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50章 你没有资格和我动手
    不过,现在还不是着眼材料的时候,随着桃夭夭调整方向,凌天终于看到了这地宫的深处,有一条极宽极长的台阶,从祭坛开始缓缓向上,足有千层。

    

    而在台阶的终点,一面凶恶丑陋的蛮族先祖浮雕石壁下,一个生着巨大羽翼,浑身血金之色弥漫的身影,指着一根权杖,端坐在红金宝座之上。

    

    一动不动,好似雕塑一般。

    

    不过,当看到这人的第一眼,凌天的瞳孔,便是蓦然一缩。

    

    虽然隔着桃核,他知道外界的气息已然被彻底隔绝,但是从那身影之上缭绕着的血金之色,还是能感觉到一股强盛无匹的血脉之力!

    

    这身影,绝对是荒異部落的蛮王无疑!

    

    拥有黄金血脉的蛮王,在血脉的旺盛程度上,不知超越了那敖劫小王子多少倍,以至于那蛮王的整个身躯,都快要彻底金化!

    

    “铮!”

    

    凌天扣上龙头面甲,手中的惊虹游龙枪,猛然一震。

    

    接下来,将是一场硬仗!

    

    ......

    

    “王,大祭司临走前,已然吩咐小人,负责这次的血脉祭祀,一万蛮族,随时都可以进行献祭血脉!”

    

    王座下方两侧,有寥寥几个蛮将伫立,最前一个鲜红的蛮将上前,其头上的双角,第三道金纹,已然有了些许痕迹。

    

    “只有一万么?”

    

    王座上,荒異蛮王忽然睁开眼睛,血红的瞳孔,看上去极其恐怖狰狞。

    

    “王,这次...我们荒異部落在岭南大败,折损百万,大祭司又统领大军前去复仇,实在是,再没有可供献祭的蛮族了...”那蛮将战战兢兢道。

    

    “废物!”

    

    蛮王一声怒喝,浑身血光涌动,“查哈那个废物,连一个小小岭南都拿不下,还让我百万蛮民惨死!我的蛮金战体还有瑕疵!再需要十万蛮族血液祭祀,就可以彻底精纯黄金血脉中的杂质!战力倍增!”

    

    “哼,我敖烨身为荒異蛮王,就因为血脉不够精纯,处处都被那四个蠢货压制,若我拥有他们那般纯正的黄金血脉,定然可以成就伪圣体,下一任蛮皇,就是我敖烨的!”

    

    更g√新最{“快上E0"{

    

    “是,我的王天赋绝伦,但请王稍安勿躁,待大祭司凯旋而归,便可助大王铸就无暇的蛮金战体!”

    

    王座之下,几个蛮将已然瑟瑟发抖了,血脉之力的压制,让他根本无法生起抵抗之心。

    

    “不,最近我心中不安,今日,我必须彻底精纯血脉,铸就无暇战体,你现在就出去组织十万蛮族献祭!”

    

    “王!如今部落里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弱幼儿,而且都是王的嫡系血亲啊!”另一个蛮将急道。

    

    “哼,那又如何?嫡系血亲的献祭效果才好!若是不去,你也给我献祭血脉!”

    

    荒異蛮王横眼过去,那蛮将顿时浑身一颤,连忙退了下去。

    

    “遵命,哈迪这就去准备...”

    

    可哈迪刚刚转身,一道声音便陡然从祭坛之上,响了起来。

    

    “不用去准备了...”

    

    声音来的极为突兀,在偌大的地下空间内来回震响,很是诡异。

    

    “谁!”

    

    听到这声音,那几个蛮将脸色倏然一变,浑身鲜红血气翻滚,将气势瞬间提升到了极限状态。

    

    “不惜以同族之血献祭,这就是蛮族么?”

    

    光影闪烁,凌天一身金铠,从那离火血金柱后,走了出来。

    

    刚才蛮王和这些蛮将的话,凌天都听在耳中。

    

    “你...是人族!”

    

    哈迪一惊,这里可是荒異部落的绝密禁地,从来都没有人族踏入过。

    

    其余的蛮将,战力远不如哈迪,此时见到一个人族出现,更是大惊失色。

    

    “呵呵,我,就是紫云宗凌天!”

    

    凌天擎枪而立,淡淡笑声回荡着,丝毫没有将这地宫,当成什么禁地。

    

    “凌天?你还敢来我荒異部落,难道是来以死谢罪不成?”

    

    “呵呵,真是可笑,一介小小人族,入我蛮族禁地,想来送死么?”

    

    “我荒異大军败于岭南,就是这凌天所做,之前他还杀我族小王子敖劫!”

    

    那几个蛮将反应过来,纷纷激发血脉狂化,对着凌天怒喝连连。恨不得一拥而上,将凌天打杀。

    

    “谢罪?想多了,我来,是要将你们全部杀光!”

    

    凌天擎起长枪,直指宝座的上,蛮王敖烨!

    

    “凌天,你与我荒異部落血海深仇,我全族上下,恨不得将你镇压在圣柱之下,受那日夜研磨血肉之苦!”

    

    哈迪咬牙切齿,一双漆黑的瞳孔恶狠狠的瞪着凌天,“这里,是我荒異蛮族的禁地,是我荒異部落所有的荣耀所在,岂容你小小人族肆意侮辱,今日,我要将你撕成碎片,受那极痛之苦,以捍卫我荒異无上蛮族光荣!”

    

    血脉狂化之下的哈迪,血色的身躯之下,涌动着淡淡金光,显然也是拥有蛮金之体,此刻他脸色阴沉,抽出背后一柄大刀,直指凌天。

    

    “你并没有和我动手的资格。”

    

    凌天瞥了哈迪一眼,此时这种蛮金之体还不甚精纯的三纹蛮将,他已然不放在眼中。

    

    “狂妄!”

    

    被凌天这般冷漠对待,哈迪怒不可遏,他好歹也是三纹蛮将。何时受到过如此侮辱!

    

    嗖!

    

    其身形一闪,就来到祭坛之上,那等速度倒是相当之快。靠近后,抬手就是一刀,朝着凌天劈了下去,攻势凌厉,背后蛮金之色的血影嘶吼,显得声势奇大。

    

    “滚!”

    

    凌天周身金光顿然涌动,体表浮现流金光华,也闪电般出手,一个耳光就这么扇了过去。

    

    啪!

    

    那些蛮将完全没看清凌天怎么出的手,就听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响彻,气势汹汹的哈提,便被扇飞了出去。

    

    “我说了,你没资格和我交手。查哈我尚且不放在眼中,你算个什么东西!”凌天冷漠的看着哈迪,忽然抬手,元灵之气涌动之间,瞬间酿成一方雷霆手掌,向着那哈迪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