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47章 莽山深处 姬九幽还活着!【三更大章】
    五血金身决最后一重金身,与之前四重比前来,简直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不仅仅需要的血液极为珍稀,承受的痛苦更甚,就是换血需要的时间,也更长。

    

    当然,若是金身得成,凌天的肉身将会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度。

    

    届时,在龙象之力的加持下,凌天的战力,也会飞跃式的暴涨。

    

    而这,也是凌天敢孤身深入莽山,寻找荒異蛮王的底气所在。

    

    不然,以他现在的能力,就算是底牌尽出,可能还不是蛮荒大祭司伦布的对手,就更不要说那荒異部落的王者了。

    

    至于大军,桃夭夭的幻刺蜂群,有谁能挡的住?

    

    两年的时间,对于淬炼金身之体,其实并不宽裕。

    

    凌天,几乎都是在昏迷中度过,每次就在他以为要醒来时,一股浓郁的金血洒下,他刚刚恢复的意识,便又再度跌入深渊。

    

    “嘿嘿,姐姐,你试试呀,可好玩了...”

    

    “这...不好吧,我...我出去了...”

    

    “别呀姐姐,好不容易进来,你不试试怎么行。放心吧,他昏迷呢,醒不过来,这一坛给你倒...”

    

    “好吧!呀,他好像很痛苦...”

    

    “没事,他命硬着呢,死不了...你来摸摸看,他的皮肤好滑呢...”

    

    “不,不了..我出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凌天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总能隐隐约约听到两个声音在耳边回荡,而且,时不时的,还有一阵阵悠扬而清澈的琴声飘渺。

    

    让他在痛苦的黑暗中听闻,甘之如饴。

    

    两载时光,不过悠悠弹指。

    

    这一天,四象塔内,凌天于缸中,豁然睁开了眼睛。

    

    缸内,最后一缕金色的血丝被撕扯进了体内,一种极为奇异的畅快弥漫凌天全身。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块充满杂质的金矿,被最后精炼成了一块真金。

    

    以至于,凌天到现在才有种感觉,此时他的肉身,才刚刚踏入炼体的门槛,这,才是真正的炼体术!

    

    哗哗!

    

    体内流淌着金黄的血液,散发着璀璨的光芒,而且,其中隐约中透着一股浑厚而古老的气息,极其刚猛霸道。

    

    这气息,让凌天感到有些熟悉,恍然间,凌天了然。

    

    这,好像是龙族的气息!

    

    他在惊虹剑的雷龙剑灵身上,以及龙象之力开启时,都曾留意过这等气息。

    

    但现在,他却实实在在的,从血液之中,感受到了这股气息。

    

    不对,似乎还有另外一种!

    

    凌天闭目细细感应,他果然还发现了在龙族的气息外,还有另一丝气息,萦绕在血脉之中,因为龙族之气太强,所以险些忽略,

    

    不过,这另外的气息,凌天却不知是什么,但于龙族的刚猛霸道不同,这另外的气息,更为轻灵。

    

    “难道说,这拥有王者血脉的踏风金鳞驹,真的拥有一丝金龙和金鸾血脉之力,而后恰好被我用金身决淬炼入了自己体内?”

    

    感受着体内明显与众不同的血脉之力,凌天心中顿时激动不已,如果设想成真,那这金身决换血之妙,岂不是可以让他改变血脉体质,甚至成为传说中,圣体那般的妖孽存在?

    

    凌天可还清楚的记得,这时间,有三种极品天赋,被称做神体,道体,和圣体,而这最后的圣体,就是之的血脉肉身。

    

    若是有朝一日,炼化了真龙之血,那岂不就是圣体了?

    

    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五血金身决,只到了第五重,凌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接下来的功法呢。

    

    但那般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是让凌天心中酣畅淋漓,毫无疑问,这副金身要比之前的钢身,强悍太多了。

    

    体内那奔腾如长江大河,雄浑之力好似能劈山裂川的力量,鼓动汹涌,好似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

    

    凌天绝对相信,如今他体内流淌的血脉之力,品质绝对高于那死去的敖劫黄金血脉,而施展龙象决之后,他的金身之体,也绝不是查哈的那种蛮金之体可以比拟。

    

    就更不要说,那第四重的钢身了。

    

    金身和钢身,也简直云泥之别。

    

    哗啦啦!

    

    凌天从缸内站起身,走了出来。

    

    一身金华流转的肉身,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凌天神念一动,金色消退,变成了寻常的颜色,但整个身形线条,越发的完美了,坚实而不壮硕,显得极为匀称。

    

    好似上天的杰作。

    

    若是以这身材去参加男模大赛,定然会迷倒所有小姑娘吧。

    

    “呵呵,不枉我承受了两年的痛苦煎熬。”

    

    凌天穿上铠甲,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咣当!”

