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35章 杀
    杜仲身体突然僵直,目光怪异,他忽然又想到,如今站在天空上的这个人,所散发的气势威压,是他根本无法抵抗的。

    

    他的眸中充满骇然难以置信,在极力看清凌天手中抓着的,犹如死狗一般的躯体时,杜仲瞳孔收缩,心中顿然惊惧。

    

    “奴干将军!”

    

    杜仲的声调猛然拔高,尖叫中,惊恐无限。

    

    此刻,和他交往甚深,率领五位蛮将驻守鸡鸣关防止南唐兵团反扑的二纹忙蛮将奴干,竟是就这般被凌天抓在手中,生息全无,好似一条死狗。

    

    这一刻,杜仲的心神瞬间崩溃。

    

    二纹蛮将,那可是足以抗衡金身后期宗师的存在啊,有这奴干和五万蛮军坐镇鸡鸣关,他杜家执掌鸡鸣城稳若磐石,无人胆敢招惹。

    

    但今日,这般信念彻底破碎。

    

    “不好!奴干竟然被这凌天灭杀,以我修为也绝不是其对手。唯有逃走,或许还能得到一线生机!”

    

    “但今日,我杜家怕是守不住这鸡鸣城了!”

    

    这一刻,杜仲心中思绪万千,他将凌天的信息全部给了蛮族,想要借助蛮族的手,报复凌天,如今凌天强势归来,他杜家岂能得好?

    

    杜仲已经来不及思考太多,强烈的求胜欲望。让他身上遁光一闪,疯狂向城外逃去。

    

    凌天面无表情,今日杜家武者,必将死灭殆尽!

    

    “杜仲,今日,你将亲眼见证杜家的毁灭,这鸡鸣城,不过是开始。”

    

    “杜仲,你为你杜家,献上第一条命吧!”

    

    声音未落,凌天手掌一挥,空间震颤中,血花绽放,娇艳刺目。

    

    杜仲从天空中,好似苍鹰一般,直接被拍落。

    

    金身境的杜仲,瞬杀。

    

    凌天面色淡漠。

    

    “原本以为这秘法还用不上,但现在,正好一试!”凌天落下,在那杜仲的体内析出一滴精血,随后用神念包裹,散发妖异之色。

    

    “血引之术,神念为勾,寻亲觅族!”

    

    凌天扬手抛出,这血珠猛然一颤,继而溃散消失,融入天地不见。

    

    凌天闭目,神念化作千万道,蔓延在这鸡鸣城中,片刻后豁然张目,呈淡淡血色,诡异森然。

    

    “杀!”

    

    声音落下,凌天将手中的蛮将尸体随手扔掉,身影一颤,落入鸡鸣城内。

    

    今日,终将血洗城垣!

    

    .....

    

    鸡鸣城的护城阵法已然被杜家花了大价钱修复,凌天将杜仲灭杀之后,飞临而来,手中惊虹枪高举,猛然砸下,那阵法光罩,救如同玻璃一般,咔嚓嚓碎裂开来。

    

    凌天眼眸淡血色,视线扫过,神念开始注意扫描整座鸡鸣城,拥有杜家血脉的武者,根本无所遁形。

    

    其实,早在杜仲被凌天随手打杀时,就有一些杜家的武者见势不妙,小心架起遁光,向外城外逃窜,遁速快者,此刻已然远离鸡鸣城数十里外。

    

    b`更je新最M^快,}上

    

    “今日逃过一劫,天涯海角隐姓埋名,他还能找到我不成,哼!”

    

    “我杜家血仇,铭记于心,我等要保住性命,等待将来有了复仇之力,必当报仇雪恨,杀光凌家族人。”

    

    “逃逃逃,只要有杜家的武道根苗留存,杜家就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城外,十几个杜家武者往各自不同方向逃窜,心中惊惧,眼眸内弥漫怨毒之色。

    

    但就在此刻,从这十几个人的背后陡然传来一阵嗡鸣之声,随即一道蓝芒一闪而过,这些武者,便都瞬间石化,从空中掉落,碎成了一地石渣.......

    

    。。。。。

    

    鸡鸣城杜府某处地下密室内,数十名杜家年轻武者隐藏其中,但此时,他们的面色尽皆惶然,恐惧充斥着他们的心。

    

    “兄弟们,都不要怕,这个密室是我们老祖当年就吩咐下来,聘请中州的高手建造的。为的便是应对今日这般灭族危难。我等在凌天到来之时已经藏入其中开启阵法,他就算再厉害,也绝对发现不了我们,大家都屏息凝气,定然可以躲过此劫。”

    

    “但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叫记住,我们的家族,正面临灭顶之灾,或许我们出去之后,会发现我们杜家已经血流成河,以后,我们杜家不再是岭南第一世家,我们会穷途没落!“

    

    “但这仇恨,都是这个名叫凌天的人带给我们的,你们要铭记在心,终生不能忘却,日后暗中蛰伏,若有机会,当你血腥万倍的手段复仇,将那凌天还有凌家,全部灭杀!”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密室内,一众杜家武者都是脸色涨红,其中甚至还有七八岁的小男孩,此时都握着拳头,面色阴鹜,尽是仇恨之色,眼眸内杀机纵横。

    

    但就在此刻,却有一股淡漠低哼,自墙外传入进来。

    

    下一刻,嘭的一声巨响,密室内的阵法炸响,墙壁直接炸开了一个窟窿。

    

    凌天提着染血的长枪,走了进来。

    

    “灭我凌家?复仇?!呵呵!你们没有机会了!”

    

    凌天目光在密室内的惊恐万分的众人身上扫过,随即神念爆发,将这几人的意海直接摧毁,长枪落下,整座密室,变化为齑粉。

    

    凌天面具之下,双眸之中,尽是冷漠。

    

    一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