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16章 太子诏令 一去不回
    只是一道声音,就好似携着天地大势,从头顶云天压下,让人无法抗拒。

    

    那些手持兵刃准备动手的武将,顷刻间跪倒一片。

    

    就连那程三金,也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威压,双手颤抖。

    

    他艰难的转过身,却见到云天之上,一朵青云落下,一道身影,站在云头。

    

    “宝蕴楼主?”

    

    待到李克落在大营之内,先是看了凌天一眼,旋即睥睨四方,负手道:“我李克在此,你等谁敢动凌天?”

    

    话音落下,霸气凛然。

    

    数十万大军,皆不在他眼中。

    

    “李楼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程三金被压迫的佝偻着身子,但碍于面子,仍梗着脖子问道。

    

    “什么意思?程将军,难道还要我再说一边么。这凌天,我保到底,我在,你们谁都不能动他!”

    

    “云侯也不行?”

    

    “云侯,也不行!”李克冷笑。

    

    程三金冷着脸,“李克!我乃云州壮武大将军,而你虽然身为法相大宗师。但这凌天杀王庭大将,就算是云侯也保不下他,你又如何保他?”

    

    “我劝你,不要以一时之气,视王庭律法于不顾!”

    

    “今日,这凌天,谁也保不下,他必须死!”

    

    程三金咬牙切齿几句话,已然用尽了所有力气。

    

    “谁也保不下?”

    

    闻言,李克不禁冷笑一声,“我保不下,云侯保不下,那隐太子呢!”

    

    说罢,李克负在背后的手倏然高举,而他那右手中,赫然举着一副金黄色的卷轴!

    

    卷轴现世,一股股浩荡威严的王者气息,轰然落下,好似九天之上的神灵俯仰,四野具震!

    

    “太子!”

    

    “龙绸诏令?!”

    

    程三金的双眼顷刻间瞪得滚圆,那卷轴之上纹绣着九爪金龙,不是太子诏令,又是什么?

    

    但是,这李克,如何能得到隐太子的诏令,又为何,拿此诏令,来保凌天?

    

    无数种可能在程三金的脑海中闪过,但无论哪一种,都证明,这凌天和太子,有着莫大关系。

    

    一时间,他冷汗直流...

    

    “大胆,太子诏令在此,你等还不跪下!”

    

    李克一声怒吼,大营数十万将士顷刻间全部跪伏于地,程三金本就无法自持,在李克的威压之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一时间,偌大的大营之内,只有李克和凌天二人站立。

    

    李克走到凌天身前,先是深深开了凌天一眼,见他没贵,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展开手中卷轴,朗声唱念。

    

    “孤闻云州岭南紫云宗弟子凌天,文武双全,丹器双绝!今因其位列云州武道大会问鼎大榜榜首,特招凌天入中州,领东宫四等蓝翎殿前侍卫一职,诏令下达之地,各州府无权干涉,务必放行!”

    

    李克宣读完毕,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收起诏令,手中一闪,将诏令放在托盘之上。

    

    托盘内除了诏令外,还有几层衣甲,看摸样,应该就是那所谓东宫四等蓝翎侍卫的服饰。以及腰牌。

    

    “凌天,一月之期已到,虽然晚了一些,但如今看来,却正是时候!”

    

    “凌天,你...接令吧...”李克将托盘递了过去。

    

    不过,出乎李克的预料,凌天的表情仍旧紧绷,看不出一丝欢喜。

    

    “李前辈,对不住。这令,我现在接不了...”

    

    “为何?难道你要违抗太子诏令?”李克蹙眉。

    

    “此时此刻,我紫云宗正面临着蛮族大举压境的威胁,我的师父,我的家人,都危在旦夕。纵然向北我前程似锦,飞黄腾达。但在我凌天眼中,这些都不重要。我一心向南。承蒙太子赏识,但这中州,我去不了了!”

    

    说罢,凌天直接绕过李克,提剑便走。

    

    “凌天!若是去往中州,你从此便是太子门下,前程锦绣,指日可待!”

    

    见到凌天和众人仍旧不回头,李克心中一急,他直接闪身到了凌天身前,将其拦下。

    

    他百般向上头美言,就是想为凌天谋一个好前程,此时前程就在眼前,他怎能仍由凌天放弃?

    

    “凌天,你要想好!就算如今蛮族将你紫云宗围了,这里距离岭南十几万里,你要赶去,来得及么?”

    

    “来不及,我也要去!”

    

    “那就算如此,可如今,我能保你不死,但你调动不了山岳军,凭你自己,如何与蛮族大军抗衡?”

    

    李克还未说完,凌天便摆手打断,“这云州,不只是有五大军团,我凌天就算不靠这山岳军,也可护我宗门!”

    

    远处,程三金闻言,忍不住冷嗤一声。

    

    凭凌天自己能护得一宗?当真可笑。

    

    但凌天无暇理会,目光在李克托盘上扫过,将最底下的一层拿了出来。

    

    这一层托盘上,赫然放着一套金灿灿的龙纹铠甲,和他曾经的龙纹战衣很像,只不过,后者是战衣,而眼前的,却是更为厚重的铠甲。

    

    以及,一副金色的狰狞龙头面甲。

    

    “铠甲不错,我收下了。可有名字?”

    

    “有,此铠名为游龙金祚甲,是太平公主赠与你...”李克点头。

    

    “替我谢谢她..虽然我不知道她是谁...”

    

    $最V》新A“章$节上《,4

    

    凌天将铠甲直接穿在身上,抓起那金色面甲,再次越过李克,带着众人走向寨门。

    

    “凌天,此去向南,凶险万分,你恐一去不回...”

    

    “那便...一去,不回!”

    

    凌天没有回头,带着众人翻身上马,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