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15章 凌天被跟踪了?
    又一次驱毒完毕,暗刀门门主的四肢,已经全部恢复了正常的肤色,寒溟血毒被清除了大半,甚至正个人的呼吸都渐渐有力起来,淡淡的法相威压弥漫开来,让阴碧落和四位堂主,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碧落兄,我想,照此速度,再有五日,门主的寒溟血毒,便可彻底清除。”

    

    “如此甚好,你那弟弟凌云,我也已经让他败在司堂主门下,你放心,我保证他得到的传承,不比我差!甚至司叔还说,这凌云,比我还适合这传承呢...”

    

    阴碧落将凌天送了出来,笑道。

    

    “哦,那如此甚好。”凌天闻言,心中也是宽慰,凌云的资质特殊,能找到如此适合他的传承,实属不易。

    

    “嗯,另外,我还要恭喜你呢,器丹双榜榜首,没想到你还挺有才的。而且还有法相大宗师为你大打出手...”

    

    “呵呵呵,碧落兄过奖了。都是些浮名,而且还惹了一身祸。”

    

    最¤B新n章:节上酷(}匠g网@

    

    凌天在馘门前摆摆手,“碧落兄就不必送了...”

    

    不过,凌天刚转身,阴碧落便又忽然道:“凌天,真的不用护送了么,你这么出去,恐怕有人在外面等着你啊!”

    

    “什么意思?”

    

    凌天闻言也是豁然一怔,随即转身望来。

    

    “你今天,和酒了吧?在哪喝的?”阴碧落没有直接回答,却是绕着凌天走了一圈,忽然问道。

    

    “喝酒?”凌天蹙眉,不明所以,“没错,是在飞仙楼喝的。”

    

    “上好的琼仙酿!”

    

    阴碧落点点头,“你还真是有钱,这酒味道极重,若是被有心人做了手脚,方圆五十里之内,都能感应到这股酒气,用来追踪再好不过了!”

    

    “什么?有人跟踪我,那你这暗刀门...”

    

    “这倒不必担心。论追踪,我暗刀门才是祖宗!”

    

    阴碧落摆摆手,面上带着嘲讽,“早在你进入我们暗刀门据点的时候,我们的人,就发现了。跟踪你的人,如今应该还在据点外等着你。所以我提醒你现在出去,并不一定安全...不如,散散酒气再说。”

    

    “呵呵,不必了!我倒是真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想杀我...”

    

    袖中,凌天的拳头缓缓紧握,眼中也蒙上一层冷酷杀意。

    

    如今正好,就来个将计就计好了!

    

    “那好,既然你不怕,我也不留你。这斗篷就送你了,穿上它,就不会被人发现。你不用拒绝,总有你用的上的时候!”

    

    “多谢!”

    

    凌天微微拱手,便迈进了馘门,消失不见。

    

    “这小家伙,倒真有胆气!”

    

    这时,阴碧落身后,走出来一个身着黑袍的武者,与其他们截然不同的是,这人浑身上下都弥漫了阵阵黑气,斗篷下的脸惨白毫无血色,犹如死尸,一股死亡的气息,蔓延开来,让人胆寒。

    

    他的斗篷胸口处,更是纹绣这一个死字!

    

    “司叔,你也看好他?”阴碧落回身道。

    

    “嗯,这云州能让我瞧的上眼的,以前没有。他,能算是第二个...”

    

    见阴碧落笑了,他负手傲然道:“第一个,当然是我徒儿凌云!”

    

    “这凌家,倒真是天才辈出啊。凌家....怎么有点耳熟啊...棺材睡多了,总是经常想不起了某些东西。”

    

    司堂主突然蹙眉呻吟起来。

    

    “呵呵,司叔,想不起来就别想了。那凌云怎么样,你得谢谢我吧?”

    

    “你个娃娃,还和我要上好处了!”

    

    司堂主佯怒了一句,而后惨白的脸色也缓和了起来,不由得展开露出笑意,“没错,那凌云深得我心,他的武魂是罕见的暗属性,比你的阴属性,更加适合我暗刀门的秘法夜游经!不出几年,你这暗刀门第一暗影的位子,可就要给你师弟,让一让了...”

    

    “呵呵,那就要看他的本事了...”阴碧落傲然一笑。

    

    “废话不多说了。那小子应该已经出去了,我们去看看,他可千万不能出事..”

    

    司堂主脸上的笑意豁然收起,身影一闪,没入馘门之中。

    

    ......

    

    云侯府,云海斋。

    

    云扬靠坐在一张虎皮大椅上,左右两侧,则是坐着十几个身着灰白色锦衣的年武者,一个个气血旺盛,姿态不凡。

    

    下方,一个兵士正一脸为难的禀告着什么。

    

    “废物!让你们看一个人,都能弄丢!兰麝香和琼仙酿,足以让他在五十里内无所遁形,你们竟然说给跟丢了?!”

    

    云扬忽然一拍桌子,色厉内荏。吓的下面那兵士瑟瑟发抖。

    

    “禀告世子,我们也纳闷,但是那小子偷偷进了那十香楼之后,气味就直接断了!那十香楼里全是人,我们找遍了,也没发现那小子的踪迹!”

    

    “世子,是不是那小子发现了有人跟踪,所以用什么办法将气味弄掉了?”这时,云扬下首一个剑眉星目的刚毅武者,道。

    

    “不可能,兰麝香混入琼仙酿,那味道是我云家独创,只有嗅灵鼠能闻的出来,他想去除气味倒是有不难,但绝对不会事先发现!”

    

    云扬搓着下巴,摇摇头。眼睛目视门外月明星稀,片刻道:“城外可有布防?我怀疑这家伙行踪诡秘,如今已经不在城内了!”

    

    “禀告世子,云卫十二部统领已经带人在城外百里方圆严密监视...”

    

    “好!我倒是希望他出城了..”

    

    云扬紧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凌天,就算你真的当缩头乌龟,武道大会,也终将会是你的忌日!”

    

    ......

    

    飞云卷蔼,月影孤寒。

    

    凌天从馘门走出,便被传送到了一处山坳里。

    

    抬眼望天,凌天辨别了一下位置,发现这次他竟然被传送到了云州城西百里外的位置。

    

    “这奇门遁甲,可真够扯的!”

    

    凌天收起身上的黑色斗篷,咧咧嘴道。

    

    这馘门就是一座类似传送阵的东西,但每此传送的地方都不固定,很玄乎,但绝对不会传送太远。

    

    “嘶...“

    

    凌天用力闻了闻自己的衣袖,并没有发先有什么异常的味道。

    

    “嗯?这么神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