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34章 我不嗜杀 但也从不心软
    岭南城,大门洞开。

    

    凌天提枪从中走出,身后,则是一队队龙精虎猛的宗门武者,每一个,身上都带着还未消散的血煞之气。

    

    这些人,都在刚才的战斗中,屠杀了不计其数的蛮族。

    

    “嗡!”

    

    凌天背后羽翼绽开,化作一道金芒,直接冲霄而去。

    

    其后,近万虹芒,浩然冲天。

    

    ......

    

    高天之上,凌天御风疾行,沉默不语。

    

    “凌天,那杜家的还有许多凡俗族人,他们没有修为,也与此事无关,能不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这时,安乐大师忽然从后方赶了过来,看着凌天一脸杀意,抿了抿嘴道。

    

    其实,她出身自得月禅院,心怀恻隐。

    

    “我虽不是嗜杀之人,但从不心软。

    

    杜家罪孽滔天,已然人神共愤。杜家的武者,必须死。

    

    否则,让其族人逃脱,终究是祸害。”

    

    凌天想都没想,便开口道。

    

    今天,凌天的双手,注定要沾满蛮族和人族的鲜血,但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杜家自取灭亡。

    

    为蛮军带路杀上紫云宗,又奔袭啸风镇,凌天想不出,除了杜家,还有谁能如此做。

    

    “当然,这些事,都是杜家的武者参与其中,那些凡俗族人,或许不知,将他们全部灭杀,也有滥杀无辜之嫌。”

    

    “我自然会恩怨分明,但也要为我凌家后代着想...”

    

    “杜家武者,无论强弱无论老幼无论男女,我都将其灭杀,剩下的凡俗族人,有武魂者,也杀!”

    

    “觉得无辜的人,与其恨我,不如恨那些杜家人,带他们走入末路!”

    

    凌天看向安乐:“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你也要想一想,若有一天杜家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会不会,一样对我凌家,恩怨分明!”

    

    说罢,凌天深深看了安乐一眼,化作一道金芒,掠下了云层。

    

    ......

    

    云州,岭南,鸡鸣城。

    

    数天前,这里被穷凶极恶的蛮军攻破,守军和反抗的宗门以及世家武者,全都被铲除殆尽,但唯有其内的杜家子弟,毫发无损。

    

    是日,之前从鸡鸣城逃出去的武者,纷纷摸了回来。这里已然由杜家掌控,蛮军就在周围的关隘把守着,虽然没有将人族武者赶尽杀绝,但却不允许他们逃出去。

    

    所以,当这些武者重回鸡鸣城,看着那破烂不堪的城墙以及其上淋漓的鲜血,尽是恐慌和无奈。

    

    “杜家老祖杜无天,听说如今已然归顺了蛮族,他们带着蛮族大军,将我岭南侵占大半了!这群畜生,竟然为虎作伥!他们还算人么!”

    

    “杜家本就在岭南世家中一家独大,而那杜家老祖杜无天,又是金身后期的宗师,战力强横,如今和魔族蛮族勾结,就算是城主府,也绝不是他们的对手,你等心中定要牢记,这次回返鸡鸣城,无论如何都不要和杜家产生任何冲突,否则必死无疑!”

    

    “进入鸡鸣城,切忌小心谨慎收敛心性,此处有杜家的家主杜仲坐镇,凝魄武者不在少数,勿要惹下麻烦。”

    

    一群逃难的商人站在城门前,为首的一个老者,叹息一声,嘱咐着身后的家人和活计们。

    

    其身后的众人,全都心有余悸的点头,吓破了胆。

    

    最o新章节B上'3酷s匠Z$网

    

    但就在这时,一道破空之声,忽然从远方天际响起,而后瞬间响彻整片天空。

    

    一时间,鸡鸣城外,一众老幼全都骇然抬首,看向天空,

    

    此刻正值傍晚,天色阴暗。一股淡淡威压气息从天际散发,弥漫金光。

    

    这光芒伴着破空声响起,让人感觉道好似是天上的陨星坠落,气势极其凌厉。

    

    但随后,一股森然、死寂气息从天际压盖下来,令人胸口发闷,压抑无比。

    

    这群修为微弱的武者顿时色变,此番异兆绝非自然生成,极有可能是宗师强者的气息牵引所致。

    

    但究竟是何方宗师前来,难道不知此处的鸡鸣城,如今已经是杜家的领地了嘛,任何挑衅之人都将死灭。

    

    这点,无人质疑。

    

    果然,这道破空声乍起之后,鸡鸣城内,大阵升起,数十道遁光飞出。

    

    杜家家主杜仲身着着黑袍,整个隐藏在斗篷中的脸,面色阴沉,眼中隐有惊疑。

    

    不知为何,从昨天开始,他便心绪不宁,异常的烦躁,甚至在一早,就命得意的子弟,前往岭南城,将那些杜家供奉的命牌带来鸡鸣城。

    

    但没想到,那弟子刚走没多久,异变就来临了。

    

    这气息凌厉无比,好似一只箭矢,正向着他激射过来一般,让他莫名的惊恐。

    

    他不能清晰感应到来者究竟是何修为,但可以引起如此大的声势,便绝非是他所能抵挡的存在。

    

    片刻中,在看到云层中那闪烁的耀眼金光越来越近。

    

    杜仲站在鸡鸣城上空,拱手向天高喝。

    

    “不知来者到我鸡鸣城何事,我乃杜家家主杜仲,代我杜家老祖杜无天先行问过,另外,我有必要提醒,千里外的鸡鸣关,有蛮族五万大军驻扎!望你,不要肆意忘形!”

    

    杜仲开口,虽然心中惊疑,但语态尚算沉稳。有杜无天和蛮族的存在,他们杜家便有恃无恐。

    

    杜仲乃金身境修为,声音在元气的加持下,化为滚滚声浪,横扫开来,传遍整个鸡鸣城上空,极有气势。

    

    整座城池,瞬间安静。

    

    但杜仲的声音还未落下,淡淡冷笑声从云上传来,恍如刀剑之音,声声煞气逼人。

    

    “杜仲,数月未见,你还是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音未落,那道金光,突兀出现鸡鸣城上,赫然是一个身着金龙战甲,浑身浴血的武将。

    

    这武将头上带着龙头面具,其上尽是鲜血,让本就狰狞的面甲,显得更为森然恐怖,也让这武将,也好似从血海之中走出的杀神一般。

    

    但更让人惊讶的是,此时这浴血武将,右手擎枪,左手却抓着一副巨大的瘫软的躯体。

    

    目光冷然,横扫之间,杀机爆闪。

    

    而再听到那声音之后,杜仲心中已然翻腾起无尽惊涛骇浪,但片刻之后,脸上就闪过狰狞的冷笑!

    

    “凌天,居然是你,你竟然还敢回来!”

    

    数月之前,仅仅凝魄的小辈凌天以功勋榜第一前往云州,而后更是在云州豪取各大榜单,荣耀加身,如今这凌天竟然在这岭南巨变,杜家正盛之时回来,岂不是找死!

    

    “呵呵,怎么,我凌天就回来了,而且,我来,就是灭你杜家全族!”

    

    “还有,你说的鸡鸣关的蛮军,可是由他统领?。”

    

    凌天的声音落下,扬起手中的那具尸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