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09章 龙之脊背 第十阵法
    虽然此时凌天脸色苍白,甚至浑身都在颤栗,但他仍旧着,控制着手中火笔,在剑身上勾画着阵法图腾。

    

    “怎么会...”

    

    云扬摇着头,眼中满是不信和羞怒之色。

    

    他借助了燃元丹,又有古宝相助,这才刻画了九座阵法铸成雾隐刀。他凌天何德何能,和自已一样?

    

    ;T

    

    而且,云扬看到凌天的那把兵刃所用灵材,丝毫不再他雾隐刀之下,从剑身完美的形态上,也能看出锻造的技艺,非常的精妙绝伦。

    

    这一刻,云扬感觉自己的自尊,正在遭受着严重的践踏!

    

    一个蝼蚁,竟然能和自己一同举起一尊巨鼎的感觉,比失败,还要难受。

    

    药香谷内很静,凌天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手中金风雷凝成的火笔,将最后一道图腾勾勒完毕,九座阵法在剑身之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此刻,手中火笔熄灭。阵法图腾隐入剑身之中。

    

    光芒极其刺眼,但一些金身境宗师,还是能透过光芒看到其中变化。只见那九座阵法图腾彼此镶嵌,形态不一,但却好似勾勒除了一条龙的图案。

    

    “嘶,这些阵法,好像都是中阶古阵法,很多都是宗门的不传之秘啊!”

    

    “没错,还真是九座阵法,这把剑,足以位列剑榜前三了,就是不知道,和云扬世子的那把雾隐刀,谁更厉害一些!”

    

    “不对,你们看,那凌天似乎还有动作!什么...他还想放血?!”

    

    此刻,杨少游不禁从椅子上豁然站起,有些愠怒道:“凌天他在搞什么!十指连心,那可都是精血,内含精元,乃是人之根本,如此这般耗费,亏血脉损天赋,轻则折寿,重则殒命,不要命了?”

    

    “不行!我要阻止他!”

    

    想了想,杨少游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放任凌天胡闹,他虽然对炼器不是很懂,但是他不想看到凌天为了一个所谓的器道新秀榜,搞的折损天赋甚至丢了命!

    

    “慢!”

    

    不料,独孤剑寒却是起身,将杨少游拦下。

    

    “你什么意思?让开!”

    

    杨少游素来清高,旁人或许还惧独孤剑寒,但是他可从不把谁放在眼中。

    

    “哼,杨少游,我劝你还是冷静一点,现在是我们神兵府主办的器道比试,在比试结束之前,任何人都不准下场!”独孤剑寒道。

    

    “若是我偏要下去呢!”杨少游冷冷的看着独孤剑寒,浑身雄浑的威压渐渐攀升。

    

    “少游,不要冲动!”

    

    岳鼎仑起身,法相境界威压将两人强行分开。

    

    “以我对凌天这孩子的了解,他绝不是冲动之人。他这般做,绝对是有把握的。你现在下去制止,凌天恐怕前功尽弃!”

    

    杨少游冷着脸,看着台下凌天虽然虚弱,但是眼神坚毅,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颇为无奈的坐了回去。

    

    独孤剑寒轻哼一声,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得意。

    

    擎天宗众人,包括洛千帆在内,也都是相视一笑,不管这凌天怎么厉害,如果最后倒在了这会场上,那说什么,也都是浮云了。

    

    至少拿精血这般开玩笑的,他们自问是不敢去做的。

    

    不过,这时,岳鼎仑确实忽然说了一句,让众人不由的心中一惊。

    

    “哦,我似乎想起来。当年我在中州御器院研修器道时,曾听我师父说过,上古时期有一种炼器之法便用精血为引,极为精妙,这炼器之法被称作血炼术!但年代久远,血炼术,已经失传了...”

    

    “什么?岳老的师父!那不就是武皇神宫御器院首座,欧冶前辈?”

    

    “没错!御器院可是南唐所有神兵府的总部,欧冶前辈,更是武皇最为器重的器道宗师!”

    

    “那他口说的血炼术一定是真的,难道这凌天...”

    

    一时间,岳鼎仑一句话激起千层浪,让本未平静的湖水,再次暗流涌动起来。

    

    这些器道宗师们,看向台下的凌天,眸光中,闪烁着精光。

    

    会场之上,凌天仍旧站在阵法之中,外界的喧闹惊哗,都被屏蔽。

    

    此时,凌天伸出右手十指,一滴滴精血从指尖低落。

    

    他将手指按在剑尖处,以血为引,由剑意包裹,缓缓向下滑动。

    

    精血每过一方图腾,阵法光芒便亮起。

    

    “他这是在做什么,明明已经刻画了九座阵法啊!”

    

    “不清楚,不过,他这绝不是在刻画阵法,因为他没有用火种之力。”

    

    众人正疑惑着,一个人哗然惊呼道:“你们看,那凌天,是不是正在用精血,勾勒那条龙的背脊?”

    

    所有人都望去,观众们可以通过药香谷内的阵法,云州城十万武者,都能清楚的看到凌天的一举一动。

    

    那兵璀璨的剑身上,有着凌天刻画的九座阵法图腾,九座阵法,链接镶嵌,好似一个古拙的龙型印记,而此时凌天用精血在剑身从上而下,画着一条线,但这条线,却将九座阵法完美的链接在一起,优美的曲线,就好似这条龙的背脊线!

    

    “他是想让九座阵法合一,也可以说,他其实是在刻画第十道阵法!”

    

    岳鼎仑低呼一声。

    

    “第十道阵法?那必须要将前九座阵法深研到精通状态,才敢如此勾连吧?不然任何一点披露,都会让阵法尽毁!”

    

    “没错,但是看这凌天手下张弛有度,毫无停顿,线条犹如天成,真让人难以置信。”

    

    人们啧啧称奇着,但短短的一道简单的线,却是耗费了凌天海量的神念和精血,去勾连阵法。

    

    终于,一阵阵血脉中的虚弱感如惊涛一般狂袭而来,凌天咬着嘴唇,将最后一座阵法,链接完毕!

    

    “铮!”

    

    下一刻,一道犹如惊雷炸响声起,平台上,那把剑,在不住的震颤。

    

    见凌天终于收手退到一边,瞬间使得全场安静了下来。

    

    “这剑...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