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26章 剩下的事 交给我【四更感谢chen大哥的精油】
    当然,最惊恐的,莫过于天水门门主水游生。

    

    看着那向他疾驰而来的虹芒,他赶紧遁速全开,向后飞逃。

    

    “蛮族兄弟们不要乱,就算百名金身也没用,杀!”

    

    然而后,他还未飞逃千丈,就被哈哈大笑的张恺风追上。

    

    “老头,你的身体倒是很诚实啊?跑,跑的了么!”

    

    张恺风血影双戟连挥,轻而易举的就破开了水游生的元气盾,伸手像是提小鸡崽一般将其抓了过来。

    

    “二十万蛮族很多么,睁大你的狗眼看看,那些都是什么!”

    

    张恺风抓着水游生的脖子冲向北方,后者的瞳孔,慢慢的放大。

    

    光点!

    

    全都是光点,密密麻麻,好似万千星辰一般,从天际线上升起。

    

    直到那些光点极速飞近,水游生这才看清,这些光点。竟然都是云舟!

    

    而且,其中一艘云州巨大无比,赫然有着十六羽翼!

    

    那犹如空中楼阁的巨舰,方圆千丈,震撼绝伦。

    

    (w酷匠\网永@久l免Yk费看小}说

    

    他目瞪口呆,可还未从惊讶,就见到那遮天蔽日的战船一艘艘落下,而后近乎三十万的人族武者跃下战船,杀向紫苍山的蛮族。

    

    顷刻间,爆炸火光将山脉淹没,喊杀声,震彻云天...

    

    凌天!

    

    “凌天竟然真的带来了大军,解救紫云宗!”

    

    “不,不可能,都是假的,放开我!”

    

    水游生此时已经魔怔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

    

    他为了这一天,不惜牺牲了整个宗门,筹划了数年,他怎么甘心,这一切付之东流。

    

    “轰!”

    

    一道黑气,从其身上爆发开来。

    

    这一刻,水游生竟然好似蛮族激发血脉之力一般,能量暴涨!

    

    直接挣脱了张恺风,继续奔逃。

    

    “呵呵,你这老东西门道不少,但在我张恺风面前,不过是歪门邪道,灭!”

    

    张恺风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他出身天道门,所学功法,就是灭尽天下邪崇,只见他手掌中间闪烁着太极图,一掌拍在水游生的后心上。

    

    那黑气顷刻间溃散一空。

    

    下一刻,张恺风手中双戟化作两条裹着血色雷电的戟型虚影,从天而将,便将水游生斩成了三截。

    

    干净利落。

    

    “不好玩,还是杀蛮族有意思!”

    

    张恺风耸耸肩,连那水游生的尸体也不看一眼,就转身向着那些蛮将杀了过去。

    

    堂堂岭南一宗之主,就这般陨落在紫苍山下,死无全尸,甚至没人注意,让人唏嘘。

    

    “哈哈,爽,小爷我的乌龙锏,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干你丫的蛮族,这回皮不厚了?”

    

    战场上,秦邵阳一身黑金甲,手擎着双锏,专挑那些高阶蛮族杀,双锏极强,就算是高阶蛮族的肉身,也无法承受。

    

    叶凡更是提着极品灵兵青云剑带领青云门的弟子,所向睥睨。

    

    赵罕和阮沫儿一前一后,手中鳄碎,所过之处,没有一个高阶蛮族能够承受、

    

    除去这些年轻后辈,丘岘机、丹会梁璐、神兵府杨少游、得月楼安乐大师,一众金身后期的宗师大杀四方,那些蛮将,根本无法抵挡。

    

    蛮族善于进攻和突袭,边疆作战厮杀,往往占据着数量优势。

    

    但现在,他们竟然被围在了紫苍山上。

    

    无法冲锋,数量不占优,再加上突然出现的百位金身宗师将二十位蛮将尽皆压制,恐惧的蛮族在兵刃和功法占优的人族武者面前,面临的,简直是一面倒的屠杀。

    

    漫天都是喊杀声,看着那好似天兵天将的落下的武者,白飞云等人,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在岭南呆了一辈子,他们什么时候想过,有一天蛮族会被这样猪狗一般的被宰杀?

    

    他们也从没见过,云州的宗门力量,会如此空前的团结一致。

    

    那漫天的各系功法,几乎涵盖了云州八成的宗门武道传承。

    

    甚至那声威赫赫的五大宗门,他们就见到了三个!

    

    只是为了就一个小小的紫云宗?

    

    然而,尽管血光漫天,天空中,那傲然而立的金甲武将,却没有再出手。

    

    他缓缓摘下龙头面甲,露出了一张脸。

    

    依旧是当年那副样貌,岁月未曾在其面上留下半点痕迹。只是那一双漆黑眼眸,此刻看去更加温润内敛,少了当年的张扬霸气,多出如今成熟的风范气度。

    

    一步一步,凌天走下虚空,但他心中远没有脸上的平静,此刻看着娘亲泪流,他心中宛若刀割。

    

    “娘,凌天,回来了。”

    

    屈膝,跪倒,叩首。

    

    这一拜,是凌天对秦月娥的愧疚。

    

    是他,险些让宗门,让亲人蒙难。

    

    索性,这些,终归没有发生。

    

    秦月娥泣而无声,手掌枯瘦干瘪,落下,没有力道,摸着跪倒在身前的,凌天的头发。

    

    凌天低首,红了眼眸,却并未流泪,默然承受。

    

    片刻后,秦月娥收手,却是忽然抱住了凌天。

    

    “我儿,你终于回来了...“

    

    身后,众人见此,也不禁红了眼眶。

    

    委屈,羞怒。

    

    他们太弱了,弱到没办法保护自己。

    

    少顷,待秦月娥心绪稍稳,凌天将其扶起,手中渡过一股温和灵力,察觉到娘亲体内因为之前绝望而产生的所有死气消失殆尽,他这才长处了一口气。

    

    娘亲不能修炼,但他绝不允许母亲老去,更不许娘死。

    

    “娘,您且安坐,今日之事,交给儿子处理。”

    

    “你承受的所有委屈,儿子给你讨回来。”

    

    “从今日之后,这世间,无人可再欺辱我凌家我宗门半点!”

    

    声音平淡,却充斥坚定自信。

    

    秦月娥眼眸深处依然难掩神色激动,连连点头,对这儿子,她心中充满自信,既然凌天开口,那便一定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