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69章 天弥珠 战船的秘密
    “这不可能..”

    

    凌天连连摇头,他接受不了在这里看到这东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一切的一切,都在一个大秘密中。

    

    他终于明白,他好像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

    

    “怎么了?那是什么东西,这战船好奇怪啊!”

    

    桃夭夭也凑过来,眼巴巴的看着。

    

    画面中,那禾汐也是一脸震惊,正在询问的着什么。

    

    凌天蹙眉,“不行,我要听听他们说什么!”

    

    这里的飞船秘密,洞内的这两个人绝对知道。

    

    凌天的话音刚落,他便感觉手中的四象塔突然又是一震,旋即凌天的一缕神念便从意海中抽离的出来,钻入投影之中。

    

    山洞内。

    

    此时的禾汐,已经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眼前的这一艘‘战船”,实在太过庞大了,比之云侯府那艘,都要大十倍以上。

    

    而起这战船的造型更是如此夸张,他从未见过,也无法想象,一艘战船,竟然能是这幅样子。

    

    不过,倒是真的很漂亮。

    

    “墨渊!你真的没有骗我?这就是你千星宗要找的东西?这是战船?”

    

    良久之后,禾汐这才忍不住看向一旁的墨渊,开口问道。

    

    而后者,此时也没有多么镇定。

    

    虽然在下山前,师父已经给他描述过那东西的模样。可真正的看到了这个东西,他还是被吓到了。

    

    “额....我师父是这么说的,这就是一艘战船,之所以这么怪,那是因为这东西乃是上古时期的被制出来的,我们觉得奇怪,也正常啊!”

    

    墨渊耸耸肩。

    

    “上古时期?”

    

    禾汐摇摇头,“上古时期的战船也不能这么怪吧,算了,我问你也是白问,对了。东西找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嘿嘿,好说!我带这宝贝来的!”

    

    墨渊傲然一笑,神秘兮兮的从怀中掏出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出来,有鸡蛋大小,珠子内部,闪烁着五色斑斓的阵法光芒。

    

    “这...这是什么东西,我好像在云州没见过啊...”禾汐挠挠头。

    

    “废话,这珠子叫天弥珠,在中州你都很难见到,!你知道什么品阶么?”

    

    墨渊小心翼翼的攥着珠子,傲然道:“天阶!这天弥珠是天阶宝贝,在中州,都是天价之物,更不要说,整个云州才多少天阶的宝贝了。”

    

    “天阶的,那是厉害了。但这玩意有什么用,好像不能当兵刃啊?”

    

    “当兵刃做什么,我们又不是去杀人!看好了,天弥珠可以将这飞船装起来,嘿嘿,厉害吧!。”

    

    墨渊撇撇嘴,随即向天弥珠内打入一道法决,而后将其狠狠的抛向了洞底。

    

    “唰!”

    

    那所谓的天弥珠十分的奇妙,在抛出后,便从珠子下面散射出一道扇形光华,在东西飞船上来回的扫描着,不过盏茶的功夫,天弥珠便将整艘飞船全部扫描完毕,而后陡然间飞临到飞船的最上方。

    

    “嘿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芥子虚弥!”

    

    墨渊得意一笑,而后双手结印,遥遥对那天弥珠点下。

    

    禾汐一脸期待的看着远处高空那小小的珠子,但是那珠子陡然绽放出耀眼的光华,将整个山洞,都照着亮如白昼。

    

    险些被晃瞎了眼睛,禾汐以手遮眼,等光芒稍稍暗淡一些这才迎着光芒看过去,但瞬间,他便涨大了嘴巴。

    

    只见那天弥珠洒下的光芒将巨大的飞船笼罩,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飞船的残骸就被光华撕扯进了天弥珠内。

    

    等耀眼的光芒散尽,禾汐放下了手,却骇然发现,此时他的眼前,只剩下了一个空空如也的洞窟,什么都没有了。

    

    “这...”

    

    !首发

    

    看着天弥珠被墨渊收回了手中,禾汐这才惊讶道:“那东西,真的...真的被这小珠子收进去了?”

    

    “那当然,不然以你为我能给他变没啊?”

    

    墨渊也很是小心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天弥珠,而后揣进了怀里。

    

    “但是,你们千星宗找这么一个破碎的战船做什么?你们又不会炼器...”

    

    墨渊耸耸肩,“我哪知道,只不过,我知道我们千星宗在云州数百年,为的就是今东西。反正上头吩咐的便是了!没想到,终于被我这个美男子在今天创造了奇迹!”

    

    墨渊摆了一个自认为超级帅的姿势,而后拍拍手,扛起锄头,“好了,咱们的任务也完成了,时间刚刚好,我们该走了!”

    

    “嗯,走吧...”

    

    两人转身,但禾汐发现墨渊却是微微一愣。便问,“你又咋了?”

    

    墨渊的脸色突然变得冷峻起来,低头看着手腕上带着的一串珠帘,抿抿嘴道:“好像有人在窥探我们的行踪!”

    

    “什么?!”

    

    禾汐闻言,也是大吃一惊讶,随即看向四周,“在哪?”

    

    “不知道,而且这人极其厉害...罢了,他应该只是感应到了什么,并不能确定就是我们,走,赶紧离开。”

    

    墨渊抓起禾汐的肩膀,两人窜入洞壁的通道内,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片刻后,在洞壁另一侧的角落处,一道淡淡的影子,渐渐浮现出来。

    

    正是凌天的模样。

    

    而后轰然溃散。

    

    “并不是千年隼,只是外形极像,但是制作手法,却是炼器一道...怪了,真是怪了!”

    

    石桌旁,凌天的神念收回自己体内,恍然如梦间,凌天便恢复了对自己身子的支配。

    

    刚才,那将禾汐和墨渊的话,他全部听在耳中,而那艘破碎的战船残骸,他也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但让他更觉得奇怪的是,这艘坠毁的战船,其实并不是千年隼,而是一艘外形和千年隼极像的战船。

    

    前者无论材质还是建造手法上,都和他前世中所谓的科技完全不同,显得十分古老。

    

    甚至凌天觉得,这可能才是千年隼的原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庞然大物,就是一艘古老的战船不假。

    

    “千星宗?”

    

    凌天沉吟一声,这个宗门他从未听说过,看来又是一个隐藏在云州的神秘宗门了。

    

    他默默将这个名字记住,如果有时间,他一定要去拜访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