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96章 史上最快打脸
    前任榜首和现任榜首会面,将会爆发出什么花火?

    

    而且,擎天宗和凌天还是有着不可磨灭的仇怨,势如水火。

    

    如今独孤问天强势归来,难道直接就要对向凌天开刀了么?

    

    正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他们恨不得独孤问天和凌天直接打起来才好。

    

    “正是!”

    

    凌天虽然脸色苍白,但还是不卑不亢,没有被独孤问天那汹涌压来的气势所影响。

    

    然而,凌天话音落下,独孤问天却没有在接话,而是握着腰间的刀柄,从上到下,扫视这着凌天,最后,一双煞气逼人的双眸如同龙睛虎眼射过去。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锋,虽然看不到火花,但却让人闻到了火药味。

    

    “你不用怕,我等入军三年,奉军令如山,断然不会在城内对你如何...”

    

    良久,独孤问天深深的看了凌天一眼之后,撇开目光,他身材高大,颇有俯视之意。

    

    “但你对我擎天宗的任何调训,我都以然知道,你放心,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后悔你所做过的一切...”

    

    “记住,军中不是善地,是会死人的,而且,不只会死在敌人手里!”

    

    根本看不到独孤问天有任何愤怒,但那股自信和杀意,还是让众人心中一凛。

    

    放下了最后一句话,独孤问天便大步迈入拍卖大殿,留给众人一个刚猛凶横的背影。

    

    “呵呵,小子!打了几架,就虚弱成了这幅弱鸡模样,以后到了我们山岳军团,上阵打仗不得尿裤子?废物...”

    

    “凌天,你称病是躲不过去的,我们,在军营...等着你!”

    

    独孤问天之后,几个煞气腾腾的年轻将军依次走过,但每一个,都对凌天嘲讽不已,随后哈哈大笑着,簇拥着独孤问天走了进去。

    

    “凌天...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刚才说话的那两个是辛家的辛城和我们天道门的师叔南宫锋,都是上届问鼎大榜的高手....”张恺风拍了拍凌天的肩膀。

    

    “不过,凌天拿了这个榜首,风波想来是不会停了,他们都是云州山岳军团的将军,而凌天恰恰就被分到了山岳军,呵呵,真是够‘巧’的!”叶凡背负着双手,一声冷笑。

    

    “这是必然,程飞宇被天哥虐成了一条死狗,那程三金显然是想置天哥于死地了。”秦邵阳也道。

    

    “任他东西南北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走!”

    

    凌天瞳孔一缩,也拂袖迈入大殿。

    

    拍卖大殿内部分为三层,第一层虽然人数众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凝魄境界的武者,以及初入金身的宗师,凌天身上散发的气势仍旧强大,让一众凝魄武者为之侧目。

    

    每一层,都需要通过一道阵法门,或许是云顶有意为之,每一层阵法门,强度都不同,如果修为或者实力不够,根本无法进入相应的层。

    

    凌天等一众人,原本可以在第一层选择一个比较不错的位置坐下,但先入一步的独孤问天等人,却直接进入了第二层,那辛城和南宫锋,还回身做了挑衅动作,让张恺风等人,气不打一处来。

    

    第二层,战力和修为,必须要达到金身中期才行。

    

    一层的众人,也自然闻到了两群人之间的火药味,都是回身饶有兴致的看着。

    

    “呵呵,别看了,就在这一层坐下得了。那道门,不是你们想进,就能进去的...”

    

    “就是!小辈,还是要有小辈的觉悟...”

    

    刚才跟着独孤问天的几个金身初期游击将军,忍不住出言冷笑。

    

    2+首DU发☆Z

    

    “天哥...”

    

    秦邵阳抿抿嘴,心中极为不愤。

    

    “跟着我..”

    

    凌天却没有任何停顿,径直越过第一层的所有人,负手而行,到了第二层的阵法门前。

    

    众人见此,都面露惊讶,纷纷起身看了过去。

    

    但凌天却好似闲庭信步,悠然站定,看似极为潇洒随意的伸手,直接按在了那道门上。

    

    “嗡!”

    

    霎时间,阵法门上,一道道光波犹如涟漪绽开,凌天的周身,也陡然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息。

    

    节节攀升之间,竟然直接超越金身初期,直奔中期而去。

    

    “什么!”

    

    那几个游击将军顿时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之前他们还不信坊间对凌天在武道大会上神乎其技的传言,如今却真的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嘭!”

    

    一声闷响,那道阵法门绽放出一阵光华,瞬间洞开!

    

    凌天一步踏入其中,目之所及,正是那刚要坐下的辛城和南宫锋等人。

    

    此时,他们看到阵法门洞开,而走出的,正是刚才他们极尽嘲讽的凌天,顿时一怔。

    

    虽然这阵法门只是从某方面能证明气海内的元气强度,但凌天以带伤之身,仍旧将其打开,还是让他们觉得脸如火烧。

    

    实在打脸啊!

    

    然而,凌天扫过众人,却没有在任何人的身上过多停留,而是回手将要闭合的阵法门,用手生生撑住。

    

    “进来!”

    

    门后的张恺风等一行人闻言,脸上一喜,鱼贯而入。

    

    第二层的人,明显少了很多,但放眼望去,全都是金身中期以上的武道宗师,甚至有还有许多气息悠长,元气雄浑的金身后期。

    

    “天哥,这些座椅上,也有阵法,越靠前的,阵法越强,我们...我们进来了,但是没法坐啊...”

    

    秦邵阳站在最后一排的椅子前,有些尴尬。

    

    椅子上都是阵法封印,他坐不下。

    

    “坐前面...”

    

    凌天却指了指前面,带着众人走过去,正好是辛城等人那一排。

    

    砰砰砰!

    

    连续数道闷响,凌天手掌落下,干净利落的将一个个椅子上的封印阵法直接震毁,让张恺风等十几人坐下。

    

    而他,则是到了众人身前的一排,拍碎两个禁制,自己坐下的同时,拉着秦明月,挨着自己坐下。

    

    那独孤问天,也正坐在这一排,这也是这一层的第一排,落座之人,除了二人外,尽皆是金身后期的宗师强者。

    

    此举,让秦明月心中吃了蜜的一样,又甜又暖。至于身后的阮沫儿几女看了,则满眼都是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