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91章 一剑扫六合 一指荡九天
    好像已经能看到,凌天在这一刀之下,被劈的四分五裂。

    

    那等惊世骇俗的威势,在不停的酝酿着,伴随着这等威压的落下,擂台上的凌天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一旦稍有马脚露出,顷刻间,便会遭受雷霆一击。

    

    可他的心,他的剑,在这磅礴压力之下,却没有丝毫慌忙与紧张。

    

    在他的双眼中,滔天战意,汹涌澎湃,体内十万剑影,与此时此刻疯狂颤鸣起来。幽暗中,直接破体而出,弥漫在他身周百丈方圆,好似一道无形的屏障,任何细微变化,都逃不过凌天的感应。

    

    而他手中的惊虹剑身之上,悄然融入一道金灿灿的雷火之光,剑身内的雷龙一口口将那金雷吞下,龙身的光芒愈发璀璨,在这幽暗中终于迸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黑暗中,不在只有云扬那一抹幽寒的刀光。

    

    “雾锁寒江!”

    

    突然间,幽暗中陡然传来一声爆喝,云扬这恐怖的一刀终于劈了出来。

    

    惊天巨响中,那遮天蔽日的云层陡然沸腾,暴戾而幽寒的一刀,爆发出隐晦的光芒,以极尽诡异的方式,劈砍了下来。

    

    轰!

    

    这如同九幽之芒的刀光,斩入云雾,便彻底消失不见。

    

    半空中,云扬那张俊逸的面孔,在这幽雾的映衬下,仿佛凝固了一般。那黑暗中闪烁模样,竟如魔神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雾锁寒江,这霸道而冰冷的一刀,刚刚发动时,那恐怖的刀意,是那么的惊心动魄,但落下之后,却陡然消失在众人的感应之中。

    

    “隐雾无形!果然是大成的雾隐刀意!世子并不只是剑道天才,在刀道之上,才是真正的年轻一辈第一人!”

    

    观战者?中,刀客心砰砰直跳,对于雾隐刀,他们自然知晓。今日见到这杀招的风采,才恍然大悟,这刀法为何会有如此声名了。

    

    如此霸道的刀气神出鬼没,想想都害怕。

    

    “来得好!”

    

    可谁都没有料到,如此诡异骇然的一刀下。

    

    擂台上,却响起了凌天一声兴奋的呼喝。

    

    此时,擂台上的凌天,眼中暴起阵阵精芒,心中战意激昂澎湃。

    

    早已将凌天百丈内封锁的十万剑意,早就感应到了那股刀意的路径。

    

    就算能逃过他神念的探查,但怎能瞒过十万剑意?

    

    这一刀威力前所唯见,倒也值得凌天祭出这最后一剑了。

    

    “我有一剑惊虹!斩浮云,扫六合!”

    

    “我有一指纯阳,凌九天,荡八荒!”

    

    “任你诡秘幽暗又何妨,我一剑,破之!”

    

    “追星逐月,剑指合一,斩!”

    

    整个广场之下,凌天的声音犹如惊雷震世。

    

    而在话音落下之时,云雾之中有光熠熠生辉,犹如金雷,犹如大日。

    

    这剑光一出,漫天云碎!

    

    璀璨的光芒,以极尽霸道的方式,斩向天穹。

    

    轰!

    

    顿时间,这辽阔的擂台,与这一刻,尽数被这刀光剑影笼罩。残破的地面于此刻,被照耀的熠熠生辉,幽暗一扫而空。

    

    这如雷日般的一剑,裹挟着漫天碎裂的乌云,轰然而起。

    

    轰隆隆!

    

    出剑的刹那,一道炸雷般的怒吼,轰然响彻。周身两侧地面陡然爆裂,升腾起一条数百丈金色雷龙。

    

    凌天持剑,横空而起,伴随着此等声威,一剑刺出。

    

    咔擦!

    

    剑锋所指,似有光芒碎裂,清脆的声音响彻云霄。那刚刚隐没在云雾之中的雾隐刀气,直接被斩出原形,一刀一剑,对撼在擂台之上。

    

    霎时间,耀眼至极的光芒如同日光炸裂一般,闪耀在众人眼中,让这一刻,许多武者直接失明。

    

    “怎么回事?”

    

    惊呼声暴起,这等情况,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实在有些无法预料。

    

    先是云扬以雾隐鬼寒之刀,让这擂台的,笼罩在幽暗中。

    

    可这等令人几乎顶礼膜拜的刀光,在消失片刻之后,便被那笼罩在阴云中的凌天。

    

    1酷匠;、网首@v发¤

    

    一剑,劈了个正着!

    

    “被凌天发现了,这怎么可能?他能感应到世子大成的雾隐刀意?”

    

    “不对,这凌天的一剑,似乎比之那雾隐刀意,还要强大,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先天剑意?”

    

    “先天剑意?!这更不可能,那天生的剑意,在云州已经数百年未曾出现了!”

    

    “不然如何解释,这凌天没有铸就金身,剑意却足以匹敌世子的大成刀意!”

    

    一群剑客和刀客争论不休,连高台上的大宗师们,也沉吟不语,可眼睛,却一直盯着擂台,未曾离开。

    

    刀剑争锋,完全是针尖对麦芒。

    

    黑暗中,两股惊世骇俗的,让人震撼无比的杀招,在半空轰然相撞。

    

    刀与剑撞击的刹那,隆隆巨响声中,黑暗瞬间弥散。众人连忙抬眼看去,就见那擂台上,金衣染血的凌天和蓝甲遮身的云扬遥遥相对。

    

    两股可怕的气势完全交错在一起。元气激荡,飞云碎裂,金雷翻飞。

    

    恐怖的余波宛若实质,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八方横扫而出。

    

    罩在擂台周围的阵法,在瞬间,就直接被余波破碎。

    

    两人的这终极一招,已然超出了擂台阵法的承受极限。

    

    “糟糕!”

    

    擂台周围的武者甚至远处距离最近的观众,顿时脸色大变,那余波太过惊人。眨眼之间,就将这本已残破的擂台,彻底冲击成废墟,而后去势不止,朝着观战席冲去。

    

    “逃!块!”

    

    嘭!

    

    那余波横扫之下,诸多避之不及的观众,当场吐出鲜血,被震飞出去。

    

    慌乱中,观众席上,各大宗门世界的金身宗师,纷纷出手,这才压制住了这狂暴不羁的余波。

    

    许多人后怕不已,脸色刷的一下全都白了,震撼无语。

    

    两大杀招的恐怖余波,都如此凶悍,那作为擂台中心的两人,承受的威力,又会如何?

    

    一念及此,许多人心中还感到颤栗起来。纷纷看向擂台。

    

    砰!

    

    战台废墟的中心处,正面硬憾的两人,各自承受着无与伦比的攻势。无论是凌天霸道凌厉的剑,亦或者是云扬诡异强横的刀,都可怕之极。

    

    又是一声宛若雷鸣般的巨响,两道身影犹如流星般各自震飞出去,好似断了线的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