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31 轰杀查哈 战意化形
    轰隆隆!

    

    爆炸声震耳欲聋,每一声都让人心口如遇重击。

    

    对冲产生的冲击波掀起漫天碎石,所过之处,树木无论粗细,全部齐根折断。

    

    修为较低的武者,脸色惨白,吐口鲜血直接昏死了过去。

    

    就算是肉身强横的蛮族勇士,距离近的,也都被崩飞而出,滚落山下。

    

    擎枪狂冲而至的查哈,在这三拳叠加的恐怖力量面前,不堪一击,只一瞬,就被重创出去。

    

    连绵巨响中,咔擦咔擦,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就在众人惊诧无比之时,只听空中传出一道冷哼。

    

    浑浊的烟尘中,有道模糊的身影渐渐浮现。

    

    披风猛然展开,元气震荡,顿时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摧枯拉朽,将扬起的碎石和烟尘碎屑一扫而空。

    

    空荡荡的半山腰上,凌天傲然而立,双臂的伤势已然看不出血口,一身铠甲依旧宝光涌动,一头黑发,随着山风,肆意飞扬。

    

    而查哈,已然坠落在对面的峡谷之内,轰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浑身血色鳞甲翻飞,巨大的羽翼重新浮现,但已经破烂不堪。

    

    生息,全无!

    

    “查哈,死了?”

    

    “三纹蛮将,蛮金之体燃烧蛮族黄金血脉,最后被凌天用拳头给打死了!”

    

    “这还是蛮族么,这凌天,还是人么?!”

    

    紫苍山下,各宗门武者,眼中尽是震撼,完全无法相信。

    

    凌天突然施展的拳法,威力大的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在那最后一刻,可是很多人都觉得,凌天必死无疑了。

    

    谁能想到,他不仅没死。

    

    还以肉身拳法,强势反杀了查哈。

    

    一点儿机会,都没给对方。

    

    片刻之后,当凌天再次缓缓抽出背后的璀璨长枪,目光扫落山下时,那蛮族大军,才顷刻间好似炸开了锅一般,嘶吼连连,尽是惊恐。

    

    一些蛮将,甚至直接尖叫连连,掉头就跑。

    

    数十万的蛮族大军,在顷刻之间,全线崩溃。

    

    “跑?跑得掉么,屠尽蛮族,血染紫苍,云州宗门同道,与我一起,杀!”

    

    凌天仰天一声长啸,飞掠而过,将那查哈的血魂收入功勋令牌后,直接杀入了蛮族大军的最后方。

    

    “狂澜燎原!”

    

    凌天手擎长枪如岩浆覆流,巨大的炙热枪芒,席卷开去,所过之处,蛮族尽被屠戮。

    

    一道道血魂被凌天撕扯进战功牌中,远远看去,凌天好一个移动的巨大血泡,只不过,站着的蛮族,却越来越少...

    

    饶是蛮族溃不成军,但这动辄数十万大军的战役,仍旧杀的天昏地暗,这一杀,就整整一天一夜,这一杀,血流千里!

    

    直到秦海站在城墙之上,看着那直杀到岭南城下,站在一座山峰之上傲然而立的金甲身影时,也不禁一脸骇然。

    

    百年都不曾一遇的岭南之劫,就这样,被凌天,解了....

    

    岭南城西,破军山。

    

    当年,年少的第一代云侯曾在此山下,屠尽蛮族第一势力黄金戎夷部落三十万大军,此山,因此得名。

    

    但今日,破军山依旧,云侯却不在了。

    

    而凌天一身金甲,手持惊虹枪,浴血而立。

    

    山下,二十多万宗门武者蓦然驻足,犹如雕塑。

    

    他们脚下,是被蛮族之血侵染的土地。

    

    一股战意,一股大势,混合着血腥之气,肆意蔓延。

    

    张恺风秦邵阳等人体外凌乱狂暴的战意,此刻像是受到某种吸引一般飞快向山巅的凌天汇聚而去。

    

    渐渐与凌天自身战意相融,虽然融合很慢,但此刻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突然出现在众人心中,他们目光看着山巅上,那道却好似可以支撑整座天空的身影,一股敬畏瞬间自内心发出。

    

    凌天,此时也浸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意境之中,通过战意的交融,他可以清晰感受到山下,那围拢在破军山周围的武者心跳,那种狂热和崇拜,似乎所有的力量都交出任由他来掌控一般。

    

    这种感觉,很爽!

    

    这种感觉,在宗门之中,是无法体会到的。

    

    这股澎湃战意,缓缓在大军上方凝聚而成,以凌天所在破军山为尖,以丘岘机、梁璐、了空、安乐等金身后期大成以上的宗师为身,以二十余万武者为杆,战意凝成一杆长枪,直冲云霄!

    

    这股长枪一般的战意,纵横睥睨,所指之处无可抵挡,任何桎梏都好似将瞬间毁灭。

    

    在这股战意形成瞬间,不仅仅是岭南城内,在刚刚赶到黔西的山岳军战船上,甚至在数万里之遥的边境各大军团的中军大营中,军团长们无不齐齐张开双目,眼中爆发出湛然神光。

    

    流露惊刹之意,豁然起身飞出大营,遥望天际!

    

    战意化型!

    

    战意庞大到了极致,才能质变化成形态。

    

    或为凶悍的猛兽,或为坚韧的山岳。

    

    云州的四大兵团,就是由战意所化形态而命名的。

    

    可是,除了云卫之外,其他四大兵团自从南唐建立之后,就在没有让那股战意重新出现在战场上过。

    

    战意化型。

    

    唯有经历无数厮杀,方能出现在将领与麾下将士之间的一种奇异状态,进入这种情况后,便相当于以将领为主,将麾下所有将士战意融入己身,继而使得战力成倍飙升。

    

    在这种状态下,整体发挥出来的战力可以暴涨。拥有战意化形加持的军团,是战场上任何人都不愿面对的敌人!

    

    而勾动战意化形的将领,是所有军团长,都梦寐以求想成为的存在。

    

    但此时,云州边疆战役刚刚开始,就有人勾动了大军战意化形?

    

    这,非大战不可成就!

    

    *h

    

    “怎么回事?难道是惊涛军的霍淮涏勾动战意化形了?”

    

    程三金站在舰首,感受着空气中,那隐隐来自远方的战意,喃喃自语。

    

    惊涛军,是除了云卫外,战力最为强横的兵团。

    

    霍淮涏也是云侯最为器重的一名猛将,就因为此,他程三金虽然手握青炎山岳两军的指挥权,但在外征战时,仍旧被霍淮涏压了一头。

    

    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霍淮涏。

    

    但,若是他知道了这勾动战意化形的,是他在七天前见过凌天,估计会郁闷到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