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23章 暗凌卫 血毒之谜
    “但你的武魂,并不是什么秘密。七品隐龙剑魂...”

    

    “你可知道,这个武魂,在南唐,有多么稀少么?”

    

    暗刀门门主目光深邃,像是在回忆着什么,“隐龙剑,你又姓凌,而且偏偏是在云州,真是天意啊...”

    

    凌天完全蒙蔽了,他根本看不出来这暗刀门门主到底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的立场,到底在哪。

    

    “隐龙若出,吾道不孤..”

    

    忽然,暗刀门门主轻声念了一句,而后似笑非笑的看向凌天。

    

    “你...你也是...”

    

    凌天眼睛一转,不觉的退了两步。

    

    这句话,他从白飞云的口中听过!

    

    G酷(●匠网首`_发√

    

    隐龙指的就是自己!

    

    如今这暗刀门门主竟然也知道,那么就是和白飞云是一路人。

    

    此时。凌天终于想起来,白飞云曾经说过,在云州城,还有着凌家的一个势力,而这个势力极其隐秘,而且还需要凌天通过他们的考察,才会现身。

    

    那么如此联想其中种种异常,凌天基本可以确定,白飞云所说的那个势力,就是这让云州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暗刀门!

    

    “没错,凌国公,正是我曾经的主上!”

    

    “我暗刀门,曾经有一个叱咤南唐的称谓--暗凌卫!”

    

    暗刀门门主的脸上,不由得扬起一抹得意之色,傲然道:“想当年,我们在凌国公挥麾下,暗凌卫下分设,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八个堂,共一千零八位死士,每一个,都是军中精锐高手,征战九州,战功赫赫,可奈何,荣亲王那个狗贼,害我主公,我暗凌卫不得不得被打散,隐匿起来....”

    

    “但是,我们坚信,凌家不会就此覆灭,我们在等,在等那个人的出现。”

    

    暗刀门看向凌天,忽然裂开嘴角笑道:“今天,我们终于等到了!”

    

    “暗凌卫指挥使,尹洪,拜见公子!”

    

    说着,暗刀门门主便捂着胸口,想要起身。

    

    “门主,使不得!”

    

    凌天赶紧窜上前去,将尹洪按下,“您还有伤在身,更何况,晚辈受不起前辈大礼...”

    

    “怎么受不起?你是凌家后裔,也是凌家崛起的希望,我们,都是凌家的死士,你就是我们的主上。尊卑之礼,绝不能废!”

    

    “什么尊卑礼节?”

    

    凌天见尹洪还想起身,脸色也板了下来,“你等为我凌家出生入死。我却什么都没做过,不值得你们这样..”

    

    “如果你还要执意如此,那我便命令你,躺下!”

    

    “那...好吧,尹洪多谢公子体谅...”

    

    尹洪叹息一声,但是脸上却闪过一抹欣慰之色,躺了下来。

    

    “其实,这么多天来,我将几位堂主的话都听在耳中,你能孤身一人来到这云州水深火热之地,勇气本就可嘉。而且,这些天,你游走于各大势力之间,游刃有余,还夺得很多让人赞叹的成就。让我心中快慰,老国公泉下有知,也可以瞑目了...”

    

    “呵呵,晚辈做的,不足挂齿。”

    

    凌天摇摇头,在尹洪身边坐下,沉吟片刻,抬头道:“尹门主,晚辈冒昧的问一句,您这寒溟血毒,到底是怎么中的?晚辈还真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毒物...”

    

    “哼,血毒?”

    

    听到血毒二字,尹洪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怨毒,“这东西我也不能多说,但我只能告诉你,这血毒,和云州军,有莫大关系。云侯有谋逆之心!”

    

    “什么,谋逆?!”

    

    凌天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

    

    尹洪的一句话,让他摸不着头脑。

    

    血毒怎么还撤上谋逆了?

    

    这个罪名,可是罪大恶极啊。

    

    “没错!”

    

    尹洪点点头,“我也是偶然得知,一年前,我无意中发现云州军内,似乎有过一次气血极其旺盛爆发现象,那一次虽然极其隐秘和短暂,但是却引动我暗刀门在游魂林的奇门遁护门大阵无端自启,我深入云州军查探,却中了埋伏,被血毒包围,拼死才逃脱出来!”

    

    “这和谋逆有什么关系?”凌天挠挠头。

    

    “没关系?”

    

    尹洪摇摇头,“你有所不知,我在云州军中,亲眼看到了他们在动用前线战场上收缴上来的功勋令牌,将其内储存的蛮族血魂注入了一尊鼎炉之中,那鼎炉下面就是一座非常巨大的阵法,而鼎身之上,血气弥漫,生机旺盛至极...”

    

    “而那座阵法,恰好我曾经在暗凌卫的秘报里了解过,那是一座域外魔族的魔阵,名叫血逆凝魂大阵,可以将血脉之力转化为魂魄之力,以提升武魂等级,被南唐武道明令禁止为十大邪阵之一!”

    

    “你说,他用功勋灵脉内的血魂,私自构筑邪阵,意欲何为?”

    

    “这....”

    

    凌天舔了舔嘴唇,如果尹洪所言为真的话,那么这云侯,确实居心叵测了。

    

    而功勋令牌中的血魂之谜,他让凌云查过,但却一无所获,没想到,他从尹洪这里,得到了情报。

    

    “尹门主,这件事情,在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还是不能声张,不然,我们对上云侯府,就是以卵击石...”

    

    尹洪点点头,“那是自然,云侯的修为高深莫测,好在我当时未曾暴漏身份。那血逆大阵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我们先隐忍,徐徐发展实力,到时候有所准备..”

    

    “嗯...”

    

    尹洪忽然看向凌天,“对了,听说那擎天宗要对你不利,要不要动用暗刀门的力量,先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他擎天宗是个什么东西了!”

    

    “不,不用。擎天宗,我自己会处理。”凌天摇摇头,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好,凌国公的红人,就应该这样!”尹洪欣慰不已,道:“凌天,你尽管去做,不管那些势力帮不帮你。暗凌卫,是你最忠诚的部下!”

    

    “门主,我也感谢你们为我凌家所做的一切,我向你们保证。我会让凌家重现祖上辉煌!”

    

    “嗯!”

    

    凌天和尹洪相视一笑,便同时仰天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