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404章 这才是真正的银湛匕!
    噗!

    

    池水沸腾,云雾骤起。

    

    只见那云雾变化成一片银灿灿的虹芒,从池水中猛蹿而上!

    

    这些云雾极其霸道,甚至将左右两侧已经升起的异象瞬间压制。

    

    铮!

    

    霎那间,破空声乍起,一把匕首从云雾中隐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异象之上。

    

    高度,甚至高出了云扬那把匕首三尺之多!

    

    而在众人惊呼声中,这把匕首,竟然开始狂吸云雾,甚至扯动了左右云扬等三把匕首,后者在凌天的匕首出现之后,便从空中跌落。

    

    这是不同品阶的灵器在锻造完成之后,才会出现在压制现象。

    

    也就是说,凌天的这把匕首,已经超出了下品灵器的范围。

    

    升级了!

    

    “怎了可能!”

    

    擎天宗众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片刻后,才有一个弟子开口道:“这不可能,凌天绝对是作弊了,这根本不是银湛匕首!”

    

    “没错,银湛匕首只能是灵阶下品,凌天的这把匕首,分明是到了是中品的层次!”

    

    与所有人的惊讶不同,岳鼎仑也是极为好奇。他竟然看不出来,凌天炼制的这把匕首,究竟胜在哪里。

    

    “你等四人,速将匕首放入阵法中!”

    

    岳鼎仑的声音传下来,凌天将银湛匕首送入阵法。

    

    下一刻,四把匕首都出现在观景台上。

    

    宇文庭和齐磊的两把匕首,表面银光闪烁,看起来很是锋锐,品质上成。

    

    而云扬和凌天的匕首,看起来,却是银光灿灿,表面上三座阵法融汇贯通,让匕首看起来锋锐至极,煞气逼人。

    

    但是紧紧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两把匕首,有什么高下之分。

    

    这让一众大佬们有些不解。

    

    从刚才异象上看,凌天的匕首,绝对是要比云扬那一把强许多的!

    

    甚至,高出了一个品阶。

    

    但,银湛匕首只有三座阵法,只能是下品,提升到中品,根本不是靠修复瑕疵能够做到的。

    

    可这把匕首刻画三道阵法已经是它材料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所以说,凌天的这把匕首,实际上至少刻画了四道阵法,而这第四道,竟然隐藏了!

    

    “不对!”

    

    忽然,独孤剑寒眼睛一亮,伸手将凌天那把匕首摄入手中,看了片刻,眉尖一挑,随即向阵法中注入了一道元气。

    

    铮!

    

    下一刻,这把匕首突然光芒再次爆发,看上去,好似皎月一般,被握在手中,光芒耀眼。

    

    “这是怎么回事?”

    

    擎天宗和云侯府的武者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啊!我知道了,凌天的这把匕首,将第四道阵法,刻画在了匕首的刃上!”

    

    这时,一个神兵府长老惊呼一声,指着那把匕首道。

    

    “刻在了刃上?”

    

    得到提示,众人破开光芒看去,果然发现,此时这把银湛匕首的刀刃上,一圈细细的图腾缠绕,赫然是一座阵法!

    

    银湛匕首的灵材和大小,决定了它只能承受三座阵法,多一座,都会让其崩裂开来,而凌天的这一把,不但刻画上了,而且还刻画在兵刃最薄的刀刃之上,这难度,可想而知。

    

    一时间,药香谷内,响起了一阵吸气声。

    

    凌天重铸银湛匕首,将会改写兵谱,颠覆整个云州的器道对银湛匕首的认知。

    

    这么多年了,从未有人质疑过银湛匕首。

    

    “让我一观!”

    

    岳鼎仑将匕首接过去,手掌在其上拂过,而后露出一抹笑意,点点头,“不错,确实将烙铜去除了,因此这把匕首的脆性弊端消失,才可以刻画第四座阵法,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银湛匕首,中品灵器!”

    

    “嗡!”

    

    他挥舞银湛匕首舞动而过,下一刻,悬浮在空中的云扬三把匕首,便直接被斩成了两截,脆的如同纸一般。

    

    到此,四人在第一轮的成绩,高下立判。

    

    观景台的右侧,器新榜更新,凌天榜首的位置,无人撼动。

    

    “这...”

    

    场上,齐磊等人脚下晃了晃,没想到,凌天还有这般能耐。

    

    质疑兵谱,恐怕连那些地级炼器师,都不敢!

    

    而凌天,偏偏又做到了。

    

    “可恶!”

    

    饶是云扬气度过人,此时也不禁双拳紧握,咬牙切齿。

    

    凌天,再一次,站在了他前面。

    

    这种感觉,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d酷mw匠网永久●免k费~看H/小)说n(

    

    这是一众好似被下界蝼蚁侮辱了一般的羞耻感。

    

    “下一轮,我绝对不会再给你机会的!凌天,我要让你输的彻彻底底!”

    

    云扬在心中不断嘶吼。

    

    “呵呵,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呢!师妹,没白让你来吧,我就说有好戏看,这次云扬想拿器新榜首,恐怕不容易咯!”

    

    观众席上,一身轻甲的姬无艳笑道。

    

    “是啊,不过。我之所以没有想着来看这器道比试,其实是因为,我觉得凌天才注定会是器新榜首...”

    

    姬无艳身侧,一身翠色裙装的苏汀笑道。

    

    “哦?你对那凌天,倒是高看的很啊!”姬无艳的脸上闪过一丝讶色。

    

    “嗯,而且。武道大会上,他或许,也会是我们难缠的对手。”

    

    “武道?呵呵,那就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姬无艳一声冷笑,看向凌天的眸子中,升起一股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