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37章 浴血万里 踏风金鳞驹【四更拜谢chen老板】
    杜家和千魔宗,天煞门,一共占据了八座城池,是岭南十六城的一半。

    

    但凌天率领的一万先锋,从岭南开始,一路杀来,斩杀杜家和魔宗武者,血气飘散万里。

    

    两天两夜,过七城,斩杀蛮军十万,杜家及魔宗武者五人余人,

    

    无数岭南武者目睹此幕,尽皆瞳孔收缩,面色苍白,同时凌天的名字也从岭南开始向四面八方传播开去。

    

    凌天,被冠以杀神之名,那着龙头面甲的形象,甚至可以让小儿夜哭!

    

    甚为恐怖!

    

    一路上,无论是蛮族还是杜家亦或是魔宗,根本无法阻挡。

    

    两天后,凌天孤身一人,来到了被杜家占据的最后一座城池外。

    

    金野城。

    

    这座城市,本就是杜家的起源之地,据说杜家祖先曾在这里诛杀过一头奇异妖兽,而后便率领族人在这里建立了城池。

    

    后来杜家发迹,才举族搬迁到了岭南城。

    

    这的方圆百里,已然被张恺风率领大军绞杀一空,试图逃跑的杜家族人,无一能逃离这里。

    

    凌天也已经命令张恺风率先锋军赶往天合山与秦海大军汇合。

    

    那里,将会是一场收割蛮族的盛宴。

    

    然而,此时凌天站在金野城外,眉头却是不由的紧蹙。

    

    甚至,他的目光中,还带着浓浓的惊疑之色。

    

    在其神念感应中,一股森然、阴冷、血腥气息冲霄而起,透发无尽阴暗气息。

    

    这气息中,好似孕育着一股强横的力量,就像是被困在笼子里的猛兽一般,若是将其放出来,将会是骇人的存在。

    

    更让凌天惊讶的,就是在在搜魂术下,他赫然发现,这金野城内,竟然没有一个杜家的活人存在。

    

    不对,不能说是杜家族人,而是整座金野城,都好似一个死城一样,除了那压抑的能量和血腥味道,毫无生气。

    

    饶是浴血行万里的凌天,也不禁惊疑。

    

    “凌天,这里面,又是一座邪阵!”

    

    这时,桃夭夭从桃核里飞出来,站在凌天的肩膀上,蹙着小眉毛道。

    

    “邪阵?什么阵?”

    

    桃夭夭一说,凌天也感觉出来了,这种庞大的能量涌动,绝不是杜家的强者所散发出的。

    

    “是一种名叫血饲困灵的阵法,品阶倒是不算高,勉强算是地阶极品阵法吧。阵法的作用,就是用人族的血,供给大阵运转,以饲养和囚禁阵法中的凶兽或者凶灵!啧啧,不知道这小小的家族,是如何获得这等阵法的,也是真不容易了...”桃夭夭啧啧道。

    

    “地阶极品阵法?”

    

    凌天蹙眉,这还不算高嘛?已然可以媲美法相大宗师了,一般的大宗们,都不曾拥有呢。

    

    “这么说,是杜家的人,献祭了金野城所有人的血,饲养这其中的凶兽,或者凶灵?”

    

    桃夭夭点头,“差不多,应该是饲养数百年了,如今,孤注一掷,破罐破摔,将所有人全杀光,饲养凶灵,就等着你入瓮呢,这叫什么?请君入瓮!”

    

    “呵呵,那我就会会它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东西,能挡我!”

    

    凌天冷笑一声,擎起手中惊虹游龙枪,直接轰碎了城门,迈入城中。

    

    果然,入眼的,尽是血色。

    

    街道上,墙壁上,几乎全都是血...

    

    浓重的血腥味,让桃夭夭感到了极度不适,钻回了她的桃核中。

    

    看着地上的血液沿着街道流淌,甚至他在街道上,发现了许多鬼画符一般的沟槽和暗纹,而这,也这些都是阵法印记!

    

    整座金野城,其实就是一座阵法。

    

    踩着泥泞的血污,凌天走到了金野城中心的广场。

    

    不过,当凌天看到广场中心,那悬浮在半空中的一枚巨大的血茧之时,也不禁眼皮直跳。

    

    这里,就是那股凶恶至极的气息源头!

    

    此时,这巨大的血茧,涌动着斑斓的金光。

    

    突然,其内嘶吼阵阵,宛若蛮受咆哮,蕴含无尽肆虐气息,轰然爆发,直插天际。

    

    随着那血茧越发的剧烈震动,广场上的如同湖泊一般的血浆涌动,不断降低,融入地面内。

    

    千万道血丝,注入在那血茧之内。

    

    不用想,一定是在为那血茧,提供最后的能量。

    

    凌天惊虹枪一颤,想要立刻将其破坏。

    

    但为时已晚,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极其短暂。

    

    短短十数个呼吸息,偌大的血泊便全部消失,一道巨大的裂缝,出现在血茧之上,几缕金色的妖气从中飘出,森冷、阴暗。淡淡威压散发,但却有着一股睥睨天地,狂横无忌之意。

    

    “嘭!”

    

    突然间,血茧吸收了所有血浆,轰然炸开。

    

    {看正…版;f章+节Y上酷。*匠网_0!#

    

    血色消失,一道金光翻滚悬浮,浓郁近乎凝结,翻滚之间,竟然逐渐开始收缩。

    

    甚至,好似像注塑一般,凝结成了一副怪异的躯体。

    

    先是一截壮硕的马身,而后继续凝成了半截精壮的人族上身。

    

    凌天蹙眉,就这般静静看着。

    

    数息后,浓郁的金芒如同血液一般,被全部吸收。

    

    光晕散去,凌天瞳孔蓦然间收缩。

    

    还真是一头怪物!

    

    这怪物有着骏马的半截后身,还生着一截马尾,但其上半身,却没有了前蹄,犹如半人马一般,精壮的上身,背后撑开一对儿小小的金色的羽翼,虬起的肌肉,面容英俊,近乎邪魅,此刻壮硕的双臂张开,贪婪呼吸,流露邪恶的笑意。

    

    这半人马浑身覆盖着金黄的细密鳞片,沐浴着震荡着的金华,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是那般完美,好似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踏风金鳞驹!”

    

    虽然凌天在之前想了无数种可能,但终究未曾想到。

    

    这金野城大阵囚禁的,竟然是一只即将化成人形的,五阶妖兽踏风金鳞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