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13章 云侯阴谋 血逆大阵成
    一剑出,龙吟萧!

    

    漫天石屑乱舞,庞大的演武场上,陡然间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是什么剑招!”

    

    鱼千刃大惊失色,他从没见过如此强大的剑招,在这一剑之下,他就好似一头残废了狼,只能等死!

    

    他被一股强大的剑意锁定,无法展开身法,浑身上下,都倍感吃力。

    

    斩!

    

    凌天爆喝一声,惊雷剑第四重,在惊虹剑十座阵法的催动之下,凝成了一道近乎八百丈的冲霄剑气,!

    

    蓄势的一剑,破空而至,似有一头雷龙,威凌天下,跨越山河,横贯长天。

    

    咔嚓嚓!

    

    在这孤星斩月之下,风云变色,剑气所过之处,空间都好似被冰冻,被斩碎。

    

    在一个月前就威震云州的惊雷剑,一剑斩废世子云扬,在凌天手中,以更为凌厉凶猛的声势,展现在众人面前。

    

    “不...”

    

    鱼千刃的脸色变得倏然惊恐,在凌天这一剑之下,他觉得任何的阻挡,都会被摧枯拉朽的斩去。

    

    但,生死之间,他绝不会坐以待毙。

    

    “狂风爆!”

    

    狂风刀法的最后一重!

    

    鱼千刃将气海内的元气催动到了极致,手中贪狼刃之上,风助火威,虽然那火狼器魂已然被压制到了极限,但仍旧嘶吼着,向天狂奔而去。

    

    显得,有些悲壮。

    

    但如此,鱼千刃的心头仍旧被恐惧笼罩。

    

    镇压凌天已然成了奢望,鱼千刃忍着心中的羞怒惊恐,猛然咬牙,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篆,倏然捏碎!

    

    轰!嗡!

    

    山岳军大营内的所有人,先是看着长天之上,一头雷龙和火狼轰然对撞,而后便是耀眼到极致的光芒闪烁在眼中,顷刻失明。

    

    再然后便是一声巨响,嗡鸣充斥耳膜,所有人都涨大了嘴巴,甚至有人被这次对撼产生的音波,震的耳鼻涌血,倒地哀嚎...

    

    这一刻,好似时间都静止了一般,天上地下,都只有一片白,只有嗡鸣。

    

    广阔的演武场上,天空中爆炸掀起的巨大冲击波,席卷而下,犹如龙卷倒悬,千丈之内,所有武者全都退避开去,退避不及者,直接被卷上高天。

    

    地面上,好似被巨锤狂击,一道比之先前碎岳印还要恐怖的深坑出现,恐怖的裂纹下面,地下水翻涌...

    

    良久之后,当众人从闪光和嗡鸣中清醒过来,都怔了片刻,这才想起了什么似的,齐齐看向刚才爆炸的中心。

    

    然而,场景却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军团领袖,狂刀将军鱼千刃,躺在烧焦的深坑之内,衣甲碎裂,贪狼崩飞,口吐鲜血,虽然未死,但那惨烈的模样,触目惊心!

    

    然而,最为另外一方,巨坑边上,凌天持剑独立。

    

    虽然身上的青衫褴褛,但却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

    

    他周身都笼罩着淡蓝色的细弱电弧,手中惊虹剑上,金蓝游龙依旧携着恐怖狂暴的能量,环绕在剑身上。

    

    此时此刻,凌天就好似一个手持龙剑的战神一般,站在那里,就是无敌...

    

    四方惧惊,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番场面。

    

    连斩山岳军三将,最后一剑,败鱼千刃。

    

    拥军三十万人的大营,无一人是凌天之敌。

    

    鱼千刃想挣扎着爬起来,喃喃自语。他披头散,状若疯狂,眼中神色,一片阴霾。

    

    凌天一步步走下巨坑,剑指鱼千刃:“给你机会,但是你不中用啊...”

    

    若是之前,凌天以如此语气说话,众人只会笑他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6~首T发F

    

    可如今再说此话,却无人敢笑。

    

    大营内,数十万士兵看着。皆陷入深深的震撼的当中。

    

    哪怕是之前,有个别人,想象过,凌天不会被鱼千刃虐杀。

    

    但也从没有想过,凌天会以一剑,就将鱼千刃逼到这番田地。

    

    “这真的是惊雷剑法么?为何强的如此可怕,与我所见,根本不同。”

    

    南宫锋嘴里嘀咕着,天道门也是剑法传承之地,惊雷剑法,也都有收藏。

    

    而且他也曾经见过将惊雷剑法炼制化境的存在,可与凌天所展现出来的惊雷剑,像是完全不同的武技。

    

    “以凝魄巅峰的修为,镇压了金身后期的鱼将军,这家伙还是人了么!”

    

    “还有那把剑,地器之下第一?我看分明是天器之下第一吧?这雷龙,比上品器魂都强!”

    

    巨坑内,凌天一袭长衫,已然碎成千百布条,略显狼狈。可张扬乱舞的长之下,那一张清秀的面孔,却写满了不羁与狂傲。

    

    “凌天,你休要猖狂,战败了我又能如何,你还敢杀我不成?”

    

    鱼千刃擦干嘴上的血,抬眼看向凌天,狰狞的笑。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凌天紧绷着脸,惊虹剑抬起,架在鱼千刃的脖子上。

    

    其实,刚才的一剑,若不是被鱼千刃突然祭出的神秘符篆抵抗,他绝不会如此保下一命。

    

    如今,只要凌天激发一道剑气,鱼千刃便身首分离!

    

    ......

    

    于此同时,云州城一处地下大阵之中。

    

    无边的血海荡漾,一阵阵哀嚎之声充斥着整片空间,血海之中,无数的魂魄虚影,被一尊血色古鼎吸引撕扯,透着一股暴虐而邪恶的气息,让人作呕。

    

    “父王,孩儿已经准备妥当了,随时,都可以吸收血魂和武魄...”

    

    这时,寂静的空间内,血鼎之上陡然生出一股黑色烟雾,凝聚为一常人大小,头生双角眼珠殷红宛若血玉的魔影。

    

    但这魔影开口,却是淡出人们视线一个月之久的,云侯府世子云扬的声音!

    

    “好!扬儿,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记住,我为你做的这些,从不后悔。这,也是我云家世代筹谋所图,如果我们不想办法挣脱桎楛,终究会泯灭在这一场大劫之中。一会儿,可能会非常痛苦,我也没有把握成功,甚至,你有可能会死。扬儿,你怕么?”

    

    血海之上,一道淡淡虚影浮现而出,赫然是云侯的一道法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