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53章 太初武魂 武皇惊动
    深坑中心,惊虹枪的枪杆,已然全部碎裂,惊虹剑,也掉落在一旁。

    

    凌天身上的游龙金祚铠虽然未曾碎裂,但已然凹陷,而凌天的右臂,也被蹦的血肉翻飞,骨骼都被打碎了。

    

    惨不忍睹!

    

    一声生气也无...

    

    “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荒異蛮王仰天长啸,好似压抑到极致的火山,这一刻,终于可以尽情喷发。

    

    “不过,你死的也太容易了些,我必须将你抽筋扒皮,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但转瞬间,蛮王的脸色便是一沉,从空中落下。

    

    凌天带给他的羞辱,连死都不能抹平。

    

    “你个丑八怪给我站住!”

    

    但就在这时,凌天左手紧紧攥着的手心,被挣开。

    

    一个桃核滚落,从中飞出一抹粉光。

    

    只见桃夭夭背着一只月白色的猫咪,手中擎着粉红色桃荆小枪,小眉毛倒竖,稚嫩的小脸上一脸煞气的瞪着蛮王。

    

    “草木之灵?呵呵,就凭你,也想救他?”

    

    蛮王一声冷笑,桃夭夭的身形,在蛮王面前,就好似蚂蚁比之大象,相差太多。

    

    “哼,总之就是不许你动他,谁动他我夭夭就杀谁!”

    

    桃夭夭一副凶恶的模样,背后粉色的透明羽翼闪动着,双眸死死等着蛮王。

    

    两横泪水,也顺着她额脸颊流淌,滴落在凌天血肉模糊的右臂上。

    

    “动他又如何,既然你也想死,那我就先捏死你!”

    

    被凌天嘲讽也就算了,如今这小小的草木之灵也敢嘲笑于他,荒異蛮王怒火再次爆发,伸出手指便要捏死桃夭夭。

    

    “呵呵,呵呵呵...”

    

    但就在这时,一声冷笑,好似从九幽地底,蓦然响起。

    

    看jG正版章O;节*r上√O&0

    

    “恩?!”

    

    荒異蛮王陡然一惊,豁然将手收回,这声音,竟然让他感觉有一种被死神盯上的感觉。

    

    从心底,感觉到恐惧。

    

    虽然他极其讨厌这种耻辱的感觉,但根本没办法抑制。

    

    这声音,极其耳熟,就是凌天!

    

    这个家伙,还没有死!

    

    “呵呵呵呵...”

    

    已然没有生息的,趴在坑底的凌天,左手忽然张开,抓裂岩石,埋在土里的脸,缓缓抬起,一道冰冷彻骨的声音响起。

    

    “我都舍不得动她,你算个什么东西?”

    

    “捏死她?我就弄死你!”

    

    一股大势,好似平地风起,好似海堤溃坝,好似火山喷发,好似天崩,又好似地裂。

    

    于这一刻,渐渐掀起...

    

    这一刻,饶是紧握着血骷髅权杖的荒異蛮王,也不由自主的退了开去。

    

    整个山,都在颤动。

    

    方圆万米内,山石震悚,犹如一头擎天巨兽,就要破土而出。

    

    “我,还有要保护的人。”

    

    “我,怎么能死。”

    

    “我,要战!”

    

    “战!”

    

    最后一个战字出口,巨坑中心的凌天猛然高举仅剩的左臂,轰然砸落在地,将他整个身子,直接撑起!

    

    这一刻,荒異蛮王眼中的羞怒已然不在,变成了丝丝惊恐。

    

    他竟然,好似看到了一个擎天巨人从废墟中站起。

    

    那无穷无尽的战意,如暴风起,如海堤溃,如火山爆,如天穹崩,如后土裂!

    

    一个战字,就好似一并巨锤,将荒異蛮王的意志,顷刻间,崩的粉碎!

    

    一股浩瀚雄浑的战意,冲天而起,刺破苍穹!

    

    ......

    

    十万莽山。

    

    巫仑、呼特、蓝泽、印尼四大蛮族部落的地宫内,蛮王尽皆从静坐中张开眼眸,望向不远处的祭坛之上,那瑟瑟颤抖着的金色圣柱,豁然起身。

    

    “圣柱不稳,是谁!?”