    

    忽然,远处传来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凌天神色一动,便推门走了出去。

    

    神念感应之中,周围并没有发现桃夭夭的气息。

    

    “哎呀,你醒啦?”

    

    当凌天走到桃树下时,逃夭夭这才推门走了出来。

    

    “刚才什么声音,你在搞什么呢?”

    

    “呃,没搞什么啊,我怎么没听到声音,是不是幻刺蜂在搬东西...”

    

    “我哪知道?”凌天蹙眉定定看着桃夭夭:“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没有啊?我能瞒你什么事?”桃夭夭瞪着圆滚滚的眼睛。

    

    “那我在昏迷的时候,怎么好像听到有两个女人的声音,一个是你,还有个是谁?”凌天的脸色沉了下来,

    

    “啊?”

    

    桃夭夭搓着衣角,而后鼓着香腮,“搞笑呢你,你都昏迷,痛糊涂了,分明就是幻听了嘛!还两个女人的声音,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了!”

    

    凌天:“....”

    

    “那我房里的太古遗音哪去了?”

    

    “太古遗音?啊..那个,我拿着玩了玩,就在我房里放着呢,怎么,还不让碰啊?“

    

    “你会弹琴?”

    

    “不会又怎样?哼...”

    

    “你赢了...”凌天耸耸肩。

    

    “对了,半个月来情况怎么样?我们到哪了?”

    

    “一切正常,嘿嘿,没有谁能发现咱们滴!”

    

    桃夭夭打了个响指,下一刻,晴朗的天空忽然风云变化,惊涛之声震耳欲聋,犹如雷动。

    

    凌天微惊,抬头看去,赫然发现,偌大的天穹,好似一片水的世界,各种鱼虾匆匆而过,看起来,就好像是在天穹中游动一样。

    

    此时,凌天有一种前世在海底世界游玩的感觉,漫天都是水和鱼,只不过,这里的鱼,每一条都横贯天际,巨大无比。

    

    总之,美极了。

    

    “呵呵,这功能不错...”

    

    “那是当然!”桃夭夭自鸣得意,又打了个响指,“上浮!”

    

    凌天便感觉整个视线开始上升,不一会,漫天的鱼儿和水都不见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灰突突的山脉,天空中繁星点点,显然已经入夜时分了。

    

    “目前,我们行程过半,这里,应该是一个叫做巨犀岭的地方。

    

    ^h"首S发'0@#

    

    “巨犀岭,那确实还有一般的路程...”

    

    凌天点点头,索性躺在躺椅上,掏出一根雪茄出来,就要点上。

    

    刚跑完澡,在抽一根热辣的雪茄,那简直是享受。

    

    “咦?奇怪,这荒山野岭的,怎么好像有人?”

    

    就在这时,桃夭夭却是轻咦了一声。

    

    “有人?在哪”

    

    凌天收了雪茄,坐起身来,看向外界,但他的神念无法渗透出桃核,视线中,也仅仅好似看到有光影在极远处闪烁。

    

    “就在那,山脚下的树林边缘,正向我们跑过来呢!”

    

    桃夭夭一边说着,手指伸出,冲着天空拉伸着,虽然只是虚的动作,好像在滑动触屏手机。

    

    但惊奇的是,那天空竟然一点点的将远处的场景渐渐放大,就好像是一个望远镜在变焦一样,让凌天惊叹不已。

    

    这桃核,还真是神物啊!

    

    视线一点点的拉近,果然,凌天终于看到了桃夭夭所说的人族。

    

    就在距离苍河大约二十里的地方,一个身着灰白色紧衣的女子略显慌张的从山下的密林中跑了出来,好像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

    

    “呀,她抱着的,好像是月狸猫呀!”

    

    凌天正蹙眉看着呢,桃夭夭却是惊呼一声,将画面再次放大,霎时间,凌天也终于看清,在这女子的高耸的怀中,赫然露出来两个萌萌的脑袋,月白色,脑门上还有个淡金色的月牙印记,还是幼崽,但真的是很呆萌了。

    

    不过,凌天的视线一点点上移,这女子拥有一对对完美至极的双乳,随着跑动,疯狂在跳动着,诱人无比,再往上,是一截雪白的脖颈,一滴滴晶莹的汗水顺着皮肤流淌下来。

    

    不过,当凌天将目光凝在这女子的脸上时,一双瞳孔,却是猛然一缩!

    

    这女子,他将然认识!

    

    而且,这女子,根本就不可能还活在世间!

    

    她,就是大半年前,凌天在黔西极阴之地,见到的,那个裸女!

    

    “姬九幽?!不可能!”

    

    凌天的眼睛瞪的滚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