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5章 凌天不会驱毒?【三更】
    门外两侧,各伫立着四个身着斗篷,腰胯宝刀的卫士,目不转睛,犹如雕塑。

    

    凌天在那卫士腰间的宝刀上扫过,眉头微蹙。

    

    这刀,在这方世界可是很少见,但凌天在前世,却是很有名。

    

    刀身长,很细,有曲线。

    

    分明就是明代大内御制兵刃,绣春刀!

    

    不过,凌天只是惊讶,并没有多想,或许只是巧合。

    

    和阴碧落畅通无阻的向院落深处行去,一路上,凌天不断见到有和他一样披着斗篷的‘外来人’颤颤巍巍的从被暗刀门的卫士架出去。

    

    而且,路过的时候,凌天敏锐的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药味道,应该就是阴碧落所说,有些来自雍州和扬州的丹医。

    

    修为更是不低,都在金身境界。

    

    这种级别的丹医,在外面,地位可都很尊崇,不知道,这暗刀门究竟有多厉害,竟然能把这么多丹医都抓了过来。

    

    终于,在如同迷宫一般的内院里走了很久,期间类似奇门遁甲一般的幻阵凌天就穿越了几十道,凌天这才跟着阴碧落,停在了一幢二层木制阁楼前。

    

    楼下卫士重重,其中更有十几个金身境初期的卫士,周身弥漫着血气,一看便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主。

    

    “杜叔...”

    

    阴碧落叫了一声,一个衣着打扮明显比阴碧落更高级的人走了出来,虽然身着斗篷,但却没有和卫士一般,将面容遮住。是一个老者模样,从威压上判断,此时修为竟然高达金身境后期!

    

    此时的斗篷胸口处,纹绣着一条八爪蛟龙,环绕着一个杜字。

    

    “碧落,你回来了!”

    

    老者见到是阴碧落,苍老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他迎上来也是看到了阴碧落身旁的凌天,不过,当感应到凌天的修为以及腰间的三品炼药师腰牌时,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失望。

    

    显然,是因为凌天的修为和炼药师境界,太低了。

    

    “碧落...这位是...”

    

    “是我找来救我师父的人...”

    

    老者看了阴碧落片刻,摇摇头道:“碧落,我知道你救门主心切,但是这人...”

    

    “那些金身境界的丹医都拿门主的伤没有办法。这小娃娃如何能行!”

    

    “他不一样。”

    

    阴碧落的声音毫无波动,“境界等级并不能代表一切,那些金身境丹医,不也对我师父的伤束手无策么。”

    

    凌天不由的看了阴碧落一眼,这句话,听起来还是蛮舒服的。此时此刻,他心里也莫名升起一股气。

    

    毒什么的,他最不怕了,实在不行,便用十万剑意化成剑影,救他师父一命,又何妨。

    

    看着老者无奈的脸色,阴碧落摇摇头,低声道:“杜老,我师父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你们不用安慰我,这次,我从古籍中找到的方法,我想试一试。就给我一次机会,你要帮我。”

    

    “唉,好吧。我们也希望门主醒来。你带他进来吧,休、伤、惊三位堂主也都在。”老者点点头,推开了身后的们。

    

    进了门,凌天跟在阴碧落身后,发现门后是一座装饰古朴的大厅,大厅尽头,还有一道门,阴碧落推开,里面的引论之声,戛然而止。

    

    随后一道道目光望来,在凌天的身上来回扫视着。

    

    凌天也回望过去,发现门后是一个不大的小隔间,隔间一侧墙下的大椅上,端坐着三个和杜姓老者差不多打扮的金身境宗师,但是修为,却都是到了金身境后期,甚至其中一个胸口处纹着惊字的老者,元气威严磅礴如涛,就算稍有不如岱秉德,那也差不太多。

    

    不过,三人眼中,却都是诧异。

    

    显然,他们都是有些奇怪,一个凝魄小辈,三品炼药师,有何资格,进入这禁地。

    

    凌天的目光,也在走进隔间之后,扫了一遍,除了三个所谓的堂主外,最里面放着一尊火红色矿石打造的大床,其上,躺着一个身影,身着黑金蟒袍,面容威严,但脸色煞白,双眸紧闭,气息微弱。

    

    在大床周围,几个披着斗篷露出花白头发的丹医,怔怔的看着他们。不过从他们站立的姿势动作上,应该之前还在讨论。

    

    “碧落,此人是谁,这地方,怎能带他进来?”那惊堂主道。

    

    “惊叔,他是我带来给师父疗伤的。”

    

    “疗伤?碧落,你是在胡闹么?一个小辈,给法相境大宗师疗伤?”其他人面面相觑,忍不住道。

    

    “诸位叔叔,我不想再解释,我没有选择。不然,你让他们给我师父疗伤?”

    

    阴碧落指向那大床周围的几个丹医,又问道:“怎样?你们可有办法?”

    

    “我...我们...”

    

    那几个金身境丹医面面相觑,但却都是是一脸愁容。

    

    片刻后,一个看起来年龄最长,腰间悬着五品炼药师牌子的老者站出来,对三个堂主道:“唉,三位堂主,老朽也是无能为力,门主中的并不是一种毒,而且这寒毒和血毒已经融合在了一起,十分霸道,我们配置了十几种丹药治疗,都毫无效果,我们认为,阴冥晶兰,或许对门主的伤势,有用。”

    

    闻言,三位堂主都是叹息一声摇头。

    

    “我们没有办法,这云州,也绝不会有人能救门主!更不要说,一个修为只有凝魄境界的小娃娃了,呵呵,恐怕,自己都没有中过毒吧!”

    

    /更-,新O最快^上3`;

    

    愁云弥漫之间,气氛有些静的可怕。

    

    修为最低的凌天,满屋子的金身境宗师,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呵呵,那我还真想试试了...”

    

    平淡的话语,忽然从门口响起,打破了诡异的气氛,凌天掀开头上的斗篷,脸色淡然的举步走出,俊逸的脸,坚毅而又不屈的气质,让人为之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