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93章 重伤
    高台之上,寂静的相当可怕。

    

    谁都没有料到,这凌天和云扬一战,竟然如此惨烈。惨烈到,两人双双倒地,到了那最后一秒才分出胜负。

    

    无论是那凌天,还是云扬,都是不败之身。

    

    最终,还是凌天笑到了最后。

    

    高台上,一众大宗师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一幕,眼中神色无比惊愕。尤其是那拦下李克的辛卯和萧晟,张大了嘴,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幕。

    

    输了……

    

    盛誉云州的世子云扬,输了!

    

    而且输的如此彻底!

    

    就算已然进阶金身,拿出深藏的雾隐刀和雾隐刀法,仍旧没能将凌天击败。

    

    这个结果,如果不是真真的摆在眼前,谁能相信?

    

    直到问鼎大榜上,凌天金灿灿的名字一直闪耀到大榜回落,被云侯接在手中。

    

    众人这才将议论声爆炸开来。

    

    一个微末宗门剑奴出身的凌天,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便豪取云州武道含金量最高的三个榜首,这在千年来,都是第一次。

    

    “散了吧!”

    

    云侯的声音从高天滚落,卷起广场上的云扬,便化作一片云雾,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惊虹剑立功了,这地器之下的第一灵剑,已然自生灵智。凌天,有一把好剑啊!”岳鼎仑叹息一声,在赞叹,也像是在羡慕,还有自嘲。

    

    高台上,一众法相大宗师瞧着那倒在擂台废墟边缘的凌天,内心深处也是颇为感慨。

    

    这武道大会开始之时,谁能想到,会有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人,力挽狂澜。

    

    先是莫名其妙的拿下了前两轮的榜首,而后在排名之战上,放言以一人之力,护佑队友,敌对整个云州年轻一辈,更是以一战群雄,连败云州各路天骄,一个不留。

    

    进而又在和云扬的交手中,以凝魄后期的修为,战胜了几乎金身境的对手。

    

    可以说,是整个云州天才在车轮战凌天!

    

    但就是如此,都没能将其从问鼎大榜的榜首上拽下来。

    

    此等战绩,堪称逆天。

    

    让以往所有武道大会,都黯然失色。

    

    想那云扬在身为云侯府世子,早已声名鹊起,集万千声誉于一身。一手刀剑双绝,无人能出其右。年岁还未从超过双十,便能有如此实力,潜力惊人。

    

    早已被人认为,是未来数百年内,云州武道第一人,而后顺利接掌云侯府。

    

    可现在,年纪比云扬还小些的凌天,这出身紫云宗的剑奴凌天。却以更强悍的姿态,踩着本属于他的荣耀,为紫云宗,为他自己,赢得了万众瞩目的荣耀。

    

    正{版《`首☆t发6

    

    毫无疑问,这凌天的声名,也必然会如旋风般传遍整个云州,进而在整个南唐崭露头角。

    

    “凌天!”

    

    李克顾不上许多,直接掠到擂台上,将昏迷不行的凌天扶起...

    

    伴随着阵阵晚霞浸染的微风拂过擂台,大战的余波,一点一点被众人消化着。

    

    几乎是惊醒过来的瞬间,被震飞张恺风苏汀和观众席上的秦明月等人,便都冲上了废墟。

    

    高台上,也有两道身影,腾空而起朝着场中飞了过去。

    

    正是百花谷的谷主莫晓琪以及丹会大长老苏月如。

    

    秦明月和苏汀两道?倩影同时赶到,神色紧张,当看见躺在李克怀中的凌天时。秦明月脸色一变,虽然她在无回谷和天合山见过重伤的凌天,但这次见凌天遍体鳞伤,金衣染血,几乎成了血人,顿时便哭了出来。

    

    她从没想过,凌天为了这个榜首,会伤成这样,那胸口上好似要将凌天斩为两半的刀伤,疼在她的心上,痛的无法呼吸。

    

    苏汀瞧得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也是俏脸大变,眼中充满担忧。

    

    “师父,你快快救凌大哥,一定要救他!”

    

    苏汀攥着莫晓琪的手,慌张道。

    

    “李楼主,这个我在行,让我看看吧!”

    

    莫晓琪点点头,看向李克。

    

    她是百花谷谷主,精通丹医一道。

    

    “好!莫谷主请!”

    

    李克闻言,也赶紧让开身子,他第一个冲下来,实在是担忧之心太切,疗伤这事,他真的不在行。

    

    莫晓琪伸出雪白的玉手探在凌天的手腕上,感受到其体内那等凌厉阴寒的刀意,神色立刻凝重起来,一旁的众人顿时忐忑不已。

    

    不过,片刻之后,莫晓琪眉头却倏然舒展开来,并且轻疑道:“嗯?”

    

    “怎样?凌天可是有危险,他的武道根基...”李克见到莫晓琪面露异样,当即心中一紧。

    

    他如今对凌天可是寄予厚望,若是凌天因此一战而武道前程有损,那他真要心疼死。

    

    周围的张恺风秦明月等人的心,也都跟着提了起来。

    

    如今凌天已经站在了云州年轻一辈的巅峰了,若是出事,他们无法接受。

    

    “不,凌天的武道根基没有任何问题,诸位放心...”

    

    莫晓琪收回手,灿然一笑,解释道:“我之所以惊讶,并不是因为凌天的伤,而是因为他这肉身的恢复能力,还有,他体内的雾隐刀意,正在被慢慢的清出体外,简直匪夷所思...”

    

    “哦?”

    

    李克挑眉,也看向凌天的伤口,赫然发现,那狰狞的血口,竟然慢慢的修复着,虽然不快,但肉眼可见。

    

    “其实凌天之所以能在云扬世子最后一剑的时候不败,就因为他这肉身极其强悍了,如今,我更是断定,这小子不仅修炼了高明的内功心法,还兼修了神秘的炼体法门。嘿,这等炼体法门,估计要让密罗宗的那些老和尚们羡慕死...”莫晓琪摇摇头,笑道。

    

    “哎呀,师父,你怎么还笑呢,赶紧给凌大哥疗伤啊...”苏汀急道。

    

    “你这丫头,你师父我出来的急,没带什么好的疗伤丹药,寻常丹药,对小子的伤用处不大,等我这就回去取...”

    

    “不必了,我这有几粒化生丹...”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未曾说话的苏月如手掌一番,出现一尊玉瓶,倒出粒红色的丹药,塞入凌天嘴中。那丹药入口即化,无需嚼动,瞬间流入凌天体内,与经脉中游走起来。

    

    五品上化生丹!

    

    “苏长老好大的手笔,好在这凌天的体质强悍,不然容易被你给疗死呢...”莫晓琪毫不顾忌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