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72章 云扬踪影 太初武魂
    “嗯?”

    

    “这是什么地方?”

    

    突然,凌天在阵法的全息投影之上,发现了一处光影异常的地点。

    

    这区域是在道场的地表之下近乎万米深的地方,大概有数千平方的大小,都被血红色的薄雾所笼罩了。

    

    就是阵法,都无法全部贯透。

    

    凌天将道场所有的地方全都排查干净了,但都没有发现云扬的踪影。

    

    以云扬的实力,是绝对不会被淘汰出局的。

    

    那么,他一定就藏在这万米之下的深处。

    

    “菠萝菠萝蜜。小塔,能不能看清楚一些?”

    

    凌天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四象塔,只见四象塔塔身一震,石桌上灵光绽放,好似在催动所有的能量,将投影上的血色,渐渐的稀释开去。

    

    “嗯?”

    

    画面清晰了一些,凌天果然看到画面中出现了一道背影,从身形和衣着上大概能够辨认出,就是云扬。

    

    此时云扬盘坐在一方鼎炉之前,而在鼎炉之下,是密密麻麻的血色枝蔓类的东西...

    

    “血魔荆棘!”

    

    凌天的瞳孔一缩,当即惊呼一声。

    

    此时,画面中,那青红的大鼎之下,竟然全都是那让人色变的血魔荆棘,数不胜数。

    

    “不,这些其实是吞魂魔棘!”

    

    不过,桃夭夭在看到画面的时候,却脱口而出。

    

    “吞魂魔棘?那是什么?”凌天蹙眉,他没听过,但从桃夭夭严峻的脸色上,能看的出,这东西非同小可。

    

    “算是一种邪恶的植物吧。它能吞食武者的魂魄以提升修为,那些吸血的血魔荆棘,就是它们的后代。而且这里竟然藏着这么多...差不多将整个道场都覆盖了吧!”

    

    桃夭夭似笑非笑,“还有,你看这些吞魂魔棘,好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这是许久都未进食武魂的状态...”

    

    “不可能,这里死了如此多的武者,而且武魂等级都不低,怎么会...”

    

    凌天摇摇头,话还未说完,双眸便恍然一亮,“难道,这些魔棘,只是工具,用来收集武魂?!”

    

    心中蓦然一惊,旋即便紧盯着那魔棘中央的青红大鼎,随着画面清晰,凌天豁然见到,在大鼎之中,氤氲着斑斓的光晕!

    

    \X%正;`版首发d

    

    光晕是由一刻珠子散发而出,其中千万道虚影在其中闪现,虎豹狼熊,刀枪剑戟,应有尽有!

    

    而且,品阶至少都在五品以上!

    

    果然,这青红大鼎,将吞魂魔棘收集而来的武魂,凝成了一枚珠子!

    

    由万千道武魂凝成的珠子,这等武魂之力,凌天随便想一想,都觉的恐怖。

    

    再联想到云侯用蛮族血魂,建造大阵,凌天已经不敢想象下去了。

    

    云侯的野心,实在太过恐怖...

    

    “不行,不能让他得逞!”

    

    凌天脸色一沉。

    

    云侯有谋逆之心,而云扬和他的仇怨,更是无法解开,若是云侯成功,那么他自己也绝不会有好下场。

    

    “小塔,送我过去!”

    

    凌天冷声道。

    

    “嗡...’

    

    不过,小塔一阵嗡鸣,石桌上的影像,却随之幻灭了。

    

    “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没能量了呗,你那点灵币,被你又是偷窥又是传送的,早浪费没了...”

    

    桃夭夭摊摊手。

    

    “哎呀!”

    

    凌天一砸手,实在郁闷。

    

    想要阻止云扬收取武魂,已经来不及了。

    

    “对了凌天,他们不是要你找一种什么东西来着?你找到了没呀?”

    

    “你不说,我险些都给忘了!”

    

    凌天又是一拍脑门,李克让他找什么太初武魂,但是,作为道场最核心的中枢,这里他也没发现什么太初武魂的影子啊?

    

    “算了,太初武魂可能不在这里...”

    

    时间已经不多,凌天也放弃了。

    

    “嗡...”

    

    但就在这时,凌天手中的四象塔却挣脱了凌天的手悬浮在凌天身前,而后射出一道光线,凌天还未反应过来,便感觉意海昏沉,失去了直觉。

    

    等凌天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去发现,他竟然身处在一间静室之内。

    

    一床一桌,墙壁上,挂着一把古色古香的古琴。

    

    凌天的目光在周围扫过,可当他回转身体时,却赫然发现,一道曼妙的影子,立在窗前。

    

    孑然独立,显得有些孤寂..

    

    目光猛然一缩,凌天不由的脚下一晃,退了两步。

    

    这只是一道影子,但又让凌天再熟悉不过。

    

    当初在钧天行宫,他便见过。

    

    这道身影,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不可一世的霸气,但在凛然的战意中,凌天又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一丝寂寥和落寞。

    

    “前...前辈...那个我,我...我不是有意冒犯...我走错房间了!不好意思,撒有那拉,拜拜!”

    

    凌天总算是看出来了,他这是一不小心跑人家钧天武帝的闺房来了!

    

    没错,钧天武帝就是个女人!

    

    这道身影虽然和钧天行宫的那道略有不同,但一身雪白的纱裙,凌天还是能看的清的。

    

    凌天立刻就像拔腿跑,和钧天武帝一起,他可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无论凌天如何用力,但身体却是没有反应。

    

    这时,那道身影缓缓转身,凌天感觉一道目光向他望来,那种感觉,真的好似是天上的神灵,在俯视他一般。让他不禁垂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嗡”

    

    但此时,凌天气海内的九色道基猛然一震,让凌天浑身的威压,顿时消除。

    

    抬头看去,映入凌天眼中的,是一张模糊,但又非常熟悉而温暖的一张脸,虽然看不清,但凌天却不再畏惧了。

    

    这道身影都笼罩在光晕之中,美丽极了。

    

    她没有说任何东西,就这般定定的看着凌天。

    

    而后,便化成千万道光点,消散掉了...

    

    “又是一缕意志么?”

    

    凌天双拳紧握,深吸了一口气,才将钧天的那最后一缕威压,尽皆扫除。

    

    不过,凌天回身,却赫然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桌子上,赫然出现了两个四四方方的石头。

    

    绝对规则的八面体!

    

    “难道,这就是...”

    

    凌天心中一惊,赶紧迈步过去,捡起其中一块,将剑影输入其中。

    

    皮壳坚硬稠密,远超之前的山体。

    

    凌天的剑影好不容易渗透进去,一道璀璨的橙色光华,便充斥了凌天意海。

    

    在耀眼的光晕中,凌天再次见到了一枚光球,而此时光球之内的仍旧有着一个字眼。

    

    同样,凌天仍旧认识。

    

    “劫!”

    

    光球中,赫然是一个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