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56章 各方动静 谜团重重【三更】
    一拳轰飞金皮干尸,凌天便开启了屠戮模式,先后将张恺风和叶凡以及赵罕身前的金皮干尸灭杀,而后带头冲出了山谷。

    

    当众人翻越了山谷,站在谷外的山梁上时,饶是凌天,此时也不禁呆了。

    

    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好似被洪水冲击过的纵横沟壑,而在沟壑之内,游荡着密密麻麻的干尸,足有数万之多!

    

    而这些干尸在感应到凌天等人的生气时,便一齐望来,桀桀嘶吼,怪叫声势惊天,震荡开去,数百里方圆尽皆可闻...

    

    ......

    

    在道场深处一处宫殿通道内,云扬将一块令牌插入墙壁中,顿时墙壁之上闪烁起一道道阵法图腾,破开一道缝隙。

    

    云扬谨慎至极的看了看周围,待确认安全之后,随即挤入缝隙中。

    

    .....

    

    程飞宇和辛子昂带队在峡谷中风驰电掣的前行着。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异样波动,脸色都是不由的一变。

    

    “什么声音,如此怪异恐怖?看样子,声源应该在百里之外!”

    

    程飞宇沉声道。

    

    “先不管那么多,别忘了,这次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寻找掩藏在矿石中的宝贝,特别是王道兵刃!”辛子昂道。

    

    “但是,这道场如此之大,乱石到处都是,我们如何寻找?”

    

    “呵呵,那云顶商行以为他们谋划百年无人得知,却不曾想到我辛家也早就在秘密搜寻道场。这道场曾经毁于熔岩,大部分宝贝都被融毁,但不仍有少量余存,但仅仅是这些余存,就足够让人趋之若鹜了!”

    

    辛子昂神秘一笑,“而我辛家百年来,自然搜寻到了这些宝贝被埋藏的大概位置,但想到那里,危险重重,还望程兄,多多帮持!”

    

    “辛公子见外了,没有你辛家,自然就没有我爹如今的一切。厮杀尽管我交给我,但据我所知,这貌似需要鉴石手段吧?这我可不会!”

    

    “哈哈哈哈,这就不劳程兄担心了..”辛子昂一挥手,身后的一名辛家弟子便走上前,揉了揉脸之间,赫然就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

    

    “尹卓!”

    

    程飞宇看着那人的模样,不由得低呼出声。

    

    此人,正是效力在云顶商行的尹卓,只不过在鉴石大会上一败涂地。

    

    “呵呵,没错。那禾汐突然间失踪,但尹卓加入,我们未必不能成功!”

    

    见程飞宇点头,辛子昂挥挥手,继续带队前进,“我们快些吧,七天时间,不多!”

    

    ......

    

    道场某处地下洞穴中,焚香谷的禾汐排在洞壁上一点点闻着。

    

    “我说三儿?你这狗鼻子行不行啊,咱们的时间可只有七天,要是这次还完不成上面的任务,我可就惨了!”

    

    一名二十出头,身着玄色长衫的清俊男子抗着一把如钻石般剔透的锄头,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道。

    

    “墨渊!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忙的时候烦我,七天呢,你着什么急,要是有那么容易就闻到,至于这么多年你们千星宗都完不成任务?”

    

    禾汐起身,狠狠的瞪了那男子一眼,而后又赶紧闻了起来,看的出来,他很着急。

    

    “切,我当然着急,完成了宗门任务,我还要抓一个高门弟子,进问鼎大榜呢!”那个叫做墨渊的男子耸耸肩。

    

    “问鼎大榜?你疯了吧!你千星宗是干什么的不知道?你们为了寻找那个东西,在云州境内隐藏,你进了问鼎大榜,想把千星宗暴露不成?小心你师父又抓你回去闭关!”禾汐怔道。

    

    “切,你有所不知。你也不是外人,本来这次任务结束也是要告诉你的。”墨渊蹲下身子,“禾汐,我师父说了,日月同光,千星共熠!从此以后,我们千星宗,不必再隐藏了!”

    

    “什么?日月同光,千星共熠?这是什么意思啊?”

    

    墨渊摇摇头:“你问我,我哪知道,好像是上面传递给师父的消息吧,我看他好像也在不懂装懂,哎呀,反正就是以后我墨渊不用在装垃圾了!”

    

    “哦...知道了...”

    

    禾汐点点头,神色有些落寞。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族里...”

    

    “我?不知道,我的血脉,注定不会被两族认同,这次我擅自参加鉴石大会,师父险些重罚于我,要不是为了完成你们千星宗的任务,这武道大会我都不会参加的。”禾汐脸上的落寞之色越发凝重。

    

    “罢了,赶紧干活,就这个方向,凿吧!”

    

    “好嘞!”墨渊闻言,举起手中锄头,便朝着洞壁砸了上去。

    

    ......

    

    “师兄,这声音距离我们不远。我和宇文兄带队继续寻找宗主交代的东西,你带其他人过去,务必肃清,这次任务,我们不容有任何人打扰!”

    

    在一处山坳中,越擎苍和一旁的宇文庭对视一眼,随后看向另一边的古寒。

    

    古寒是三年前的擎天宗内门大比第二,也是上届武道大会第六名,榜首独孤问天因为随军出征,所以无意参加这次武道大会,但古寒今年正好二十九岁,尚未超过年限,所以他忍住了铸金丹在手的诱惑,没有选择铸就金身,而是选择重新冲击问鼎大榜。

    

    对于越擎苍这次的表现,古寒是嗤之以鼻的,几乎动用了所有宗门的力量,越擎苍最后还是输给了凌天!

    

    若是换做他,他也不会只排在了二十名之外。

    

    “哼,既然如此,师弟便自求多福吧!我们走!”

    

    看E正1G版章4t节W上"=

    

    横了越擎苍一眼,古寒带着三队弟子离开可山坳。

    

    “越兄,不必在意,等我们得了藏兵阁的宝贝,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便不会再有人敢轻视于你。至于那凌天,终究不过是挑梁小丑!”宇文庭见越擎苍的脸色不好,便笑道。

    

    “说的没错,我们继续吧!”

    

    越擎苍收回目光,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至于那凌天,哼,我就让他再逍遥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