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8章 器道比试 终于到了 【三更,感谢独的守护】
    “既然这样,晚辈便告辞了,以后每天夜里子时,我准时来此为门主驱毒。”

    

    凌天点点头,站起神来。

    

    “好,我让阴碧落负责和你联络。”

    

    “告辞!”

    

    “慢走!”

    

    看着凌天被阴碧落带了出去,三位堂主对视一眼,惊堂主道:“怎么办,此子不愿留在暗刀门,而为门主疗伤,事关重大!若是走了风声,对我暗刀门来说,将是大祸临头!”

    

    “不如,让伤堂主用摄魂大法,让其为我们所用,哼,不过是一个三等宗门的弟子罢了!”休堂主冷哼一声道。

    

    “万万不可,据我所知,此子不但是丹新榜榜首,之前,更是在云侯府老太君的寿宴上,出尽了风头。他紫云宗,就是如此被直接升为三等宗门的,不仅如此,这凌天还和云州的各大势力交好,神兵府、丹会、宝蕴楼,都是请他为座上宾,若是他无辜失踪,定然会引起各方注意,到时候,难免会查到我们暗刀门!”

    

    “我们隐在游魂林不是秘密,徒增麻烦,对门主疗伤,也是不利。”杜堂主摇摇头道。

    

    休堂主脸色一变,“这小子还有这本事,唉,那如此一来,还真不好办了!”

    

    “我观此子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得罪我暗刀门意味着什么,只要我们诚心待他,就不会出问题。惊堂主的担心,有些多余。”杜堂主毫不避讳道。

    

    “或许吧,我也是担心而已,既然你相信他,那就先派人盯着。”惊堂主淡淡说了一句,便离开了密室。

    

    ......

    

    紫云宗驻地。

    

    凌天从阵法中走出,回身道:“碧落兄,你这阵法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将控制之法教给我,到时候,我自己去暗刀门便是了。”

    

    自己房间里藏着这么一个阵法,实在让他烦心。

    

    “呵呵,阵法的控制之法,是我暗刀门的绝密,自然不能告诉你。但既然你担心,我就把这阵法撤掉,到时候,我再给你一个我暗刀门的联络地点,你去那里找我便是。”可能是因为师父的寒溟血毒有解,阴碧落的心情不错。,

    

    “那也好。”

    

    亲自看着阴碧落将屋子里的阵法撤去,凌天这才放下心来。

    

    此时已经是子夜十分,驻地宅院里很安静,凌天盘膝坐在床榻上,吞下丹药便开始恢复神念,三日后的器道比试,才是重中之重。

    

    ......

    

    一连三天,凌天都是闭门谢客,三日无言。

    

    第四日,晨辉洒落,凌天睁开眼睛,虽然一连三日都抽出几个时辰去为暗刀门门主疗伤,但是在这一天,神念确实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若是说出去,不知道会让多少人惊掉下巴。

    

    带领一众亲友团出城,继续前往药香谷,今天,是凌天期待已久的器丹大会的器道比试!

    

    相比丹道比试,铸剑出身的凌天,更加在乎器道比试。

    

    这也是穿越到这一世后,自己要上交的一份炼器答卷。

    

    但更重要的,是洛千帆!

    

    是为了给师父柳千炼,一雪前耻!

    

    而对于云州其他炼器师来说,这器道比试,就是他们年轻时,最为重要的一次盛会了,若是表现出色,登上器新榜,那便是平步青云。

    

    至于云州的炼器天骄们,这一次比试,则是他们的排名之战。

    

    天刚亮,无数武者,便从四面八方,向药香谷风涌而去,密密麻麻。人数甚至比三天前的丹道比试,还要多。

    

    甚至神兵府还在谷外架起了光影阵法,将谷内比试的现场,呈现在谷外,以供无法进入谷内的武者观看。

    

    前往观景台的路上,云侯府世子云扬跟在神兵阁主独孤剑寒的身后。

    

    “扬儿,当初你父亲把你交给我,让我传授你炼器技艺,今天,是你该出师的时候了。”独孤剑寒提着黑剑,淡淡道。

    

    “是,师父。云扬,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知道你从没有让我失望过,但是这次...”独孤剑寒欲言又止。

    

    “可是因为那凌天,所以师父担心?”

    

    “没错,我没想到,这云州除了那个白敬亭之外,还有人双生火种。而且,这小子竟然还能将火种融合,在凝魄境界,融合成八品火。而且据我所知,此子乃是炼器出身啊!”

    

    凌天三天前的惊艳表演,一直让独孤剑寒耿耿于怀。

    

    在神兵府,他的声望一直被岳鼎仑压着,让他这个神兵阁阁主,当的异常憋气。如果这此还不能战胜岳鼎仑手下的弟子,那他想要成为这神兵府之主,就更难了。

    

    “师父,凌天虽然有些能耐,但是据我所知,他三天前为了融合火种,神念枯竭,而他原本神念之力,就堪比金身,想要在三天之内恢复,谈何容易,至少那八品隐龙炎,他是绝无可能再次施展了。”

    

    “另外,就算他再次祭出八品隐龙炎,我云扬,未必就惧他...”云扬脸上扬起一抹得意之色道。

    

    “哦?莫非你有其他依仗?”独孤剑寒挑眉。

    

    “嗯,师父请看这是什么!”

    

    云扬点点头,手中光芒一闪,竟然出现了一支水晶般无暇的毛笔,笔尖不知道是何种毛发制成,浮动着淡淡的白色云气。

    

    正;z版?首UU发

    

    在笔身之上,也雕琢着古谱的云纹,一看,便知不凡。

    

    “这...笔,莫非能让你的...”独孤剑寒吸了一口气,若有所悟。

    

    “没错,这支笔我爹从北域兖州寻得,乃是一件古宝,专为双生火种的炼器师打造,品阶更是到了灵阶顶级。有了它,届时我的火种虽然不能化形,但却一样有八品火的能力,足以让我刻画出第九道阵法!”云扬说着,也不由得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