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80章 不再隐忍 绝对碾压
    更a新C最#快上

    

    “嘶!这凌天的剑道造诣能如此深厚?”空也子蹙眉。

    

    “到也没那么夸张,只是宇文庭的剑法太注重形,反而华而不实,漏洞百出!”丹会苏月如也说道,“但是不可否认,两人在剑道上,差的太远!”

    

    果然,她的话音刚刚落下,擂台之上的那一朵还未成型的雪莲,便凋零了...

    

    “呼呼...”

    

    擂台上,宇文庭的武魂之力已然消散,他提着踏雪剑,喘着粗气。

    

    额头上,竟然伸出了一层致密的汗水。

    

    此时,他的眉头,却是紧紧蹙起。

    

    “为什么...”

    

    他面前空无一人,他说话,就好像在自言自语。

    

    “不可能,我的踏雪无痕,绝不会落空...”

    

    虽然心中极不愿去相信,但事实,就摆在宇文庭眼前。

    

    “剑,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看的,你领悟的不是剑意,而是风雪之意!剑意不可循,但风雪痕迹,却太容易抓了...”

    

    这时,从宇文庭身后,凌天波澜不惊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我不会输,我宇文庭,我白衣剑宗,绝不会再败给你!”

    

    宇文庭陡然一声大喝,踏雪剑化作一掉寒光,回身一剑便刺向身后的凌天。

    

    距离如此之近,宇文庭的这一剑,剑意还未消散,简直如同疾风暴雪,剑啸嗡鸣,速度快到了极致。

    

    这一剑,宇文庭完全放弃了剑招和所有,浑身上下的意志,全都凝注在踏雪剑上。

    

    这一剑,是孤注一掷,放弃所有防御的剑!

    

    “铮!”

    

    不过,众人还未来得及惊呼,便听到那一声剑鸣戛然而至。

    

    风雪尽散,凌天站在擂台之上,左手负于背后,而右手却两指并拢,将踏雪剑的剑身,死死夹住。

    

    任由宇文庭如何挣扎,都不能挣脱!

    

    而踏雪剑的剑尖,距离的凌天的眼睛,仍有一尺的距离。

    

    又被破了...

    

    而且,凌天只用了两根手指。

    

    “执迷不悟,你也就只能如此了!”

    

    凌天冷哼一声,左手紧握成拳,一个弓步崩拳径直轰出,正中宇文庭的胸口。

    

    “啊!”

    

    一声惨叫,方才还心高气傲的宇文庭,就这般被凌天像沙包一般,一拳轰下了擂台。

    

    甚至从始至终,宇文庭的剑,都没有威胁到凌天的身体。

    

    凌天虽然没有用任何兵刃和攻击型武技,但剑道理解和身法上,却完全压制了宇文庭。

    

    这就像是一个武士,面对一个刚会走路拿剑的孩童一般。

    

    宇文庭泣血落地,周围的武者们良久之后才反应过来。

    

    但这次,却没有大哗之声,反而都是窃窃私语,或者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相同的是,他们看向凌天的眼神中,多了敬畏。

    

    “宇文!”

    

    战队中,只剩下了越擎苍一人,他将宇文庭扶起来,却道:“宇文,你这花架子也太不中用了,就这么败下来,也太丢脸了!”

    

    “你...我...噗!”

    

    原本宇文庭伤的还不重,但看到那越擎苍虚伪的表情,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被这猪队友气的直接昏迷了过去。

    

    “唉,我就说,这凌天,还是要交给我越擎苍!”

    

    越擎苍将宇文庭的身体放下,摇了摇头。

    

    “那你上来吧!”

    

    不料,台上的凌天,直接看向越擎苍,似乎对余擎天宗的挑战,他更着急一些。

    

    “你...你就这么着急被废?那我便成全你!”

    

    越擎苍脸色一沉,直接登上擂台。

    

    “诸位,今天的挑战,我看也就到此为止了!我就是想让云州的武者明白,侮辱我擎天宗的下场!”

    

    越擎苍先是向台下的众人大喝,好像在宣布这次挑战的胜利。而后,越擎苍又看向凌天。

    

    “凌天,我和那两个人不一样,我不和你比拼速度,我就是要用绝对的实力,碾压你!”

    

    越擎苍卸下背后的长刀,擎起直指凌天,“面对我,你该拔剑了吧!”

    

    “你也不配!”

    

    “我艹你大爷!”

    

    台下众人:“......”

    

    越擎苍还未开打,就要被凌天气死了,当即气势尽皆释放,半步金身的元气威压尽皆散开,席卷整个擂台。

    

    相比丁晨和宇文庭,第一宗门出身的越擎苍,在修为上,要远高于前两者。

    

    这一次,他就是想依靠绝对的修为和强横刀法,直接击溃凌天。

    

    在他想来,凌天修为不高,身法确实厉害,着了道,他也没把握。

    

    “吼!”

    

    越擎苍还不满足,双肩一震,一头七丈金爪雷狼仰天长啸,武魂之力融入其四肢百骸,让越擎苍的气海,顷刻间沸腾。

    

    一上台,越擎苍便状态齐开,雄浑至极的元气,犹如高山惊涛,轰隆隆向凌天横推而去。

    

    四溢开来的元气威压,甚至扰动了擂台的阵法,震起道道涟漪。

    

    见此,台下武者全都面色凛然,心道这越擎苍平素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但确实有嚣张的资本,这等雄厚凝实的元气,就是等闲金身,也比之不上了。

    

    “凌天,此刀名为苍雷,乃是为苍雷刀法所创,位列极品灵刀,我今天,就用此刀败你,生死由命!”

    

    此刻,越擎苍擎着苍雷刀,气势攀升到巅峰,狂霸傲然的看向凌天,临于半空,犹如君王俯视。

    

    “苍雷刀!”

    

    台下,张恺风咬牙切齿,上一届武道大会,他的罡雷戟,就是败在苍雷刀法之下,如今,越擎苍已然更加强大。

    

    比之古寒,强横绝不止一筹。

    

    “呵呵,越擎苍这是想欺负人了,不过,我觉得他要被欺负了...”姬无艳耸耸肩,没有半点儿紧张。

    

    擂台上,凌天的龙纹战衣被吹的猎猎作响,飞炎披风和他的一头乌发,肆意飞扬。

    

    “呵呵,就凭你,也想压我?”

    

    下一刻,凌天缓缓抬头,无惧迎面袭来的元气狂流,一双眼睛直视越擎苍。

    

    蓦然间,他沉寂的气海徐徐震动,一座九色基台,渐渐浮出气海表面,转动之间,气海上元气翻涌。

    

    好似睡虎睁眼!

    

    凌天的身体就好像战争机器开机一般,雄浑至极浩然磅礴的元气,顷刻间从凌天体内蔓延开来!

    

    这一次,他不再选择隐藏!

    

    他要告诉所有人,他凌天,也可以用元气,碾压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