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7章 驱毒成功
    十万剑影在金风雷的包裹下,疯狂的绞杀着寒溟血毒。

    

    凌天在心中也暗道,多亏这是一个法相境界大宗师的身体,不然换成其他人的肉身,可绝对承受不住金风雷的高温啊。

    

    甚至凌天有一种感觉,这暗刀门门主的肉身在火种下,就好似一块极品灵材一样坚韧。

    

    法相境,着实可怕!

    

    火种包裹着剑影窜入血肉,这里的寒溟血毒尤为猛烈,两者相互融合在一切,极其霸道,就连法相境大宗师的肉身,都能够侵蚀了。

    

    最)~新{i章节:(上:

    

    金风雷化作万缕雷芒,开始了破冰。

    

    此时此刻,凌天才忽然觉得,阴碧落所查古籍的确是有道理的,想要救他师父,没有金风雷这样的火种还真不行,就算他的剑影能够绞灭所有毒素,但对这寒溟却没办法。

    

    寒溟形成的冰晶逐渐被融化,后面的剑影直接将分离出来的血毒剿灭,效果很明显,在暗刀门门主脖颈上蔓延的暗红色冰晶,已经停止,并开始消退,

    

    血肉内的寒溟血毒清楚还算容易,但是深入骨髓之中的毒素,确实让凌天感觉到了一些棘手。

    

    深吸一口气,凌天闷哼一声,催动金风雷直接炙烤已经漆黑的骨骼,十万剑影附着在骨髓内。

    

    “呃...”

    

    大床上,或许是因为金风雷炙烤骨骼实在痛苦,昏迷中的暗刀门门主浑身忽然颤抖起来,紧闭的嘴巴张开,一股冰寒的暗红色气体吐了出来。

    

    “师父!”

    

    阴碧落惊呼一声,就要上前。

    

    “不要动,所有人不要说话,不然,我不能保证门主的安全!”

    

    凌天紧绷着脸,双臂都在颤抖。就算有金风雷抵挡,但寒溟之力,还是让他双臂冰寒刺骨。

    

    阴碧落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但还是被杜堂主拽到了一边,和其他三个堂主对视一眼,眸光忠,都是惊诧。

    

    他们何曾会想到,一个如此年轻的后辈,竟然真的能够解决数百丹医宗师都束手无策的难题?

    

    更惊愕的,还是那些刚才还嘲讽凌天的雍扬两州的丹医,看着凌天驱毒的背影,老脸通红。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隔间内,落针可闻,谁都不敢弄出半点声响。火红色的大床上,暗刀门门主的黑金蟒袍已经被汗水打湿,落在大床上,升腾起淡淡的红色雾气。

    

    暗刀门门主的脸,也在痛苦的抽搐着,但却没有醒来。

    

    凌天坐在杜堂主送来的大椅上,额头上,也满是汗水,这般长时间的操控剑意和金风雷在对方体内和寒溟血毒交战,让本就虚弱的凌天,有些吃不消。

    

    “呃...呼!”

    

    终于,凌天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猛然将火种和十万剑意从暗刀门门主体内撤回,整个人,也彻底瘫软在椅背上。

    

    “凌天!还好吧!”

    

    阴碧落从后面冲上来,先是看了一眼还未转醒的师父,而后问道。

    

    “我没事,快将门主身上析出的血毒清理赶紧,小心点,那东西很厉害。”凌天掏出几粒丹药吞下去。紧紧半个时辰,他的神念就消耗了一成多,三日后还有器道比试,他可不能如此浪费神念,况且,他也不希望立刻就将这暗刀门门主救过来。

    

    “碧落,我来!”

    

    惊堂主山前,手中一道黑色元气将暗刀门门主脖颈上析出的血毒剥离开来,放入一个小瓶中,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确实是血毒,真被逼出来了!”

    

    看着暗刀门门主脖颈上的暗红色冰晶已经褪去,脸上也恢复了一些红润的血色,四位堂主如释重负。

    

    “凌天,我师父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他的毒,都能解么?”

    

    阴碧落忍不住问道。

    

    一年多了,阴碧落承受的太多。

    

    “理论上,应该能全部驱除,但是门主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说不好。而且,门主中毒甚深,想要完全驱除,恐怕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能救我师父就好,凌天,多谢你了。日后,还要仰仗你出手了。”

    

    “无妨,既然答应了你,我自然会做到。诸位,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凌天回身看向几位堂主。

    

    “没问题。”

    

    暗刀门一间静室内,惊堂主拱手对凌天道:“凌天小兄弟,我代表暗刀门,多谢你今天出手,只要你能将我们门主治好。你要你说话,我暗刀门上下,绝不会让你失望,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想要杀谁,也尽管说!”

    

    “惊堂主客气了,凌天只是晚辈,受不起堂主大礼。况且,我和碧落兄互助,并不相欠。”

    

    凌天向旁边让了让,沉吟了一声,有道:“但是...如果暗刀门能给我提供一些恢复神念的丹药,也是好的。”

    

    他自己不差钱,但是大肆收购丹药,难免会让人怀疑,而且他有没时间去自己炼制。

    

    “哈哈哈,小兄弟你且等着。!”

    

    原本见凌天什么都不要,惊堂主还有些担心,闻言之后哈哈大笑,叫了一个卫士进来。

    

    “去库房,将凝魄境所有的恢复神念的丹药全都取出来!”

    

    “堂主?全部?”

    

    “没错,全部?难道要说说第二遍?”惊堂主下场的脸阴沉下来,森然恐怖。

    

    “是!”

    

    那卫士浑身一颤退了出去了。

    

    不一会,卫士去而复返,将一个储物袋送上。

    

    凌天看了一眼,发现里面足有上百个瓷瓶,都是恢复神念的丹药,价值足有数千万灵币了。

    

    “多谢!”凌天拱手。

    

    “这你就见外了,区区一些丹药而已。小兄弟还有什么要求,尽管一并说出来便是。”杜堂主在一旁笑道。

    

    “还有,我不想让人知道,是我在为门主驱毒,那些丹医...”

    

    一方面,暗刀门性质特殊,他救人也是有所图,但并不想让外人知道他和暗刀门有什么瓜葛。另一方面,给暗刀门门主驱毒疗伤,这实在太高调了。

    

    “简单,我现在就将他们全都杀了!”惊堂主摆摆手,便要起身。

    

    “那道不必!”凌天赶紧拦下,“他们和我无冤无仇,没必要取了他们的性命。贵门应该有办法抹去他们记忆的办法吧?”

    

    “呵呵,没想到小兄弟还有这般恻隐之心,好,这事我去办,你放心便是,我保证,你来暗刀门这件事,绝不会传出去。”

    

    一旁,伤堂主说着,便出了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