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73章 磐石劫天 还有一个太初!【拜年啦!】
    这太初武魂的最后一个字,竟然是劫!

    

    oV正版P&首{!发!

    

    凌天将剑影收回,口中喃喃自语,“磐石天...劫...磐石劫天?”

    

    他忽然想起来,前世在某本书籍上,他曾经看过一个神话传说。说是盘古大神身上的一块石头,被叫做磐石,传说这石头可挡天灾,百难不侵。

    

    但是他不明白,这四个字,和太初武魂到底有什么关系?

    

    蹙眉想了半天,凌天实在没有头绪,索性将其旁边的另一块石头捡起来,剑影深入其中,这次映入凌天脑海的,却是一片金火缭绕的世界。

    

    “嗯?”

    

    突然,凌天的身子一僵,惊呼出声。

    

    他在这块石头中,竟然也发现了一个字!

    

    而这个字,被金色的离火包裹,凌天看了它一眼,就被这字眼上的意志镇压了。

    

    “战!”

    

    一个巨大的战字,好似巨峰一般,伫立在凌天眼前。

    

    又好象是一尊浴火的上古战神,持剑裂天,不可一世。

    

    只是看了那么一眼,凌天的意志,便险些崩溃。

    

    “呼!”

    

    急忙将剑影撤回,凌天捧着石头已经满头大汗。

    

    竟然又是一个字!

    

    而且显然,这个字,与李克那三个,并不是一个体系的存在,而是独立的。

    

    难道,这太初武魂不会不只是一个?

    

    一个战字,那其他三个字又会是什么呢?

    

    一时间,凌天看着桌子上的两个石头,茫然无措。

    

    而且这两块石头的上,也不是纯净的光滑,而是布满神秘的纹路,而这些纹路,凌天在之前接在记载太初经的玉牌上,就曾见过!

    

    又是熟悉的东西。

    

    太初经,太初武魂!

    

    似乎这些凌天本不知道的的东西,在冥冥之中,都有着某种联系。

    

    “凌天!”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桃夭夭的喊声,凌天暗道一声不妙,随即卷起两块石头,心间一动,他的意识,便又瞬间昏沉。

    

    “唰!”

    

    在桌前现身,凌天看向旁边的桃夭夭,“可是误了时辰?”

    

    “什么时辰?你就是刚刚消失了一下,我一着急,就喊了一声,你唰的一下又出来了,好快呀,你在玩什么?”

    

    “什么?”

    

    凌天蹙眉,“你是说,我只是消失了一下?”

    

    ‘没错啊,这小塔一束光照过来你就没了,然后又是一道光落下,你又出来了,真好玩,给我玩玩!”

    

    似乎桃夭夭对这四象塔很感兴趣。

    

    “我们先出去再说!”

    

    凌天此时也来不及考虑这些了,若是被困在这道场回不去云州,那可就是乌龙了。

    

    “唰!”

    

    凌天的话音刚落,凌天的眼前景色就是一变,等他站定,却赫然发现自己已然出现在了山体之外,就站在他之前还未进入山体的位置。

    

    “嚯,厉害了厉害了...”

    

    凌天握着四象塔啧啧称奇,这等传送效果,简直比阵法厉害多了。

    

    “赶紧给我玩玩!”

    

    桃夭夭不由分说,抢过凌天手中四象塔,便一头扎进了核桃内。

    

    “你这小丫头...”

    

    凌天苦笑摇头,但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力量,从自己怀中的玉牌荡漾开来。

    

    赶紧将玉牌取出握在手中,凌天能够明显感觉到一股巨力,在撕扯着自己。

    

    离开道场的时间,终于到了!

    

    凌天手握第一名的牌子,虽然在这道场之中,并没有遇到各大势力的种子选手,但这次道场之行,可以说是满载而归的。

    

    “轰!”

    

    凌天正想着,便觉得道场内突然响起一道闷雷一般的轰鸣之声,随即,他便陷入了混沌之中。

    

    ......

    

    雷泽湖上,无数云集而来的战船和云州,遮天蔽日。

    

    虽然远在云州,仍旧可以观看到结果,但还是有不少贵族和大宗门想要亲自见证一众天骄走出道场的时刻。

    

    毕竟,能从这其中走出来的,将会是云州年轻一辈中,最为优秀的才俊。

    

    问鼎大榜的三十个名额,也最终将会决出,而这三十人,将会是三年内,云州境内年轻武者们的仰慕的存在。

    

    “呵呵,七日时限,即将耗尽,几位,都来的很早嘛!”

    

    在云侯府云舟甲板一侧的楼阁之顶,云州的各大法相大宗师已然早早的落座。

    

    而云顶商行的萧晟,和擎天宗宗主越穹,则是大宗师中,最后到的。

    

    越穹看了一眼脸色稍显凝重的李克,旋即便管不住自己的嘴,出口笑道。

    

    “李楼主,你今天怎么看起来很紧张?难道是因为那凌天?”

    

    李克撇了一眼越穹,冷道:“还是关心你自己宗门的弟子吧,至于凌天,我没什么可说的。如果你关心,就等他出来好了...”

    

    “呵呵,可笑!他凌天算什么东西,他手拿第一名的牌子,我就不信,他能从全云州天才的围剿之中,安然走出钧天道场!”

    

    越穹还在为之前那场赌局而耿耿于怀,见到李克这幅模样,更是顿时火起。

    

    “越穹,稍安勿躁,我们只管静静等待便可!请坐...”

    

    相比越穹,萧晟则显得明显淡定许多,他在李克身旁坐下,传音道:“李楼主,我知道你也打着那道场里的生意,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的,但这里的王道兵刃,非我云顶莫属...”

    

    “呵呵,我也不瞒你,我云顶商行在云州绸缪数百年,如今已是收网行动。你宝蕴楼,呵呵,还是不要想了,就算有凌天的一双眼睛,但茫茫道场,你让他捞针不成?”

    

    萧晟的言语中,满是得意之色。

    

    “是么?那...如你所愿...”

    

    李克撇撇嘴,拢了拢袖袍,闭上双眸,不置可否。

    

    说实话,对于云顶商行和萧晟,神武殿侍卫出身的李克,真的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能够进入皇宫神武殿做武皇的贴身侍卫,无不是武皇亲信家族的嫡系天才弟子,他李家,更是中州皇姓,在他眼中,云顶商行不过是一身铜臭味的一介商贾罢了。

    

    至于他的脸色冷峻,其实是对太初武魂的担心。

    

    那些什么王道兵刃,在武皇面前,就如同小孩子手中的玩具一样。

    

    作为武皇的人,领了武皇寻找太初武魂的任务,而且如今只剩下这最后一步,便可成功,就算他生性沉稳,此时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

    

    好事多磨,他把所有的赌注和希望,都寄托在凌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