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15章 虎符不到,我就杀你
    “你说什么!”

    

    凌天闻言,顿时浑身煞气暴起,怒眼圆睁!

    

    岱秉德的话好似晴天霹雳一般。

    

    蛮族大举入侵,直奔紫云宗!?

    

    难怪自己听到这号角之声,心中就莫名烦躁,原来,紫云宗要遭逢大难了!

    

    “蛮族...”

    

    凌天的惊虹剑,从鱼千刃的脖子上收了回来。

    

    见此,岱秉德送了一口气,鱼千刃,也狠狠地吞了口唾沫。不知不觉中,他浑身,好似雨洗,全是汗水。

    

    “吾乃云州侯,五军听令,蛮族入我边境,吾令五军将士,即刻开拔,驰援边境!”

    

    这时,响彻天际的战争号角落下,云侯的声音却犹如洪钟大吕,响彻云天。

    

    “云卫得令!”

    

    “青炎军得令!”

    

    “疾风军得令!”

    

    “惊涛军得令!”

    

    从狂野的四方,接连响起一道道呼喝,随后,一艘艘战船冲天而起,浮现在云层之上,朝着南方,疾射而去。

    

    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你,下令,大军开拔!”

    

    凌天绷着一张俏脸,看着地上的鱼千刃,从牙齿中,挤出一句话。

    

    从秦邵阳口中,他已经知道负责岭南防线的,就是山岳军。

    

    “呵呵,办不到!”

    

    鱼千刃噙着血,冷笑道。

    

    “云侯已然下令,你敢违抗?”凌天眼睛一眯,杀机又显。

    

    “不见虎符,大军不动!这...才是军令!”

    

    凌天手中惊虹剑举起,“山岳军另一半虎符,在谁手上?”

    

    “就在壮武大将军,程将军的手中!呵呵,凌天,你想救你紫云宗?云州城距岭南十几万里,鞭长莫及,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鱼千刃见凌天的模样,顿觉心中畅快,忍不住仰天大笑。

    

    “程...三...金!”

    

    凌天的脸都在抽动着,云侯已然下令,但程三金却迟迟不到大军交上虎符,他是何居心?

    

    以私人恩怨,也要针对他凌天?

    

    “啪!”

    

    一声肉响,鱼千刃被凌天一掌扇出了巨坑,跌落在演武场上。

    

    凌天提剑紧跟而上。

    

    “凌天莫要做傻事!”

    

    见凌天杀心又起,岱秉德连忙开口。

    

    “岱总管!”

    

    凌天转身,冷眼看向岱秉德,没有一丝感情,“你能拿到虎符?”

    

    “这...不能。我只是云侯府总管,无权插手军中之事。”

    

    “那你,也别对我的事,指手画脚!”

    

    凌天横了岱秉德一眼,豁然转身,跃上巨坑。

    

    “我只念十个数,若是程三金不将虎符送至,我就斩你!”

    

    凌天一脚蹬在正挣扎着起身的鱼千刃背上,让其跪向大营寨门方向。

    

    惊虹剑架在其脖颈上,凌天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远方。

    

    遥遥十几万里,不知,紫云宗能否抵挡蛮族的大举进攻。

    

    蛮族势大,却偏偏盯上紫云宗,不用想,也是因为他凌天之前惹下的祸根。

    

    如今,救命的山岳军,却还是因为和他的私怨,推迟出兵。

    

    晚上一个呼吸,都不知紫云宗会发生什么。

    

    此时此刻,凌天忽然觉得,时间过的为何如此之慢!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大营之内,所有人,都看着那跪倒在凌天身前的鱼千刃。

    

    堂堂一军之首,被如此蹂躏,实在颜面尽失了。

    

    秦邵阳和秦明月此时都面沉似水,心中愤怒,边境告急,岭南首当其冲。

    

    紫云宗被袭击,城主府怎能放任不管,但云州,山岳军却还不肯出兵!

    

    这拿岭南武道的武者生命,当成儿戏了?

    

    “八!”

    

    “九!”

    

    凌天一字一字的念着,每一道声音,都好在落在众人心间。震颤心魂。

    

    “十!”

    

    第十个数字落下,但偌大的军营,悄无声息,程三金的身影,仍旧没有出现。

    

    k看正版JW章R节上^I

    

    “哈哈哈哈,凌天,你区区游击将军,战力强横又能如何,你仍旧救不了你的宗门,等你回返岭南,会看到一个被夷为平地,屠杀一空的紫云宗!哈哈哈,这就是你得罪我等的代价,我乃五品忠武将军,你能奈我何!”

    

    鱼千刃快意非常,仰天大笑。

    

    “如何?我能杀你,时辰以到,黄泉路上走慢些,等着程三金老贼!”

    

    凌天手起剑落,一颗头颅伴着喷涌的血柱,飞向空中!

    

    狂刀将军鱼千刃,就这样,被凌天一剑斩杀!

    

    “凌天,你怎能杀他,你犯了大罪啊!”

    

    身后,岱秉德一声长叹。

    

    “杀便杀了!”

    

    凌天还剑入鞘,“我们走!”

    

    众人跟在凌天身后,走向大营寨门。

    

    “凌天,你无故斩杀王庭大将,行同谋逆,罪该当诛!”

    

    但就在这时,一股大势,从大营外陡然升起,却是壮武大将军程三金,手捧虎符,步入营中。

    

    “方才他不现身,直到凌天将鱼千刃斩杀,他便立刻出现,这老贼分明早就到了,真是可恶!”

    

    秦邵阳看着程三金,不禁怒骂出声。

    

    张恺风等人,也对程三金这中无耻的行径嗤之以鼻,怒目相视。

    

    “罪?罪从何来?真正的有罪的,是你程三金!云侯已然下令,你却迟迟手握虎符不至,你到底是何居心!”

    

    凌天握着剑柄,冷然问道。

    

    “放肆,你不过区区游击将军,有何资格质问与我?你杀鱼将军众将皆看在眼中,我身为壮武大将军,战争之时,有先斩后奏之权,左右及山岳军听令,即刻将凌天格杀勿论!”

    

    程三金一声冷哼,高举虎符。

    

    大军先是一愣,但看到程三金身后左右窜出数十金身武将,也立刻将凌天等人包围起来。

    

    三十万大军组成合围之势,凌天等人就算是战力再凶横,也难以升天。

    

    “程三金,此事是我凌天所为,你若是想报复,冲我一个人来,我凌天接着便是!”

    

    凌天握着惊虹剑,一脸煞气。

    

    “呵呵,死到临头,还和我谈条件?真是可笑!”程三金嘴角扯动,“还愣着干什么,杀了他!”

    

    数十名金身宗师闻言,也都齐齐低喝一声,擎起手中兵刃吗,狞笑着就要出手。

    

    如今,凌天已然是必死之局。

    

    “我看谁敢动他!”

    

    但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北方天际传来,千山震悚,万众具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