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07章 血炼之法 挑战雷殛
    会场上,凌天静静伫立在那里,好似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

    

    八方天地,心中唯有一剑。

    

    此时此刻,凌天体内,十万剑意在簌簌震动,开始在丹田之内凝聚。

    

    “剑由心生,铸以血炼,心血之器,是为本命。”

    

    忽然,凌天轻声念了一句,下一刻,他缓缓卸下腰间紫阙剑鞘,握在手中。

    

    “我终于等到了今天,让你委屈了这么久,是我的罪过。今天,万众瞩目,就是给你的补偿...”

    

    凌天伸手握住剑鞘外露出的那截剑柄,猛然用力,拔了出来!

    

    “滋滋滋...”

    

    剑刃出鞘,密密麻麻,犹如千万道星雷电火,轰然从剑鞘内绽放开来!

    

    犹如夜空中的一颗星辰爆燃一般,强烈耀眼的光效,让药香谷内,响起了一阵阵惊呼。

    

    这,就是凌天为锻造本命灵器,而事先锻造的通灵剑胚!

    

    “就是这把剑!”

    

    观众席上,行一和尚的目光,也陡然凌厉起来。

    

    这把剑,从锻造成功,只出鞘过一次,而那一次,一剑,便破了行一的金钟罩!

    

    “一把剑?什么意思?这凌天在搞什么鬼。”

    

    “不知道,难道他是想重铸?但是这把剑上面连阵法都没有,我也从没见过啊?”

    

    观景台上,众人都是看着凌天手中的那把见剑,很是不解。

    

    “这把剑,好像是用金焱玉髓和蕴雷星石铸成的剑刃胚子!凌天,并不是要铸造雷殛剑,而是想挑战雷殛!”

    

    这时,岳鼎仑双手紧紧握着,一字一局,沉声说道。

    

    7看正?版章节上《

    

    看到凌天那把剑中有着金焱玉髓的气息,他眼睛都红了。若是这东西在他手上,他升级火种就更有把握了。

    

    “什么?金焱玉髓!他要挑战雷殛剑,这凌天,这是疯了!”

    

    “金焱玉髓,那可是灵材中的圣物啊,不用来升级火种,却是想锻剑,真是个十足的疯子!”

    

    众人的脸上,已经可以用骇然来形容了。

    

    蕴雷星石、雷劫金,根本无法和金焱玉髓相提并论。他们想不到,凌天到底拥有何等势力,敢用这三种顶级材料锻造剑器,用来挑战剑榜第一的雷殛!

    

    凌天站在升起的阵法中,不受任何影响。

    

    手握着通灵剑胚,经过这么多天寸步不离以及紫阙的温养,在淡金色的剔透剑身内,一道细细的金色游丝,在其中游动。

    

    这,便是原本紫殛剑中的通灵之物。

    

    经过温养,虽然还远不如器魂,但也已经能够看的见了。

    

    “血炼...”

    

    凌天将剑胚放在鼎炉之上,而后金风雷汹涌而出,注入鼎炉,将剑胚包裹。

    

    就在这时,凌天又是做出了一个让人惊恐的动作。

    

    只见他竟然掏出了把匕首,划破了双手十指,将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滴落在金风雷中!

    

    “这是什么锻造方法?”

    

    “用精血炼器?古籍中可有记载?”

    

    众人面面相觑,但眸光中,都是疑惑不解。

    

    “大长老,凌天的这炼器之法,是你传授的?”独孤剑寒蹙眉也是问道,他可从不知道,还有这么炼器的。

    

    “不,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他从未和我透露过...”

    

    岳鼎仑摇摇头,眉头紧锁,他觉得,自己恐怕真的有些低估凌天在无回谷内的收获了。

    

    “看来,找时间,我要去岭南一趟了。”岳鼎仑在心中暗道。

    

    五百名炼器师全部开始了炼器,但这其中,唯有凌天,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们不会看见,那滴落的精血被剑影团团包裹,经过金风雷的高温,不但没有蒸发,反而被像是被精炼了一般,化成了淡金色,掉落在剑胚之上,融入剑身之中。

    

    而剑身内,那道细细的游丝好像是饥饿的孩子一般,将那滴落在剑身上的精血,直接吞下,而后其本体,肉眼可见的,涨大一圈。

    

    时间过的很快,渐渐的,开始有叮叮当当,锻打剑胚的声音响起。

    

    但这过程冲,也有不断失败之人,不是熔炼失误炸炉,就是锻打失误,胚子断裂。使得炼器师们颇为狼狈,面色阴沉的退了下去。

    

    宇文庭和齐磊,也是先后完成了材料的融化,开始段在器胚。

    

    在手法上,两人都是极为老练,堪称教科书一般的规范,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发生任何的失误或者瑕疵。

    

    半个时辰后,汗流浃背的云扬,也终于将灵材熔炼完毕,凝成了一把刀的粗胚,开始锻打。

    

    和之前所有人不同的是,云扬手中握着一把青金打造的锤子,舞动如风,叮叮当当犹如骤雨一般急促,光影晃动之间,竟然使那粗胚周围荡起了一层淡淡的云雾。

    

    “骤雨锤法!云扬世子,果真深的神兵阁主真传!”

    

    “没错,这骤雨锤法名动云州,今日在世子手中得见,让人赞叹啊!”

    

    众人忍住,这凌厉的锤法出自独孤剑寒,也是独孤剑寒的招牌锤法,很是厉害。

    

    独孤剑寒欣慰至极的看着云扬锻打刀胚,还未来得及笑出声音,就被观众的惊呼声吸引了过去一。

    

    只见下方的凌天也已经将剑胚从金风雷中抽出,此时的剑胚远不如之前那般绚丽,甚至剑身都被融化,走了形状。

    

    不过,当凌天举起普通的锻锤,敲击在剑胚上时,每一下,都看似不紧不慢,每一下,都是那般的天衣无缝,自然而舒展,而每一锤落下,都能溅起万道火星,却始终看不请棰影。

    

    “这也不是一般的锤法,看起落锤不快,但每一道锤影都是虚的,他实际的落锤速度,其实已经快到了极致!”

    

    “没错,凌天的锤法似乎已经...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难道这小子是从出生就开始练锤的,不然怎会这般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