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94章 一笔巨款 十亿灵币!
    “我早就观察了,这小子貌似不怕丹毒,好了,既然他无甚大碍,我便走了...”

    

    苏月如的表情不多,身影几个闪烁,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

    

    而此时,吞服了化生丹的凌天,身上的伤口迅速凝固结痂,恢复的速度,让人瞠目结合。

    

    见此,李克顿时松了口气,他能感应到,凌天冰冷的身躯,渐渐有些温度起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赶紧带凌天回宗门坊...”

    

    李克深吸一口气,裹起凌天,亲自带着凌天消失在了擂台之上。

    

    ........

    

    “咳咳...”

    

    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了,房间内烛影摇晃,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药香。

    

    窗外漆黑一片,原来已经入夜了。

    

    凌天晃了晃有些僵硬的脖子,胸口处痒痒的,俯身看去,龙纹战衣已然不见,浑身包的好像一个粽子。

    

    赶紧内视,当看到浑身经脉已然恢复的七七八八,丹田气海也毫无异样之后,凌天这才放心的喘了一口大气。

    

    这次和云扬一战,他并没有施展百分百的实力,所以这伤其实并不重。只是耗损太大了,气海因为有雷泽的缘故,倒是恢复的极快,但是神念却不是那么好恢复的了。没有个十天半月,别想恢复如常了。

    

    “凌天,你醒了...”

    

    门推开,一抹清凉的月色,被秦明月的倩影带了进来。

    

    看到凌天醒来,秦明月的俏脸上,顿时拂过一抹华美的喜色,赶紧坐在凌天的床边紧紧攥着他的手。

    

    “嗯。让你们担心坏了吧?”凌天讪笑道。

    

    “你还说呢,你整个人和血葫芦似的躺在那里,差点就把我们吓死了!”秦明月用力在凌天的虎口处掐了一下,而后有小心的揉了揉,佯怒道:“谁稀罕那个什么问鼎大榜的榜首,你非要去争嘛?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知道会有多少人为你伤心难过,你已经足够努力了。凌天,我真的不想要你有事...”

    

    “明月,我明白...”

    

    凌天反手将秦明月的手攥住,“但是你知道,我肩上的担子,我不抗,没人能抗。但我保证,我会保护好自己....”

    

    知道自己劝不住凌天,秦明月摇摇头:“我一直在,我们也都在,我保护你,不顾一切....”

    

    “嗯...”

    

    凌天摩挲着秦明月的手,抿着嘴,只说了一个字。

    

    但重如山岳。

    

    “对了,我昏迷了几天?”良久,凌天问道。

    

    “你并没有睡很久,就几个时辰而已,苏长老的丹药效果甚好,白花谷主也刚走。对了...”秦明月一拍额头,“看我险些忘了,宝蕴楼李前辈一直镇守驻地未曾离开呢,你醒了,应该见见前辈...”

    

    “什么?他一直没走?”

    

    凌天一愣,没想到李克竟然对他如此关怀备至,顿时心中一暖,从床上忍痛挣扎起来,“快带我去见...”

    

    “凌天...你有伤在身,这是做什么,快快回屋......”

    

    站在院子里负手望月的李克,见凌天被秦明月搀扶着出了房间,赶紧迎了上去,丝毫没有前辈的架子。

    

    “这...”

    

    “这什么这,你和我之间,无需这些...”李克不由分说,直接将凌天推了回去。

    

    “那,我去前面招待下其他人...”秦明月识趣的告退。

    

    房间内,只剩下了凌天和李克。

    

    李克坐在桌前,自己给自己到了杯茶,看向凌天,“不错,不错...”

    

    “前辈,就不要再夸我了。小打小闹而已...那...太初武魂,您可是...”凌天赧然。

    

    李克闻言,得意一笑,“太初武魂的事自然妥当,我们已然鉴定完毕,那石头,就是我们要的东西!凌天,这次你立下首功!”

    

    那块石头已然在宝蕴楼被切开,确定就是太初武魂!

    

    “凌天,这是上头给的一点儿小意思,虽然不过黄白之物低俗了些,但仅仅是些意思....”

    

    说着,李克竟然直接掏出一枚戒指,给凌天扔了过去。

    

    “嗯?”

    

    凌天一愣,一时间不明所以,但还是将那戒指抓在手中,戒指没有认主,神念直接深入其中,在看到其中的东西时,饶是凌天,瞳孔也是猛然一缩。

    

    灵币!满满的全是灵币!

    

    这戒指的空间并不大,但却堆满了闪闪发光的灵币,而且还都是中品灵币。

    

    甚至在其中,凌天还见到了十几块流光溢彩的上品灵币!

    

    粗略的算了下,不算那些上品灵币,这戒指中,单单中品灵币,就有十万块!

    

    也就是十亿下品灵币!

    

    这,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李前辈,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凌天抬眼望去,怔然。

    

    “当然是给你的了...”李克笑道。

    

    “不,晚辈不能要,您多次为晚辈挡下灾祸,这灵币,晚辈万万不能要...”

    

    虽然凌天也知道,那太初武魂的价值是无法用灵币来衡量的,但他感觉那个东西对他没多大用处,而且李克多次救他,完全值了。

    

    “凌天,你万勿推辞。我救你,其实更多的是出于我本意,而这灵币,是上面,给你的一些犒劳...”

    

    “而且区区十亿灵币而已,在外人眼中或许是一笔大财,但对王庭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数字。你收下便是,总有你用的着的时候!”

    

    李克摸着胡须,“两天后云顶商行有一个超级拍卖会,机会难得,你大可以去消费一下的嘛!”

    

    “这....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听李克如此说,凌天也不再推却,只好收下。

    

    之前在道场内,他把自己的灵币都挥霍了,手里没钱,确实心中没底。

    

    “哈哈,这才对么!”

    

    李克满意的点点头,又道:“另外,你是这届问鼎大榜的榜首,按规矩,你应该到军中报道的!”

    

    “但你几乎得罪了整个云州武道,军中不比云州城,里面龙蛇混杂,你现在入军,必然会有人对你不利。”

    

    “不过,我们已经将你的功劳上达天听,我想,短则十天,长则一个月,王庭便会下达诏令,让你入京觐见。我也会帮你向军中告假,你便以养伤为由,休息一个月吧!”

    

    正版2首%_发c

    

    “你别急着说话...”见凌天眉间一挑,李克又道:“我知道你什么都不怕,但要避免一些没必要的麻烦,你去和那些人打交道,也无非是浪费时间,你听我的,我不会害你...”

    

    “好了,你休息吧,这段时间,我自会全程保护你!”

    

    李克说完,拍了拍凌天的肩膀,便轻笑着离开了。

    

    “军中,云州...”

    

    “依依,我就快要见到你了么...”

    

    凌天半靠在床上,目光之底,闪过一丝希翼和...忐忑。

    

    军营,云州,他迟早都要去的,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