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74章 出道场 又是第一!
    而凌天是很强,但偏偏又成了公敌,众矢之的,这不能不让李克为之担心了。

    

    “哼,装模作样,不过是一介家奴!”

    

    萧晟冷哼一声,又和越穹对视一眼,脸上,都闪过一丝笑意。

    

    这次萧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决定和擎天宗联手,虽然答应他们天器平分,天器以下所有收获皆归擎天所有,而且还会付给擎天宗十亿灵币的酬劳。这看起来是一次亏本的买卖,但只要王道兵刃到手,那些东西对于云顶商,不过只是一个数字。

    

    “云侯到!”

    

    这时,程三金跟在云侯身后,从阁楼内走出。

    

    “拜见侯爷...”

    

    众人都是起身行礼。

    

    云侯没有出声,伸手示意众人落座。

    

    而后双手虚脱,朝着云州下的雷瑟湖猛然一抬。

    

    顿时,镇压在雷泽湖上的八道阵旗,轰然破浪而出,冲天而起,被云侯摄入手中。

    

    而后没有了阵旗冰封的雷泽湖冰面上那巨大的漩涡,在瞬间解冻,疯狂的逆向旋转起来,一股股巨大的吸力,疯狂吸收着周围天地之间的元气!

    

    ......

    

    四周上下,皆是黑暗无边。

    

    不知天上地下,更不是远近,

    

    这种感觉足足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凌天才恢复了意识,这次传送的时间,明显比进来的时候,要长的多。

    

    凌天忽然感觉,这钧天道场,一定不再大陆之上,而且还是一个高速移动的状态。

    

    缓缓睁开双眸,凌天发现,此时他已经站在了云侯府的云州甲板之上。

    

    而且,他好像是第一个出现的弟子。

    

    “哈哈,凌天!”

    

    远处的高台上,传来李克畅爽至极的大笑。

    

    凌天闻声望去,发现云侯和一众法相大宗师,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特别是李克的眼神中,异常的激动和充满了希翼之色。

    

    李克的目光,一直在凌天身上,询问之意,极为迫切。

    

    不过,他见到凌天昂首站在甲板之上,冲他倏然一笑,微微点头。

    

    顿时,让李克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难道,凌天真的找到了武皇为之苦苦寻觅千年的太初武魂么!

    

    若是功成,届时他携太初武魂回京城,那将会是无上功劳。

    

    这百年来他所有的隐忍和备受的耻辱,都终将被洗刷干净。

    

    而他更是会被武皇重用,前途无限光明。

    

    想到这里,李克甚至激动的浑身都打着摆子。

    

    “我说李楼主,不至于吧,这凌天不过是活着出来了而已,没准他是妥协了,主动交出了那第一枚令牌!虽然这屈辱了一些,但总比死了强。”

    

    萧晟不屑的看了李克一眼道。

    

    李克完全没有将萧晟的话听在耳中。倒是中央云侯将两章卷轴递给程三金。

    

    “奉王庭武皇敕令,设问鼎大榜,龙虎榜!”

    

    程三金将卷轴高举过顶,而后猛然两幅卷轴扔上高天。

    

    沐浴在金红两色光芒中的两幅卷轴,在飞到万米高空之中,徐徐张开,落下两道空白的大榜。

    

    而这,才是真正的问鼎大榜和龙虎榜!

    

    “凌天,将你玉牌交出。”

    

    程三金居高临下,威严赫赫。

    

    凌天随即便从怀中将玉牌掏出,高举向天。

    

    顿时,在大榜的光辉照耀之下,凌天手中的玉牌,便化作一道流光,冲霄而上。

    

    此时,在云州的甲板之上,陆陆续续有身影闪现说来,云扬便是第二个,当他看到凌天此时竟然安然无恙的从道场中活了下来,而且还比他先出来时,心中又是忍不住生出一丝妒意。

    

    在雷泽周围,几乎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流光。

    

    凌天又是第一个出来,虽然这仅仅代表着凌天的神念之力,在抗衡传送时,超过其他所有人,但他们仍旧好奇,凌天究竟能不能守得住自己的身份玉牌。

    

    远在云州城莳花馆内的一众,也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光幕中那道流光,不敢发出一点声息。

    

    轰!

    

    一声闷响,流光忽然直接射入了最上方的问鼎大榜中!

    

    酷L匠R网`;唯?一正W\版;●,n其他都$是2X盗/g版o

    

    “耶,凌公子没有被淘汰!”

    

    “哈哈,凌天就是厉害!”

    

    降到那到流光射入了问鼎大榜,莳花馆内的众人,顿时欢呼起来,最起码,如今凌天已经稳入前三十了。

    

    .....

    

    “擎天宗和辛家果然都是废物一群!”

    

    云扬眼低闪过一丝怨毒之色,旋即低声道:“不过也好,我要亲自在大榜中解决你!”

    

    在楼阁顶部,萧晟和越穹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尴尬之色。

    

    “哼,真是可笑,如此鼠辈,竟然能上问鼎大榜,就算上了,第一之名,也定然不保,一定是他给云侯世子跪地求饶,得来的!”

    

    越穹煞有介事道。

    

    “呵呵,越宗主,凌天的那道光,好像没停啊!”

    

    百花谷的莫晓琪轻笑一声,一众大宗师便又望过去,果然凌天的那道流光一路冲霄而上,不曾片刻停顿,而到了最后,竟然直接到了问鼎大榜最高处,流光如同烟花一般轰然绽放,万道光点最后凝成‘凌天’两个金灿灿队的大字。

    

    仍旧是第一!

    

    “这...这怎么可能?!”

    

    越穹和萧晟对视一眼,暗道进入道场的那些人,都是废物么,难道连一个凌天都对付不了?

    

    “这其实没什么可奇怪的,只要这凌天找一个洞自己藏起来,别人想找他也很难!以此子的做派,我觉得极有可能就是如此。”

    

    萧晟为了掩饰尴尬,说道。

    

    莫晓琪摇摇头,“唉,或许只有让这孩子在你们面前,击败所有云州弟子,你等才肯相信啊!”

    

    百花谷谷主叹息一声,她如今对凌天,充满信心,这是直觉,女人的直觉。

    

    出道场者,上交玉牌。

    

    不过短短十几个呼吸之中,数百名云州武道天才们,便出现在了甲板之上。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欢喜如张恺风和姬无艳等人,而愁的则是擎天宗。

    

    因为到此时,越穹只见到了越穹擎苍一人,其他擎天宗弟子,竟然全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