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09章 徒手碎地器
    如此结果顿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金身初期的李宇竟然连一拳都未接下,这凌天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境界!

    

    而且,凌天身上根本没有元气波动,更动用武技,更不要说那武魂之力了!

    

    肉身!

    

    凌天仅凭肉身之力,就力压金身宗师!

    

    此刻,无数目光聚集在那一道略显单薄挺拔身影上,却是不觉多了几分敬畏。

    

    强者,无论何地都会受人尊敬,何况凌天轰落金身宗师,犹如扫落灰尘一般容易。

    

    片刻之后,几个游击将军发现李宇不起,纷纷下去查看,但下一刻,他们便大惊失色,惊呼起来。

    

    “将军,他死了!”

    

    “李宇死了!”

    

    “被凌天一拳打死了!”

    

    众人大惊,这才看清,那李宇的整条手臂都被震碎了,浑身上下的铠甲翻飞,没有一块好肉,死的不能再死!

    

    凌天不是一拳败金身,而是一拳灭金身!

    

    战力排进前三的游击将军,在凌天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一群原本还想斩杀凌天领赏的游击将军,在看到李宇的惨象之后,顿时如坠冰窟。

    

    无不庆幸刚才慢了一步,不然如今死的可就是自己了啊。

    

    这问鼎大榜的榜首究竟是什么妖孽,肉身竟然如此强横。

    

    “废物!”

    

    鱼千刃阴鹜的脸抽动着,若不是碍于身份,他恨不得立刻亲自出手将凌天打杀。

    

    “生死不论,李宇技不如人,拖下去埋了。还有谁,考校凌天?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

    

    鱼千刃的目光扫去,金身初期的游击将军们目光闪烁,不敢应声。

    

    “呵呵,无趣!将军,若是没有人,我还忙,就不奉陪了!”

    

    酷匠,网首●发'

    

    凌天抖了抖长衫上的尘土,作势欲走。

    

    “凌天,军营重地岂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一剑,便斩你!”

    

    就在这时,点将台上,辛城身影一闪,裹着一头飞鹰武魂,飞掠而下。

    

    速度快到了极点。

    

    已然知道了凌天肉身强横,辛城直接动用了下品地器长剑,就算凌天再坚韧的肉身,还能挡住地器之锋利不成?

    

    “鹰击长空!”

    

    一声剑鸣,犹如雄鹰展翅,扑杀而下。

    

    铁嘴银勾,辛城的剑意,在剑锋之前凝华成一道如鹰嘴一般的尖锐剑气,犹如箭矢,激射向凌天后背,速度之快,声音落下,剑气就已然到了凌天近前。

    

    “嘶!”

    

    霎那间,倒吸冷气之声骤起,看着那剑身之上悬浮的飞鹰虚影,众人惊呼。

    

    地器器魂!

    

    辛城一出手,便是全力施为的绝杀之招!

    

    武魂器魂双魂加持,鹰击长空乃是飞鹰剑法的第四重杀招,以速度和突破名扬云州军,被辛城抓住机会施展这一剑招的蛮族统领,不知道死了多少。

    

    凌天怎能抵挡?

    

    “卑鄙!”

    

    张恺风呸了一口,作为云州土著,他自然知道辛城的厉害,但他却没有慌张,因为他更了解凌天。

    

    辛城和剑,已经到了凌天背后,如此近的距离,这一剑,必然命中。

    

    就算凌天侥幸不死,也必然重创。

    

    “呵呵,就算你是问鼎榜首又如何,还不是要死的我辛城的手上?上品地器,是我的了!”

    

    一抹狞笑浮现在南宫锋的脸上,脑海中,已经在闪现凌天被一剑贯透的惨状。’

    

    “死?想多了!”

    

    不过,就在众人都以为凌天就要被一剑重创之时,背对着这一剑的凌天,身影陡然虚化,下一刻,一道金石之声乍响,便随着漫天的火星,震荡在演武场之上。

    

    火光散尽,众人揉着嗡鸣的耳朵,抬眼望去,想要看到被钉穿的凌天。

    

    可...

    

    演武场中间,仍旧有两道身影站立。

    

    更恐怖的,此时的凌天不知如何已然转过了身子,一只手臂前伸,辛城的剑尖,就钉在其手掌之上。

    

    可,没有贯透,更不见一丝血滴落。

    

    下品地器兵刃,在凌天的手掌之中,无法刺进分毫...

    

    就这样,抵住了!

    

    极度震惊,莫过于辛城自己。

    

    他已经动用了全力,但剑气破碎,却仍旧无法撼动凌天。

    

    此时,他面对的,就好似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亘古不变的大山。

    

    “地器?”

    

    凌天抬眼看向惊恐莫名的辛城,五指倏然紧握,直接攥住剑身,手掌上湛蓝色的电弧滚滚,骤然扭动,只听金属碎裂的咔嚓声不断,而后那剑身便碎裂一地...

    

    下品地器,被凌天生生捏的粉碎!

    

    下方,左右士兵见此,都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徒手捏碎地器兵刃,这是何等的肉身强度?

    

    “来将通名,我不杀无名之人!”

    

    “六品中怀化将军,辛城...”

    

    辛城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

    

    “辛家人,那便死吧!”

    

    就在辛城仍旧沉浸在震惊中时,凌天拳锋之上,鼓动起金色的游龙虚影,一拳金光绽放,直接轰了过去。

    

    “噗!”

    

    犹如泄气的皮球,辛城被凌天一拳轰飞,真落在擂台上。

    

    “辛城!”

    

    南宫锋大惊失色,身影一闪到了辛城身前,不过,当南宫锋看到辛城的惨象时,也不禁瞳孔一缩。

    

    铠甲都被打碎了!

    

    辛城的胸口处,已然血肉模糊,全身骨骼都被震碎,毫无一丝生息...

    

    金身中期修为,六品中怀化中郎将,就这般,被凌天捏碎了兵刃,一拳轰杀。

    

    而且这凌天,仍旧没有动用元气和武魂,只是用了一招强横至极的拳法,就这般...灭绝人寰?

    

    “山岳军?不过土鸡瓦狗...”

    

    凌天收拳,青衫上身被辛城的剑气撕裂开道道裂痕,露出其内凌天雷芒涌动的钢白肉身。

    

    虽然看上去不再之前那般纤尘不染,但肉身气息弥漫,让人望而生畏。

    

    此时此刻,凌天看上去,就犹如一尊钢铁猛兽,充满了力量。

    

    凌天嘲讽的声音弥漫在演武场上,但三十万大军,却没有任何声息。

    

    辛城的战力,已然在军团长鱼千刃和宣威将军独孤问天之下,属于第三梯队,怀化中郎将,不过才五人而已。

    

    如今,南宫锋看向凌天,已然不敢再生出任何战意。

    

    他和辛城的战力相差不多,上去就是送死。上品地器的诱惑是很大,但命没了,要兵刃有什么用?

    

    “独孤问天,到现在了,还要当缩头乌龟么?想杀我,我给你机会,过时...不候!”

    

    凌天负手看向点将台上,坐在鱼千刃下手的独孤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