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42章 一箭射杀 气死越穹
    身上的宝甲,已然阵法暗淡,被火种灼烧的失去了防护能力,但张一辰还是艰难的摇晃着身体,想从地上爬起来。

    

    “我张一辰,是擎天宗的第二天才,我不会死,更不会输!”

    

    “凌天,只要我张一辰活着,我发誓必杀光你所有亲人和朋友,我就不信,你能护他们一世!”

    

    张一辰被灼烧而漆黑的脸,此时满是怨毒之色,半伏在地上,用微弱的声音闷哼着。

    

    被凌天一招重创,身上的伤痛,远不如被凌天屈辱来的强烈。

    

    但他如今,只能用如此威胁,来宣泄对凌天的无限怨恨。

    

    被凌天击败,这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找死!”

    

    纯阳指二重竟然没有将张一辰点为灰烬,这让凌天也是心中不满。

    

    只能说对方的宝甲防护能力太过优秀了。

    

    但听到张一辰泣血一般的威胁,让凌天顿时心中杀意骤起。

    

    他平生,最忍不了威胁。

    

    特别对他身边的亲人和朋友。

    

    这是逆鳞,触之,必诛!

    

    凌天的脸抽动了一下,下一刻便掏出了寒羽弓,强大的神念将张一辰锁定,弦鸣箭震,寒冰一般的箭矢顷刻间爆射而出!

    

    ......

    

    云舟之上,在看到张一辰被轰飞出来后,越穹勃然大怒。

    

    “不可能!到底是谁?!”

    

    越穹极其护短,看到自己宗门的弟子被人打得如此凄惨,当即看向辛世雄。

    

    在所有大势力中,唯有云侯府和辛家的弟子,有实力将张一辰打的如此惨烈。

    

    但云侯府,他不敢说什么,可对于辛家,他可不顾及。

    

    “呵呵,怎么?越宗主有话说?这武道大会,生死由命,一切都靠实力说话,被伤,只能说他技不如人。就算是我辛家弟子做的,又如何?”

    

    辛世雄靠坐在大椅上,露着笑意。

    

    若这张一辰真的是被他辛家子弟所伤,那他倒是很得意的。

    

    世家和宗门一向势同水火。

    

    以往辛家很是低调,不显山漏水,对于擎天宗,也都是一味忍让。

    

    但是现在,他不会再任由擎天宗嚣张了。

    

    能借此打压擎天宗,对辛家有大利!

    

    他已经想好了,若真的是辛家子弟干的,等这关结束,必然重重赏赐。

    

    “哼,别嚣张,如果你们世家现在就撕破脸皮,那我擎天宗弟子,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我擎天宗的弟子,不会白白受此重创!”

    

    越穹脸色阴沉如水,双眉倒竖,看向辛世雄。他还要说话,便又是听到一道尖啸声音突然响起。

    

    豁然转身,下一刻,他便看着一道犹如寒冰凝结成的箭矢,噗的一声,将已经挣扎着站起身的张一辰,再一次钉在了地上。

    

    这一箭的力量极大,让直接贯透了身着宝甲的张一辰,巨大的冲击力,甚至将地面,都轰出了一个十几丈深的巨坑。

    

    至于那张一辰,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且冰寒箭矢将其冰冻后,冷热交替之下,身子瞬间就碎裂成了无数小块。

    

    死无全尸...

    

    这惨烈的一幕就在所有人的眼前上演。

    

    中央平台上的八百多名参赛武者。

    

    以及听到动静从其他十几个路口赶来的三大势力天才。

    

    厄雾森林外,各大中势力战船云舟之上的观战团。

    

    以及云州城内外,坐在光影阵法前的所有吃瓜群众。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箭,惊呆了...

    

    堂堂擎天宗第二天骄,内门长老的孙子,就这般被人一箭钉杀,丝状悲惨。

    

    恐怕是擎天宗数百年来,都不曾遇到过的了。

    

    t最新W章GO节上P

    

    “或许在众人看不见的角落,如此虐杀,倒也说的过去。”

    

    “但是当着几乎全云州武道的面,如此做,这不是狠狠的抽了擎天宗的脸么?”

    

    “就是云侯府和辛家,也不会做的这般过分吧?”

    

    “杀了擎天宗的人,还要让擎天宗颜面尽失,这...这实在太狠了!”

    

    一时间,看到此幕的吃瓜群众们议论纷纷,都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如此猖狂。

    

    “寒羽弓!是那个够杂种!”

    

    足足怔了十几个呼吸,擎天宗宗主这才缓过神来。

    

    多少年了,他擎天宗从没有被如此当众侮辱过,就算是征战边疆和域外,也都不曾有!

    

    但直到碰到那个人!

    

    目光落在那渐渐消散掉的寒冰箭矢上,越穹几乎是咬着牙齿,挤出了一句话。

    

    左右的一众法相大宗师也都是一怔,没想到,杀掉张一辰的,竟然还是凌天!

    

    因为这寒羽弓,原本收藏在云侯府,后在老太君的寿辰之上,被赐给了凌天。

    

    云州境内,应该不会出现第二把寒羽弓。

    

    见此,尴尬的还有辛家家主辛世雄。

    

    原本以为是自己家族中的弟子击败了张一辰,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被凌天抢了风头。

    

    众人都一瞬不瞬的看着下方,等待着那个身影的出现。

    

    不过,但他们看到一行三道身影从黑暗处向平台飞掠而去的时候,又是目光一凝。

    

    “姬无艳,苏汀?百花谷的人!”

    

    “我知道了!这重伤张一辰的,不是凌天,而是百花谷上一界问鼎大榜高手,姬无艳!”

    

    “难怪,我说凌天怎么可能这么强!姬无艳在三年前就名动云州城,如今重伤张一辰,也说的过去。”

    

    “没错,那凌天不过是补了一箭而已,毕竟用极品灵弓杀掉毫无防护的张一辰,太简单了...”

    

    一时间,当众人看到跟在凌天身后的姬无艳时,都恍然大悟。

    

    同时心中也平衡了不少。

    

    “哈哈哈,原来是靠着百花谷狐假虎威。这凌天,无耻至极!”

    

    云舟之上,辛世雄摇摇头,脸上满是嘲弄之色。

    

    “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凌天,还能是什么好人?”云顶萧晟,也是嗤笑出声。

    

    这倒是让百花谷的谷主莫晓琪,脸色有些尴尬,看了半天的热闹,重伤的张一辰的,竟然是自家弟子。

    

    不过,她倒是也没过多在意,伤了也就伤了。百花谷和擎天宗同位五大宗门之一,她没什么惧怕的。

    

    但气的直欲吐血的,当属越穹了。

    

    张一辰是被凌天杀的不假,但却是被凌天补箭,这死的也太冤了!

    

    被姬无艳重伤,他无话可说,是张一辰技不如人。但这凌天,他忍无可忍...

    

    “此子欺人太甚,我要下去,将他碎尸万段!”

    

    越穹怒不可遏,当即就要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