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508章 挥手灭金身
    大营寨门前。

    

    凌天一行人策马奔腾而至。

    

    “来者何人,下马步行!”

    

    百余名凝魄期守卫持枪而立,将寨门封堵。

    

    “紫云宗凌天,挡我者,死!”

    

    为首的凌天根本不曾减速,胯下青马嘶鸣如钟,行如龙卷,阵阵气势如同万马奔腾而至,那些凝魄武者如何能承受如此威压?

    

    当即闪避开去,任由凌天直冲而进,其身后一行人,也紧紧跟着,催马入营。

    

    十几人的战骑,卷起烟尘,让演武场上操练的山岳军兵士,都不由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吃惊的望了过去。

    

    不过,当他们看清那些策马狂奔的人影时,顿时更加惊讶了。

    

    因为这些人头上都带着一个奇怪的物件,将眼睛遮住。

    

    但,虽然奇怪,却不得不承认,这东西,非常的帅...

    

    希津津!

    

    凌天的战骑直冲到点将台下,才前提高扬,骤停下来。

    

    拂动衣衫,凌天翻身下马。

    

    身后,张恺风等人也动作整齐划一。

    

    凌天小队五人,秦明月小队五人,外加姬无艳和苏汀,

    

    一行十二人,皆是微扬着下巴,看向点将台。

    

    这是他们自从带了墨镜之后,都不由自主和凌天学的动作。

    

    俯仰之间,尽是睥睨之意。

    

    特别是一身戎装的秦明月,本就有黑色的倾城面甲,如今再加上黑墨镜,优雅而又神秘非常,让人倾倒。

    

    “紫云宗凌天,见过鱼将军。”

    

    凌天摘下墨镜收起,负手而立,不卑不亢。

    

    “见过将军!”

    

    身后,十几人也都齐齐摘下墨镜,露出真容,默契非常。

    

    场面震撼,如此出场,让左右演武场上一众兵士,全都傻眼了。

    

    他们何时见过如此装扮,如此气质卓然的一群年轻翘楚?

    

    而且,这群人策马入营,见鱼千刃不拜,实在张狂。

    

    “大胆!此策马入营,见将军,不行跪拜之礼,目无法纪,该当何罪!”

    

    一个游击将军反应过来,上前对凌天等人怒喝。

    

    “你是何人...”凌天横眼望去,只是一个眼神,便让那有机将军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退了下去。

    

    “凌天,别人问不得,难道我还问不得么?”

    

    这时,坐在主位的鱼千刃强忍怒气,质问道。

    

    i!

    

    “禀将军,我等策马入营,实因云侯军令期限将至,恐误了时辰。至于跪拜之礼,据我所知,王庭律令中,并无这条!”

    

    “我凌天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云侯之前尚且不跪,何以跪将军?”

    

    凌天迎着鱼千刃犹如刀枪的目光,掷地有声。

    

    论战力,凌天有把握在三招之内,便将鱼千刃镇压,道一声将军,已经是给足他面子了。

    

    更何况,他已经知道鱼千刃和杜金铭之间的关系,就更没有必要给他好脸色看了。

    

    “呵呵,呵呵呵...”

    

    两人的目中于空中对峙,良久之后,鱼千刃都未曾将凌天的气势压下,怒极反笑。

    

    “好好!凌天,你还真是桀骜不逊,若是不让你在军中吃些苦头,他日定成我云州之灾祸!”

    

    鱼千刃目光扫过左右,“新兵入营,凌天又是游击将军之衔,你等有谁愿意,教教他军规?”

    

    “区区一介凝魄境游击将军,末将便可教其军规!”

    

    鱼千刃话音落下,顿时便有一武将走出,跃下点将台。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是上品地器。

    

    “狂徒,本将白衣剑宗李宇,领游击将军衔,新兵入营,当以同阶及以上同袍考校武技,若败者,剥夺从军资格,考校生死不论!”

    

    “凌天,作为我的对手,你很荣幸!我要让你知道,你这游击将军,不堪一击!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李宇低声开口,目光犹如看向一只猎物,狞笑连连。

    

    就好像,已然吃定了凌天似的。

    

    凌天抬首,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诮,“对手?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李宇闻言面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虽然只是游击将军,但修为却已经是金身初期,凌天固然传言战力强横,但尚未铸就金身。如今被如此讥讽,他如何能受得了?

    

    “我倒要看看,当我将你镇压之后,你是否还能如此嚣张,去死!”

    

    恼羞成怒,李宇直接杀心暴露。

    

    语落,毫无预料的直接出手。

    

    轰!

    

    一柄血色巨锤武魂冲天,武魂沐浴金光,远比凝魄武者祭出的武魂强横数倍。

    

    武魂化为滚滚能量被李宇吸入体内,一层血光包裹拳头,一往直前轰出。

    

    李宇没有选择动用兵刃,自然也是有嘲讽凌天之意。

    

    但入伍三年,他的这一拳,乃是灵阶上品武技,简单直接杀伐果断,再加上金身境界的武魂暴虐凶悍,所爆发出的战力倒也极为惊人。

    

    尤其此刻,李宇瞬间出手,体内爆发出的气息瞬间暴涨,将金身境界的战力发挥到了极致!

    

    远不是武道大会时,越擎苍等人可比。

    

    如此强横气息瞬间爆发,顿时吸引了无数山岳军团士兵的目光扫来,即便是那点将台上数十位游击将军微微挑眉。

    

    李宇在金身初期的游击将军中,战力绝对能排入前三,这一血破拳,更是他的绝招,立功无数。

    

    “李宇将军这一拳又有突破了,这些新兵真是不自量力!”

    

    “是啊,真以为在云州城内称王称霸,就目中无人了?”

    

    “看着吧,李宇将军一拳就能将这凌天打废!”

    

    左右山岳军团士兵议论纷纷,好似已经看到凌天被一拳轰成肉饼的模样了。

    

    不过,凌天身后的张恺风等人,却始终抱着手臂,甚至嘴角还都噙着笑意。

    

    开玩笑,就凭李宇这点战力,还真不够凌天一招打的。

    

    凌天面色平静,一手负于背后,一手握拳,拳锋之上,骤然钢化,丝丝雷芒乍现,直接轰出。

    

    没有武技,没用元气,看似普通至极的一拳,直接迎上。

    

    “滚!”

    

    下一刻,两拳轰然对撞!

    

    轰!

    

    恐怖对憾造成的剧烈波动轰然横扫而出,其中一道人影从交战双方所在处暴射而出,身体直接撞在点将台上,激起道道波纹,竟是直接如同死狗一般,昏死过去。

    

    一袭青衫淡然而立,凌天收回手,短短的一瞬,好似从未出手一般。

    

    败金身,不过挥手之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