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83章 摧枯拉朽 废越擎苍 【三更】
    等伏魔棍的气势积蓄完毕,凌天眼中精光爆闪,狠狠一棍便落在辛子昂的剑气之上。

    

    “伏魔压顶!”

    

    嘭!

    

    在气吞山河的龙虎之威下,携带着金钢罗汉般的浩浩威能,这一记伏魔棍,将辛子昂的剑气直接击溃,雄浑的元气,落在辛子昂的战衣之上,轰鸣震颤。

    

    其上的护体阵法,当场溃散,化为星点般的火焰,闪落一地。

    

    辛子昂大吃一惊,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震退百米后,半空中一个倒翻,伸手拍在剑柄上。与半空中,旋转好几圈,才将凌天棍影中蕴含的元气能量,堪堪消化。

    

    但棍影仍旧未散,被辛子昂消耗大半之后,砸向另一侧的越擎苍。

    

    铛!

    

    ¤H最新@章+T节49上%酷$U匠xf网

    

    早就手上的越擎苍根本不敌,?嘴角溢出丝鲜血,他被这一棍再次震飞百米。可狂退之中,之前积累的伤势,随着一口碎血,尽数吐出,气势骤减。

    

    “再接我一棍!”

    

    青火之光爆闪中,开启七品青骢狮武魂的程飞宇,呼啸而至,一棍轰出,隐约间有狮吼咆哮,带着万斤之力,轰隆而至。

    

    “呵呵,好棍法!”

    

    凌天放声狂笑,他浑身上下畅快淋漓,胸腔之中,热血激荡,豪情汇聚。

    

    “这家伙,真是可恶……”

    

    辛子昂眼中闪过抹异芒,完全没料到,凌天刚刚接完三大杀招。居然还有如此强悍的战意,眉宇间,肆意的锋芒,张扬不羁,略显青涩的面孔,完全没有一丝怯弱和畏惧。

    

    异芒一闪而逝,五指紧握宝剑,涌动的炎芒再度汇聚,闪身杀了过去。

    

    嘭嘭嘭!

    

    大战之地,腾起的火焰中,在三人激战之中,似乎再也没有落下。余波中汇聚的各色元气,散落出去,反而让这升腾的战火,越烧越旺。

    

    不消片刻,开启武魂的程飞宇和辛子昂围攻凌天,便轰出不下十招。

    

    招招致命,毫不留情,凌天靠着乘风游和飞炎,与两人周旋。偶有反击,同样如雷霆般迅捷,让人不敢有丝毫大意。

    

    预想之中,几人联手,一个照面就能挫败凌天的场面。不仅没有发生,反而被他彻底稳住,而且让人不可肆意的是,凌天仍旧未曾拔剑,也从未释放武魂,甚至隐隐的,还能看出凌天连元气都没全力催动。

    

    这也让两人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嘭!

    

    又是几招之后,凌天闪身到一旁,负手而立,战衣璀璨,纤尘不染。

    

    “玩够了!”

    

    凌天深邃的双目,闪过抹一缕冰冷的锋芒,怒视两人。

    

    几番交手下,程飞宇和辛子昂脸上原本的讥嘲之色已然早就不见,他都已深知凌天的强悍。

    

    对方衣着光鲜,但自己身上或多或少的伤痕,便是最好的例证。

    

    “凌天,你终究要滚出云州武道!”

    

    毫无征兆,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凌天身后,一道更为强横的雷芒刀刃,携带着暴戾的气息,朝话音刚落的凌天狠狠落了过去。

    

    是越擎苍!

    

    这最先被凌天轰飞的擎天宗首席,一击苍雷斩不成后,便悄然隐藏起来等待机会。

    

    这次更是抓住机会,豁然偷袭。

    

    蓄势待发的一刀,分明预谋已久。而且他身上的元气暴动而紊乱,赫然是吃了尨象丹之后的模样,这一刀榨干了越擎苍的所有战力,就算是程飞宇和辛子昂面对,也不可能从容接下。

    

    “找死!”

    

    凌天眼中闪过抹怒气,狂喝声中,意海之中,神念奔腾而出。气机牢牢锁定凌天的越擎苍,顿时让其为之一怔,在他的感应中凌天的真身竟然无法捕捉。

    

    乘风游,!

    

    朦胧一片的幻影中,双金翅腾起大日般的刺眼金光,凌天如昊日腾空,一飞冲天。

    

    必杀的一刀,落下之时,斩了一空,越擎苍的心当场就沉了下去。

    

    “死!”

    

    不给他逃走的机会,如日般落下的凌天,反身一拳就将轰在其胸口上。

    

    咔咔!

    

    肋骨寸断的声音响起,越擎苍的胸前直接被轰塌陷,人如沙包一般窜了出去,摔落擂台,气息萎靡。

    

    呼哧!

    

    台下众人眼中,擂台上只是闪过两道金雷光芒,便突然飞出一人,顿时全场惊呼!

    

    “是越擎苍!”

    

    等那道身影砸落在地上,崩裂石板拖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停下时,众人这才辨认出早已经衣甲褴褛,浑身浴血的人,正是越擎苍!

    

    这个武道大会之中,仅剩的擎天宗首席大弟子,从上台到被凌天轰下擂台,一招都未曾命中凌天。

    

    而在第三拳,终于被凌天砸了下来。

    

    如此看来,前两拳,对方根本就没有认真对待。

    

    “苍儿!”

    

    高台之上,越穹身影一闪,下一刻便到了擂台之下,扶起烂泥似的越擎苍,伸手在其身上一探,顿时暴怒。

    

    “凌天,你竟然毁了我孙儿的经脉和气海!”

    

    越擎苍是他的亲孙子,从小便被他静心培养,从不能让他受一点委屈,如今,却被凌天打的如同一条死狗,而且根基被废,从此武道渺茫!

    

    擎天宗的年轻一脉,就此断绝。

    

    新仇旧恨之下,越穹怒不可遏,放下越擎苍,法相大宗师的气势爆发,扰动风云!

    

    元气凝成一道利爪,就要撕开阵法,抓向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