    

    .......

    

    云州城,云海洞天。

    

    正和老太君说笑着的云侯,忽然脸色一边,看向南方。

    

    “怎么了?”

    

    老太君见状,便问道。

    

    “哦。没事,就是有些担心云扬那孩子...”

    

    云侯摇摇头,瞬息之间,脸色便恢复如常。

    

    他分明在刚才的一瞬,感觉到了一股强大至极的武魂能量波动,而且,方向就在云州之南。

    

    这让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云扬。

    

    但是他明明嘱咐过前者,务必时刻谨慎低调的啊。

    

    “哼,你现在知道担心了?那为何不让他好好在家里养伤,刚刚痊愈,就派去了边境战场!”老太君闻言,立刻面露不悦之色。

    

    “唉,扬儿的性格母亲又不是不知道。况且这次战事关乎到战功,扬儿是断然不会放弃的,不过母亲放心,孩儿定然会保证您宝贝孙子的安全...”云侯赔笑道。

    

    “这还差不多...’

    

    ......

    

    中州,武皇宫,钦天监。

    

    掌司徐佑临盘坐在浑天殿内,闭目静修。

    

    浑天殿内,正中央,巨大的浑天仪,徐徐的运转着。

    

    这是一个非常玄妙的装置,可堪国运,可测天机,是南唐皇道至宝,国之重器!

    

    浑天仪由一个浑天球以及下方的浑天图组成。

    

    浑天图分为九域,象征着天下九州,但四海不再其内。浑天球上,有九珠环绕,天机波诡云谲。

    

    铮铮铮...

    

    忽然,原本平静运行的浑天仪付出一阵急促的铮鸣之声,整个浑天球,也开始颤抖。

    

    霎时间,徐佑临便惊恐不已的睁开了眼睛,眸光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怎么回事,九星震动,天机不稳,这不过才月余的光景,难道师父的遗箴要成真了?九州将要大乱不成?”

    

    徐佑临心中狂跳,慌张的起身,站在浑天仪下,紧紧的盯着浑天球上徐徐转动的九珠。

    

    “千万不要是第三星落东南!”

    

    徐佑临心中嘀咕着,甚至呼吸,都是紧张到颤抖。

    

    “咚!”

    

    忽然,浑天仪猛然一阵,一道道波纹震荡开来,鼓动着徐佑临的须眉和白袍。

    

    但就算如此,徐佑临仍旧撑起全身气势,抵抗着波动,等待着。

    

    “铛!”

    

    果然,片刻中,一颗珠子突然从轨道上掉落下来,落在浑天图上。

    

    “不...”

    

    徐佑临的眼睛都睁圆了,缓缓的摇头,这掉下了的珠子,正是九珠的第三颗!

    

    而这珠子点落的力量极大,不断的跳动着,而且,直奔东南方向。

    

    “不,不,不可能...”

    

    虽然他嘀咕着,但是那珠子却不受控制,崩落在浑天图的东南方,但让徐佑临万分惊讶的是,这珠子竟然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咣当!

    

    直到一声炸响,徐佑临才从震惊中惊醒,

    

    这颗珠子,竟然没有落在东南,而是直接从云州的地图上滑落,掉下了浑天图!

    

    “这怎么可能?”

    

    九珠落于浑天图外,这...这在钦天监有记载以来,从未发生过!

    

    得知此事事关重大,徐佑临赶紧将地上的珠子捡起,随后便转身向殿外。

    

    “武皇陛下!”

    

    可他一转身,却豁然见到,殿门口光影凝聚,一道身着九龙袍的武皇负手而立。

    

    “徐掌司,珠落于九州何方?”

    

    武皇声音落下,带着无可置疑的威严,让徐佑临直接跪伏在地。

    

    “回禀陛下,珠落东南,云州!”

    

    徐佑临浑身都在颤抖,他明显感应感到武皇身上弥漫下一股杀机,让人窒息。

    

    “传令监察御史,即刻前往云州,彻查所有其境内所有大小势力,若有忤逆之行者,先斩后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