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36章 求助夭夭 刷怪宝地?
    甚至有可能就是血臂妖猿中的猿王!

    

    而且,这骨骼的年份,也足有五百年以上了。

    

    总之,这两块血骨晶,乃是炼制极品灵兵的绝佳材料,而且还是出自妖兽本体,就算是炼制地器,也有可能,总之,价值不菲!

    

    想起自己喝醉的时候,被张恺风忽悠,答应给他打造一对儿极品血戟,凌天便忍不住笑了,或许,这血戟,在钧天到场内,还真能用上。

    

    “呼!去哪找妖兽呢?”

    

    凌天撑开黄金羽翼,飞出了山谷,举目四顾,附近不可能再有强大的妖兽了。

    

    妖兽都会划分自己的统治区域,接连被暗月白虎和血臂妖猿侵入,这里原来的霸主,很可能已经躲避到了百里之外。

    

    越接近了中心,碰到高阶妖兽的几率,反而变低了。

    

    “这样下去,想要夺的第一关的榜首,几率不大...”

    

    凌天蹙眉,想要一名惊人,如此搜寻高阶妖兽是远远不够的,他相信,以云侯府、辛家和擎天宗那样的高门底蕴,一定有办法可以寻找到更多的高阶妖兽去杀,哪怕是数百人服务他们一人。

    

    第一关,注定会风起云涌,激烈争夺的!

    

    “一千零一点.....”

    

    凌天看着手中玉牌上记载的厄雾晶石数量,不由得叹息一声。

    

    这个数量,也就勉强算是一头四阶妖兽罢了。

    

    想从众多大势力中夺取榜首,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让他和那些纯粹靠劫掠他人玉牌的一样,去毫无地仙的掠夺,他也做不到。

    

    “对了,我怎么能忘了她!”

    

    忽然,凌天眼睛一亮,握着挂在星晷下面的桃核,轻声呼唤:“夭夭,在么夭夭?“

    

    “怎么,关键时候,知道呼唤本小姐我了?”

    

    凌天声音落下,桃夭夭便从核桃里飞了出来,扇呼着粉色的羽翼,绕着凌天盘旋。

    

    “当然,谁不知道桃夭夭的厉害?”凌天挠挠头,讪笑道。

    

    “切,油嘴滑舌,我看刚才哪两个妹子又被你忽悠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沾花惹草,你们男人就是这样!”

    

    桃夭夭掐着小蛮腰,撅着粉嫩的小嘴唇。

    

    “我油嘴滑舌,沾花惹草?还我们男人?夭夭,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词儿?”凌天瞪着眼睛,感觉委屈极了。

    

    “额...”桃夭夭圆滚滚的眼睛转了转,“听你那些酒桌上的狐朋狗友说的啊!”

    

    凌天:“....”

    

    完蛋,这桃夭夭好的不学,烂词儿全记住了...

    

    “先不说这个了,你赶紧看看,这地界有什么强大的妖兽!”凌天搓搓手,看向天际,那中心高台上的光芒,又涨高了不少。

    

    “好吧,看把你急的!”

    

    桃夭夭翻着白眼,飞到一根巨树上,用桃荆刺进树干,便开始感应起来,嘴里还嘀咕着。

    

    “好在这地方全都是森林,这种树木的根须庞大而且还互相勾连,应该能让我全部搜查个遍...”

    

    桃夭夭一脸傲然,忽然间眼睛一亮,凌天就在旁边盯着,于是急问道:“怎样?有发现?”

    

    “西南方向,有一株四品药材百香果!”

    

    桃夭夭的嘴角留下一道口水。

    

    凌天:“......”

    

    “别闹了,零食我们随时都可以去找,而且这地方零食不多,你赶紧找妖兽!”

    

    桃夭夭撇撇嘴:“好吧好吧,我找!”

    

    这次,桃夭夭足足感应了十几个呼吸,才道:“傻凌天,百里之内没有什么厉害的妖兽,方圆五百里也不是很多,分布的很散,但是我发现附近有一种二阶妖兽!”

    

    9更E.新$$最快上+

    

    “二阶妖兽?搞什么?品阶那么低的我不要!”凌天摇摇头。

    

    “但要是数量足够多呢?”桃夭夭神秘兮兮笑道:“你不就是为了要它们体内的厄雾晶石么?”

    

    “够多,有多少?”

    

    闻言,凌天也是想到了什么,挑眉问道。

    

    桃夭夭抬眼望天,手指抵在光洁的下巴上,“呃,初步估计,怎么也有好几百吧,没准上千!”

    

    凌天:“走你!”

    

    桃夭夭一脑门黑线,“喂,傻凌天,你这变脸也太快了吧!”

    

    .......

    

    桃夭夭发现的群居性妖兽,距离山谷不远,凌天一路奔驰过去。

    

    “对了,刚才你向我要那暗月白虎的幼崽做什么?”

    

    路上,凌天在飞掠中问道。

    

    “额,当然有用啦!”桃夭夭骑在凌天的头上,抓着他的头发道:“我是想给这幼崽一个机缘,没准等你再见到她,会大吃一惊的!”

    

    “机缘?那你倒是厉害了...”凌天笑了笑,对于桃夭夭的话,并没放在心上。

    

    他知道桃夭夭整日呆在桃核里,没什么玩伴。

    

    以她的性格,一定会无聊死了。所以抓一个幼崽养着玩,也不为过。

    

    “但是这幼崽我是要送人的,只能给你玩几天!”

    

    “切,小气!”

    

    半个时辰后,凌天终于赶到了桃夭夭所指的地点,当然,一路上凌天碰到没长眼睛的,随手解决了两个,玉牌上的数字,已经变成了一千三,碰到的每一条肥羊,都不小。

    

    但如此,仍旧没有遇到自己战队的队友以及秦明月等人。

    

    不过,星晷没有任何反应,想来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到了到了,就是这里!吁,吁!”

    

    凌天忽然头皮一疼,桃夭夭在头顶上差点把他头发都扯掉了。

    

    这大小姐,真把他当坐骑了...

    

    “就是这?”

    

    不过,凌天看着眼前的场景,顾不上其他,也是呆了。

    

    此时,凌天的眼前,是一汪不过百丈方圆的黑色如墨的水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