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22章暗刀门门主,到底是谁!?
    凌天的脸上,豆大的汗水珠帘是的低落,掉落的灼晶床上,被蒸发成了水汽。

    

    仅仅是一会儿,他的嘴唇,就因为极速的耗损神念,而变得惨白干裂。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空旷的密室内,只有暗刀门门主痛苦而压抑的闷哼声。

    

    终于,整整作去了一个时辰,当暗刀门门主嘶吼的声音已经让人感觉到了恐怖的时候,凌天猛然收回右手,此时的金风雷火苗,都应变成了暗红色。

    

    “哧哧...”

    

    寒溟血毒和金风雷相互交织,都想将对方吞噬。

    

    “好强!”

    

    凌天体内的十万剑影感到了莫大的压力,这最后一点血毒竟然无论如何,都无法被剿除,就如同扎根在了暗刀门门主心脏中一般,凌天废了莫大的力气,这才用金风雷和剑影之力,将起从暗刀门门主的心脏中抽离出来。

    

    这块最后的寒溟血毒在金风雷之中扭曲着,疯狂的挣扎想要挣脱凌天的束缚。

    

    “快去找一个火系灵材制作的瓶子来,越热越好!”

    

    凌天紧绷着脸,急声道。

    

    “火系材料的瓶子?”

    

    身后几人面面相觑,最后司堂主,一拍戒指,掏出了一个火红色的瓶子,“这是用这块灼晶精华做的一个小瓶子,应该能用吧?“

    

    “可以!”

    

    凌天抢过瓶子,直接将那血毒压了进去。

    

    “呼!”

    

    看着手中不住颤抖的瓶子,凌天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样?”

    

    阴碧落扑了过去,看着仍旧昏迷的身影,道:“凌天,我师父怎么还不醒?”

    

    “可能是太虚弱了吧,这血毒实在恐怖,门主的毒被驱除了,但还是需要修养...”凌天擦擦汗。

    

    “凌天,不会吧,毒都清了,门主还不醒?”惊堂主脸色一变,“小子,你不会是在耍我们吧?”

    

    “耍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么?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办法,总之我的任务完成了,告辞!”

    

    凌天脸色也沉了下来,起身拂袖便走。

    

    “门主不醒,你就不能走!”

    

    惊堂主冷哼一声,脸色瞬间狰狞,黑袍下,一只大手伸出,带着恐怖的气旋,抓向凌天。

    

    突然间的出手,让阴碧落和其他堂主都有些措手不及。

    

    凌天虽然没有回身,但却是早有准备,体内气海瞬间震动,堪比金身的元气凝聚,就要回身。

    

    虽然惊堂主实力远超凌天,已经到了金身境后期,但凌天,决不会束手待毙。

    

    “慢着...”

    

    就在两人即将对撼之时,一声虚弱至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惊堂主脸色大变,随即便撤回了大手,而凌天的一拳,却是直直轰落,正中惊堂主胸口。

    

    “嘭!”

    

    惊堂主被轰退了一步。

    

    “咳咳,你这小子!不收手!”

    

    惊堂主轻咳两声,心中也是惊讶,没想到凌天随意的一拳,竟然能震退他。

    

    不过,众人已经顾不得凌天和惊堂主了,都是扑向了灼晶床。

    

    “门主,你醒了!”

    

    “师父,你终于醒了....”

    

    众人七嘴八舌,激动不已的看着床上的身影。

    

    不过,暗刀门门主仍旧双眼禁闭,若不是刚才那道声音极其熟悉,不然他们都觉得是自己幻听了。

    

    良久之后,暗刀门门主好像积蓄了不少力气,这才缓缓张开嘴。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出手,该罚,下去....”

    

    “是!惊荣知罪!”

    

    惊堂主没有任何犹豫,俯首躬身便退了出去领罚。

    

    “呼...其实这几天,小兄弟为我驱毒,我都知道,只不过我七窍封闭,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我...睡了多久?”

    

    “师父,从你回来,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近一年了...”阴碧落赶紧道。

    

    “一年?还好,还来得及...”

    

    暗刀门门主深吸了一口气,撑起身子想要坐起来,阴碧落赶紧搀扶着他靠在床上。

    

    “你们都下去,我要和这小兄弟,单独说几句话...”

    

    “门主,你的伤势还未痊愈,应该多多休息!”

    

    司堂主急道。

    

    “不用多说,你们...下去!”

    

    暗刀门门主的话,虽然虚弱,但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是,属下遵命...”

    

    几人对视一眼,没在说什么便悄悄退了出去。

    

    静室内,如今只剩下了法相大宗师和凌天两人。

    

    如此环境,面对暗刀门的掌舵人。

    

    这个曾经杀手集团的老大,饶是凌天,也是心中不由得悸动。

    

    “凌天....”

    

    “呵呵呵...”

    

    v》看a正版章节@W上酷●h匠w网

    

    忽然,靠坐在灼晶床上的暗刀门门主低垂的头,忽然抬了起来。

    

    “凌国公的后人,果然从不会让人失望!”

    

    突然一道声音落下,凌天浑身巨震,一股凉气霎那间,从背脊陡然充斥四肢百骸。

    

    豁然抬头,凌天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寒芒,射向对方。

    

    而映入眼帘的,却是脸色苍白,但却格外果毅煞气的一张脸。

    

    和一双,缓缓睁开,便让人心惊胆颤的眼睛。

    

    这双眼睛,让被他注视的人,不由得心里发怵,就好似被死神盯住了一般。

    

    但暗刀门门主刚才的一句话,却让凌天无法镇定。

    

    凌国公后人。

    

    这个秘密,只有寥寥几人知晓。

    

    这绝对是凌天除了穿越这个秘密之外,最为隐秘的东西了。

    

    也关乎身家性命。

    

    但是这暗刀门门主,从何得知?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往来交锋,凌天的警觉和坚毅,暗刀门门主的霸气和戏谑,让凌天终究还是败下阵来。

    

    “你到底是谁?”

    

    凌天的胸膛起伏着,紧紧握着惊虹剑柄。

    

    “呵呵呵呵...”

    

    暗刀门门主低声笑着,摇了摇头,收回目光,悠然叹息道:“你果然是够警觉的,但是,你不用害怕,若是我想害你,你,你早就死了...”

    

    “至于为什么我知道你是凌国公的后人...”

    

    暗刀门门主沉吟一声,“你肆无忌惮的在我的身体里驱毒,难道,我就不能知道点什么?”

    

    “不过,你不必担心...”

    

    见凌天脸色一变,他又道:“你的秘密很多,但却不是一般人能全部窥探的,你的气海很神秘,似乎修炼了某种极其高明的功法,从而被遮蔽,就算是元神境界的武王,也绝无可能看的透你...”

    

    凌天闻言,脸色稍缓,虽然不知道这暗刀门门主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他对自己的气海和太初经,还是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