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86章 云扬,该你了!【三更】
    “凌天!”

    

    秦明月一双玉手,放在傲人的胸前,有些喜极而泣。

    

    “这怎么可能!”

    

    出城的马车上,越擎苍瞧见凌天的身影,心情激动之下,一口鲜血又是喷了出来,伤上加伤,再度昏死过去。

    

    “凌天,你果然够狠!”

    

    场外,程三金咬牙切齿,他其实早就知道飞出的那个人,是程飞宇。

    

    但身为云侯之人,他不能擅自下去,而且程飞宇身上有防身的东西,就算重创,也绝不会被废。

    

    “真的是凌天!”

    

    “三人联手围杀,不仅未死,反而接连落败越擎苍和程飞宇,这……这些还是我们云州的顶级天才嘛?!”

    

    “云州百年以来,也就云扬世子能与他相提并论了吧。”

    

    “这凌天真的不简单,很难想象,他出身紫云宗。”

    

    观云台上万众惊呼,之前小声的议论,彻底沸腾起来。

    

    马车上,越穹的脸已经麻木,没有一丝生气,之前的快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无尽的苦涩。

    

    该死,怎么会这样!

    

    半响之后,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有些疯癫,似乎下定某种决心。

    

    宝蕴楼李克微微一笑,眼中闪过抹赞赏,虽然早就看清败的人是程飞宇。可亲眼看到,凌天一身傲骨,站在这擂台之上,孑然独立,仍然有些激动。

    

    “此子不错。”

    

    “武道可期。”

    

    左右一众大宗师,同样是频频点头,难掩赞赏之色。一个公认的小白脸,谁知道竟然逆势翻盘,不仅顶住了三人的围剿,甚至连败两人。

    

    “不过,貌似不只是败了那程飞宇一人呢!”

    

    这时,高台上的莫晓琪突然出声。

    

    众人闻言,都看向一旁的辛卯,果然,后者的脸色已然极差。

    

    擂台上,凌天仍旧保持这手指前伸的动作,但他身前的辛子昂,却已是呆若木鸡。

    

    凌天的纯阳指,已然消散掉了。

    

    但辛子昂身上的金色火焰,却还在徐徐燃烧。

    

    此时,辛子昂一脸寒水,他衣衫内的宝甲已然碎裂开道道裂纹,也正因为此,他才没有和程飞宇一样凄惨。

    

    凌天并没有直接将辛子昂飞出擂台,更是将他禁锢在了那里。

    

    “服么!”

    

    凌天点在辛子昂的胸口上,居高临下。

    

    “凌天,你少在我面前猖狂,这次败给你,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掌握自己的力量,你等着!”

    

    辛子昂心中羞怒,龇牙道。

    

    “那没机会了!”

    

    凌天摇头,五指弯曲,倏然紧握,游龙拳,直接轰出,震在辛子昂的宝甲之上。

    

    “啊!”

    

    后者一声惨叫,护身的宝甲阵法已然损坏,根本无法完全承受游龙拳的威力,他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震飞了出去。

    

    辛子昂,也败了!

    

    此时此刻,擂台之上,只剩下凌天一人,让人仰望。

    

    “子昂!”

    

    高台上,辛卯惊怒,飞临而下,将辛子昂凌空接住。

    

    此时辛子昂口鼻溢血,已然被震的昏迷了出去。

    

    辛卯连忙检查辛子昂全身,发现只是内伤严重,经脉和气海都未曾被毁,他这才暗暗出了一口气。

    

    有越穹的前车之鉴,辛卯也不敢在云侯面前放肆,只是怨毒无比的瞪了凌天一眼,便将辛子昂送到辛家人手中疗伤去了。

    

    凌天将手指收回。

    

    他并没有动杀心,至少现在的程飞宇和辛子昂在他眼中,不过是自大的纨绔,但若是他二人不知死活,他下次,不介意送他们归西。

    

    这次武道大会,禁止死伤,他不得不受制于王庭和云侯。

    

    但辛子昂和程飞宇两人没有被废,还是让凌天明白了,这真正世家的顶级子弟,身上的宝贝,实在太多了。可谓丰收至极。

    

    虽然他只是用金暴炎施展了纯阳指的第一重,但能如此挡下,也确实能配上是云州顶级翘楚。

    

    “云扬,该你了....”

    

    就在广场之上议论声渐渐落下的时刻,凌天转身,缓缓握住腰间的剑柄,向着台下那抱臂而立的云扬。

    

    “问鼎榜首就在这里,你想要便上来拿!”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凌天的话音一落,顿时又掀起轩然大波!

    

    接连挑翻了越擎苍、程飞宇和辛子昂,终于在这个时候,凌天将目标,转向了云侯世子!

    

    虽然,凌天和云扬注定终有一战,但没想到,却还是凌天主动挑战。

    

    “呵呵,终于有好戏看了啊!”

    

    观众席上,独孤剑寒握着自己的黑剑,看向一旁的杨少游,“凌天这小子够狠,但是这榜首之位,他绝对守不住!”

    

    “哦?是么....”

    

    杨少游挑眉,“不见得吧,你可别忘了,凌天可还没尽全力呢...”

    

    微笑中,杨少游拾起桌上的清茶,小酌一口。

    

    “哼,那就走着瞧好了!”

    

    孤独剑寒神色一滞,只是冷哼一声,回身看向擂台。

    

    擂台下,面色淡然的云扬,一点点的冷峻下来,双手也放下,看向擂台上的凌天,“你从来都不是榜首!”

    

    脚下一震,云扬的身影忽然淡化,好似化成了一团淡淡的云雾,而下一刻,便已然到了擂台之上。

    

    如此身法,当真玄妙!

    

    比之之前的辛子昂等人,简直不再一个等级之上。

    

    “世子就是世子,厉害!”

    

    “是啊,这些凌天那身法武技,就不会站便宜了吧!”

    

    “他哪里会是世子的对手,能成为武道大会问鼎第二,已经很不错了!”

    

    “没错,况且这凌天连战数局,气海内的元气储备,应该所剩不多了。”

    

    云扬刚上台,周围便是一阵赞叹之声,对于凌天,自然是看衰的。

    

    凌天眼神微眯,对于云扬,他从没轻视过。

    

    (*Z首}发ER

    

    一个能够将棍法武技都炼就的炉火纯青的人,天资优卓,已然冠绝云州了。

    

    这身法武技,也足以超越他的乘风游。

    

    铮!

    

    手中轻磕,紫鞘内,金雷之光乍现。

    

    “我有一剑,名曰惊虹。”

    

    “请,赐教!”

    

    音落,凌天陡然拔剑,直指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