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95章 上届榜首 独孤问天【拜谢chen大大的果实】
    壮武大将军府,正院。

    

    “千刃,我将凌天和他的那些人分到了你的山岳军,届时,你给好生管教!哼,他不知死活,伤了飞宇,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尽可放开手脚去做,他重创世子,就算有什么事,云侯那里也不会怪罪,有我给你顶着!”

    

    程三金坐在虎皮大椅上,拳头紧握,恶狠狠道。

    

    他下首,狂刀将军鱼千刃身材淡薄瘦弱,皮肤黝黑,但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嗜血疯狂的煞气,让人心悸。

    

    此时,他拱手上前,嘴角噙着一抹冰冷的笑意,“请军门放心,这凌天与我徒儿杜金铭原本就有仇怨!这次,我定然会让他明白,得罪我们的下场!”

    

    ......

    

    宝蕴楼密室。

    

    罗晓蝶一身橙黄宝光的戎装铠甲,手捧锦盒,“主上,晓蝶带着御林卫护送重宝回京便可,怎能劳烦主上大驾...”

    

    “不...”

    

    罗晓蝶身前的屏风合并,从其后走出一位身着天凤鎏金战甲的英武女将。

    

    若是凌天见了,定然会惊讶,因为这女将,竟然有几分和柳依依相像,不过却比柳依依多了一股英气。

    

    浑身笼罩着无边金凤华光,汹涌的元气威压肆意弥漫,好像一尊上古女战神。

    

    “此事事关父皇的江山社稷,让任何人去办,我都不放心。而且,我也是时候回京了,云州这里,已然没有我留下去的必要。更何况,妹妹一人在中州,还无人做伴呢...”

    

    女武将将罗晓蝶手中的锦盒收入戒指,却看到了锦盒下,那一件染血的残破战衣。

    

    “这小子,也不知道怜惜我送他的礼物!罢了,这次回去,我正好把战衣修补凑成一套,届时,他一定能用的上...”

    

    女武将眼眸中,蓦然闪过一丝憧憬和希翼之色,将那染血金衣,也一并收了起来。

    

    ......

    

    云顶商行,中央拍卖大殿。

    

    这处大殿是云顶商行所属的最大拍卖行,可容纳万人。

    

    但此刻跟涌来武者基数相比,却是明显不够用了,后经云顶商行在大殿之外布置了光影阵法,将拍卖厅内的场景同步转播,并且允许场外无法进入武者参与竞拍,这才将无数武者心中不满之意勉强压下。

    

    八面足有数百丈大小的光幕凭空浮立在商行广场之上,一旦拍卖开始阵法运转,足以确保广场上的武者都能看清拍卖大殿内所发生的事情。

    

    凌天来的并不算早,当他和张恺风秦明月等一行十几人到的时候,广场之上,已经聚集很多人了。

    

    虽然距离拍卖开始尚有一段时间,但遁光无数,许多武者还在匆匆赶来,今日云州城高手无数,遁光如潮,显然云顶是想借着前日武道大会的余热,来举办这一场拍卖会了。

    

    见此场景,让凌天也微微咋舌,暗道这云顶商行究竟要拍卖多少东西,至于吸引这么多人么?

    

    连云州城土著张恺风都有些惊讶,“怪了,从没见过云顶搞这么大排场的拍卖会,年底促销?”

    

    秦邵阳耸耸肩,”真没准,感觉现在云顶商行上下都急匆匆的,而且据说拍卖行里,确实有不少东西都在降价处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

    

    “不至于,以云顶的财力,除非云州不保了,否则不会这般做派。”叶凡却道。

    

    “但是不可否认,这此拍卖会的人这么多,想来拍卖的东西也一定不同凡响,价格也一定高出平常的几倍了...”秦明月道。

    

    今天,凌天只穿了一身紫云宗的寻常弟子服装,被众人簇拥着走进广场,虽然他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但看起来,还是脸色煞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没办法,他虽然不想,但却还是要装成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据说,到现在,被他重创的那些天骄,都未曾在云州城露面,若是他若无其事的现身,就实在让人生疑了。

    

    但尽管凌天刻意低调,但那浑身上下所隐隐弥漫开来的气质,还是让人为之侧目,人群见到凌天,纷纷让开一道道路,直达拍卖大殿门口。

    

    现在的凌天,足以让人敬畏。

    

    左右的张恺风和赵罕等人,也都与有荣焉,昂头挺胸,扬眉吐气了。

    

    “独孤问天?他回来了?”

    

    “军中竟然也来人了!”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尖叫声响彻起来。

    

    “真的是,上一届的问鼎大榜榜首,擎天宗独孤问天,他不是随军镇守边境么!”

    

    这道尖叫声,立刻像是一枚惊雷,让广场上的众人,为之震动起来。

    

    “独孤问天,这个小恶魔,据说从军三年,立功无数,如今已然晋升六品上‘宣威将军’了!”

    

    “不仅仅是独孤问天,你看他身后,好像云州军四大军团的不少年轻将军都来了,最差的都是游击将军,曾经各大势力的天才翘楚啊!”

    

    “切,你们消息不灵通,据我所知,他们是今日凌晨入城的,说是正好到了三年的回城述职之日!会不会有好戏看?前日的武道大会,他们各自的宗门和家族,可都被凌天打脸了啊!”

    

    “好戏不知道,这群翘楚来了,都不差钱,我们想要拍到好宝贝,难了!”

    

    “……”

    

    武者们议论纷纷,同样也有不少的人,将目光落在了凌天的身上。

    

    曾经的天才翘楚,遇到如今的问鼎大榜榜首,不知道会有什么火花。

    

    凌天面色病态的平静,眼神看了过去,果然在后方排开的人群中见到,一名身穿淡青色战甲的青年,龙行虎步,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走来。

    

    凌天的瞳孔一缩,立刻将这名青年全部看破。

    

    七品武魂,浑身弥漫着强大的刀意和血腥之气,一身修为更是达到了金身中期巅峰的地步。

    

    这三年前的问鼎榜首,果然名不虚传,实力要比越擎苍强横不知多少倍。

    

    就连张恺风,见到独孤问天,气势都不由自主的消减下去,没办法,三年前,他就望尘莫及,如今更是如此。

    

    只不过就在此时,独孤问天一行人的身形一顿,目光朝着凌天看了过来,语气淡然:“你就是凌天?”

    

    这一刹那,原本火热的广场都死寂了下去,所有弟子都屏气凝神,眼睛不眨的看着这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