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46章 前往莽山 五血塑金身!
    “会有那么一天的,你秦明月,就是我凌天的,天王老子都别想从我身边将你夺走...”凌天仅仅的抱着秦明月,忍不住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傻子...”秦明月俏脸一红,这还是凌天第一次说这么肉麻的话。

    

    “对了,你什么时候动身?”

    

    “入夜,便走。你对外就说,我闭关了..”

    

    {更新最}快'上◎s0XF

    

    “好!”

    

    “对了,我有一件事吩咐你,大概一个月后,你听我消息,就是在我...”

    

    凌天的声音越来越低,秦明月一边听着,不住的点头。

    

    ......月升高天,夜黑如墨。

    

    当秦明月和晞若雪等人分开,从外回到凌天的大帐时,却发现,帐内,已然没有了凌天的身影。

    

    清冷的空气中,只飘荡着秦明月,一声叹息...

    

    ......

    

    澜河,起源于云州,流经十万莽山,在蛮族之中,称这条河为苍河。

    

    此时,在湍急的河流之畔,有一道金甲身影伫立。

    

    他的肩膀上,坐着一个极为可爱的袖珍小萝莉。

    

    “夭夭,你确定可以瞒过所有的探测,是么?”

    

    忽然,那金甲身影问道。

    

    “当然,你还不知道我那桃核的厉害?你挂在脖子上那么招摇过市,还不是没人注意?就凭这大山里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怎么会发现我们?”

    

    袖珍小萝莉摊手。

    

    “我们需要多久能到那里?”

    

    “水流而下,快的话,一个月。”

    

    “好,我们走!”

    

    金甲身影的话音落下,光芒一闪,便陡然消失在了河畔,而一颗小小的核桃,悄然掉入湍急的河水之中,捡起一道不起眼的波澜,随波逐流...

    

    ......

    

    核桃内。

    

    几天未曾进来,凌天赫然发现,这里面的空间,又扩张了不少,甚至凌天眯着眼睛,竟然看到远处还有起伏连绵的群山...

    

    这核桃内,以那桃树为中心,方圆少说也有数百里了。

    

    “呵呵,幻刺蜂倒是真的很能干...”凌天赞了一声。

    

    “那是...”桃夭夭洋洋得意。

    

    “对了,小青呢?”

    

    凌天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小青的影子。

    

    “它?别提了,动静太大,搞的我没法睡觉。被我扔你的四象塔里了。而且,它这次进化可能需要的时间很长,要是放外面,指不定需要多久...”

    

    “也好。”

    

    凌天点头。

    

    穿过桃花林,凌天却发现,这条小路上,也被铺上了青色的石砖,很是规整,而且那簌簌落下的桃花,也有被人打扫整理的痕迹。

    

    “夭夭,你这么勤快呢?”

    

    “当然啦,这是我的家嘛。你只是个租客,懂不?”

    

    “好吧好吧,呵呵...”

    

    凌天讪笑一声,进了四象塔,发现客厅内,已然放着一口大石缸,很是简陋,像是直接用巨石将中间掏了一个大坑弄的一样。

    

    “诺,幻刺蜂两秒钟给你做的大缸,感动不?”

    

    凌天:“感动...”

    

    “进去吧,抓紧时间,我最近发现,这四象塔的时空能量正在消失...”

    

    凌天心中一惊,“能量消失?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四象塔无法无限的为你提供时间,它的能量耗尽,就和外面的流苏没什么区别了...”

    

    “还能坚持多久?”凌天蹙眉。

    

    “额,差不多,还有半个月吧...”

    

    “半个月?也就是两年多,差不多也够了...”

    

    凌天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金色大茧,从戒指中搬出六个坛子,和那幅卷轴以及木匣。

    

    “夭夭,这两年要麻烦你了。你要是无聊,就参悟那几张图,它对我,有大用...”

    

    “好吧好吧,你赶快进去吧...”

    

    凌天点点头,不过脱去了金祚甲,却迟迟没有脱去里面的衬衣..

    

    “那个,你能转过去一下么?”

    

    之前凌天觉得没什么,但是如今桃夭夭长这么大,凌天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切,谁愿意看你啊!”桃夭夭撇撇嘴,转过去一本正经的看着奇天门图。

    

    凌天以最快的速度脱了衣服,钻进大缸之中。

    

    钢白的皮肤之上,游走着丝丝雷芒,只是片刻,大缸内的水,就沸腾了起来。

    

    “夭夭,开始吧!”

    

    凌天话音落下,桃夭夭便搬起一个坛子,将其内的金鳞驹血液,注入到缸内。

    

    “啊!!”

    

    五血金身决运转,只是刚刚接触到那金鳞驹的血液,凌天就痛的惨叫一声。

    

    “好痛!”

    

    经过之前雷霆淬炼肉身,凌天对肉身的淬炼之痛已经有了很强的抵抗力,但与这换血之痛相比,还是差的太远了。

    

    五血金身决最后一重,痛楚简直是之前的百倍,再加上这踏风金鳞驹的血液本就精纯,仅仅是刚刚开始,还未正式炼化,凌天就有些受不了了。

    

    强忍的疼痛,凌天双眸缓缓闭上,五血金身决于此时,一点点运转起来。浑身上下,一道道毛孔,渐渐张开,将那金鳞驹的血液吸收。

    

    功法运转的刹那,那悬浮在水中的金色血液,便砰然沸腾。旋即,好似找到了宣泄的闸门,沿着毛孔钻入凌天体内。

    

    嘭!

    

    在那金色血液钻入凌天体内的瞬间,其身上的血管,就陡然暴起,犹如青筋一般,十分的恐怖骇然。

    

    桃夭夭站在一边都快要吓傻了,她担心凌天的血管会不会突然间爆炸。

    

    甚至,凌天的钢白皮肤,都寸寸开裂,一道道血口出现,但这些,反而成了金鳞驹血更好的宣泄口。

    

    嗤嗤!

    

    雷芒交织在凌天身上,电光噼里啪啦的闪烁着,但此时,凌天浑身上下的钢白皮肤,已然被金色血液所覆盖,一道道金光在其内涌动,力量滂湃。

    

    无形中,凌天能感觉到他的肉身强度在极其缓慢的精进,算然慢,但却是能清楚感觉到的。

    

    一旁的桃夭夭,也看到凌天的身体被血液包裹后,隐然间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其中蓄积。而且,好似还有一丝神龙的气息!

    

    “拼了!”

    

    凌天钢牙一咬,五血金身决全部施展开来,浑身上下数以万计的毛孔全部开放,开始狂吸水中的金血。

    

    但同样的,无与伦比的疼痛,让凌天直接昏死了过去。

    

    “唉,真是个疯子,还好你能睡的着,就这样吧...”

    

    看着瘫在缸里的凌天,桃夭夭索性捧起奇门图趴在床榻上津津有味的研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