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36章 终究,还是心软了
    鸡鸣城某座普通至极的宅院内,大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一个穿着锦缎的男子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面色惨白。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天上动静那么大,好像到处都是哭喊声,到底怎么了啊老爷!”

    

    一名年轻的美妇迎出,此女体态妖娆,眉目美艳,此刻皱眉,别有一番风情。但却是一个毫无元气的凡人,和那跑进来的男子一样。

    

    “你别问了,咱们儿子呢!在哪,赶紧抱出来,我们逃命吧!”

    

    这男子是杜家的族人,但因为没有武魂,根骨也很差,所有并没有修炼武道,只是从事一些杜家的产业。

    

    美妇花容失色,虽然他们一家不是武者,但却从没遇到过如此情况,外面喊杀声炼天,她也只能惊慌失色的跑回房间,抱出一个还在牙牙学语的孩子。

    

    “老爷,我们能跑到哪里去啊,好好的日子,你说怎么就忽然遭了难呢!”

    

    美妇抱着幼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们不是武者,是这方世界最底层的存在,在大难面前,只能承受。

    

    “还能为什么,杜家上头这些年为了称霸,做了太多坏事!我杜江人微言轻,什么都做不了,这次他们竟然敢勾结蛮族,这是谋逆啊!只是我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什么都别说了,我们赶紧走!”

    

    那杜江一脸的苦色,背着包裹,搀着自己的娘子就往外走。

    

    不过,她们刚走到门口,就豁然停下了脚步。

    

    眼中,是绝望到深渊的恐惧。

    

    门外,一个身着金甲,长枪滴血的武将,站在那里...

    

    恐怖的面甲,让外人看不到他的样子。

    

    但飞舞的黑发上,却闪烁着猩红的颜色。

    

    那是血...

    

    ;酷uz匠。B网首发0|

    

    噗通!

    

    几乎是下意识的,杜江直接就重重的跪了下去,不住的在台阶上给武将磕头。

    

    “将军,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只是一介凡人,我对天发誓,我们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真的没有,我们不想死啊!”

    

    “是啊,将军,求求您饶了我们一家吧,我们就是当牛做马,也绝不会忘了你的不杀之恩!”

    

    两人全都给武将跪下,只是片刻,额头上的血,就将石阶染红。

    

    “我,不杀凡人!”

    

    那武将忽然开口,音色,却是极为好听。

    

    “不,不杀凡人...’

    

    杜江豁然起身,脸上微怔,随即便是狂喜,“小人叩谢将军不杀之恩,叩谢!”

    

    两人再次磕头如同捣蒜,好似一下字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一般。

    

    但是,那武将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们惶然怔住,浑身颤抖。

    

    “不过,这个孩子根骨不错,而且身怀武魂,要死。”

    

    声音虽然好听,但此刻毫无感情的语气,听起来,就好似死神。

    

    “不...将军,我们愿意为这孩子去死,求你网开一面,饶了我孩子一命吧,他才只有十个月!”

    

    那美妇惊恐不已,豁然起身,浑身都在哆嗦着。

    

    但是,那武将却好似充耳不闻,一步步的走了上来。

    

    美妇身体被定住,无法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死神一般的人,到了她跟前。

    

    那恐怖的面甲下,是一双明亮而淡漠的眸子,他的目光,就落在怀里的孩子上。

    

    “不,将军,你不要杀他,他是无辜的,他什么都没做过...”

    

    美妇已经被吓崩溃了,眼泪止不住的流。

    

    凌天握着枪。

    

    左手缓缓的抬起,悬在那幼童的上方。

    

    只要他一动,这孩子,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但此时他眼中,这个幼儿,也睁着一双眼眸,定定的看着他,并没有哭闹恐惧,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凌天面甲后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五指上,金色的火苗在涌动,缓缓落下。

    

    “不...将军...”

    

    美妇的泪水溅落,滴在凌天的手上,被火苗蒸发的滋滋作响。

    

    这一刻,那幼儿也终于看到了母亲的恐惧,哭了出来。

    

    “嘭!”

    

    一声巨震,凌天的手中长枪,震入地面,他双臂颤抖着,可最终,还是没能落下五指,他豁然收回左手。

    

    他,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他,还是心软了。

    

    杜家武者,体内尽皆流淌杜家血脉,今日他凌天使得杜家血流成河,杜家武者心中怨恨,报仇雪恨乃是人性。

    

    若是不能将他们全部灭杀,将来必然留下祸患!

    

    杜家凡俗族人,他可以不出手灭杀。

    

    杜家武者,他绝不会留。

    

    或许,是他心中的仅存的一丝不忍,让他选择放过这个孩子。

    

    但他保证,这是唯一一个。

    

    “我可以不杀你们。”

    

    “我留你等性命,并非妇人之仁,只是不愿滥杀无辜。”

    

    凌天看向那个幼儿,在其父母的惊恐中,他伸手在幼童的小脸上划过。

    

    “就算你日后有所成就又如何?如果是天意如此,那我就给杜家一个机会。日后,你若是有能力,大可以去找我凌家的天骄复仇,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让我失望!”

    

    “但若是你敢动我凌家的凡俗族人,我保证,我会让你受尽折磨。”

    

    语落,凌天横眉看向那杜江和美妇,神念一震,动用了太初经内搜魂术的秘法之一,将其二人的关于杜家和今天的记忆,全部抹除。

    

    而后,身影豁然消散。

    

    鸡鸣城百里外的山梁上,上万宗门武者伫立。

    

    这些人中,多是宗门的年轻一辈,而且资质,都是顶尖。

    

    这次由他们跟随凌天作为先锋的,十几个金身宗师,也都是像张恺风和叶凡之流的后辈翘楚。

    

    查哈剩下的五十万大军和那些蛮将,正好可以留给他们练手。

    

    况且,一路上,蛮军根本没有抵抗之心,一路溃逃。

    

    这些年轻翘楚,也都收获了大量的战功。

    

    这也是各大宗门本就制定好的利益分配,毕竟战功集中在这些后辈翘楚手中,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当然,凌天所杀的蛮族,已然不能用数量去衡量了,就是这一万人全部架起来,也太过逊色。

    

    金光在夜空中闪过,众人立刻精神了起来。

    

    凌天落下,看了一眼众人。

    

    “走,下一个,白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