个蛮族头颅了...”

    

    那声音落下,所有蛮族都看向天合山下两侧,那十座由蛮族头颅搭建的京观,一时间,一股恐惧,不知为何突然升起。

    

    天空渐渐的灰暗下来,那密密麻麻的蛮族头颅,就好似要复活的恶魔一样,让他们惊恐。

    

    “凌天,可敢出来一战!”

    

    “不急,伦布将军,让我先招待你这远道而来送死的,百万大军...”

    

    “铮铮...”

    

    就在凌天声音落下的瞬间,一道琴声,便陡然从蛮族大军后方的山川峡谷内响起。

    

    “铮铮铮铮...”

    

    声音清澈,极其干净,但又非常的急促,就好像紧绷着的弓弦,或者刚刚出鞘的利剑。

    

    这琴声,音量极大,越来越响,犹如游动在整条山脉之间,好似大地之音一般。

    

    “这...这是云老太君寿宴上所演奏的‘十面埋伏’!”

    

    j最e{新章~节上‘2@。7zY0!37;¤5%9$S

    

    岭南或者其他各府的武者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奇怪又如此惊人的琴声,不明所以。但这琴声到了第二节,立刻就有来自云州的宗门武者惊呼出声。

    

    “没错,就是十面埋伏!而且,这次的琴声是在战场之上,有山岳为其共振,有鲜血氤氲,有战死的亡魂为其齐奏,这十面埋伏,将会犹如一座音波大阵!”

    

    安乐躺在废墟之中,捂着胸口惊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