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3章 入暗刀门 奇门遁甲
    “我?”

    

    凌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怔道:“没搞错吧,你可是暗刀门第一暗影,我凌天不过是个小人物,能帮上你什么忙?”

    

    “少废话,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阴碧落声音冷酷无情,带着不容置疑的霸气。

    

    凌天闻言也双目寒霜,冷冷的看着对面的阴碧落。

    

    如此肆无忌惮的出入自己的房间,而且还有着让自己都觉察不到的隐匿身法,这无异于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莫名其妙的被害。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很多秘密,都会被对方知道。

    

    若不是忌惮阴碧落的实力,凌天早就一招剑指合一,直接将阴碧落杀了。

    

    “呵呵,怎么?想杀我?”

    

    阴碧落冷笑一声,听不出任何忌惮,“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你杀不掉我!而且,你还有外面的那些人,都会死的更惨!”

    

    “阴碧落,我告诉你。我凌天不怕人威胁,你最好少打她们的注意,否则,我一定让你暗刀门,从这个世间消失!”

    

    凌天放在桌子上的拳头紧紧握起。

    

    “呵呵,灭我暗刀门?!”

    

    阴碧落自语一声,而后整个人消失在了,下一刻,凌天眉间一抖,丹田气海内泉眼迸发,豁然转身,腰间的紫阙剑鞘直接横在身前。

    

    “锵!”

    

    火星四溅。

    

    一道匕首的寒光闪过,凌天只觉得双臂冰冷发麻,一股森寒的煞气顺着剑鞘游走冲入双臂,向着体内侵袭而来。

    

    十万剑意顷刻而动,瞬间将这股煞气剿灭一空。

    

    酷B匠M/网'd唯N}一●#正4☆版U,其他都是k5盗}版

    

    但此时,凌天的身前,已经没有了阴碧落的身影。

    

    缓缓回身坐下,凌天看着对面,仿佛从未移动的阴碧落,默然不语。

    

    此时,对方手中正在把玩着一缕头发...

    

    阴碧落的刺杀,让人防不胜防。

    

    “现在,可以帮我了吧!”

    

    “帮你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又想和我谈条件?”

    

    “怎么,上次能谈,这次也能!别忘了,是你主动找我来帮忙!”

    

    “好,你说!”

    

    沉默良久,阴碧落袖中的双手紧紧握着匕首,冷道。

    

    “我要你所学的心法,和匕首武技。”

    

    在刚才的一瞬间,凌天便在心中确定,阴碧落所修功法武技,便是他帮凌云一直在寻找的。

    

    “你要修炼?”

    

    “不,是别人。”

    

    “可以,只要他能承受痛苦。还有,功法武技我不能给你,但是我能带走他。”

    

    “你要保证他的安全,那是我至亲之人!”

    

    阴碧落起身,负手背对凌天,“我暗刀门虽然杀人如麻,但从不杀入我暗门者。”

    

    “好!你要我帮什么忙,说吧。”

    

    凌天灌进一口已然凉了的灵茶,道。

    

    “路上说。”

    

    阴碧落斗篷一震,脚下便青石虚幻颤抖,而后一道散发着幽光的阵法,便浮现了出来,“走吧!”

    

    “这法?原来这是用这个,潜入我房间的?”凌天恍然。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阴碧落摇摇头,身影便消失在了阵法中,而凌天也不犹豫,跟了上去。

    

    云州城百里外的官道上,凌天看向阴碧落,“到底要我帮什么忙,三日后,我还要参加器丹大会的器道比试!”

    

    “怎么,器新榜榜首,你也要拿?”

    

    “那是自然!”

    

    “真是个高调的家伙。放心,不会耽误你!”

    

    阴碧落摇摇头,脚下荡起黑雾风纹,随后好似一阵疾风吹过,便消失在了原地。

    

    “追上我,我就告诉你!”

    

    “有毛病!”

    

    凌天冷哼一声,背后金翅展开,化作一道金芒就追了过去。

    

    云州城西北,游魂林深处。

    

    千年前九州战乱,第一代云侯被四路大军围困在云州城,浴血而战三十三天,战死者多达百万之众。直杀的血流成河,尸骸塞谷,而这游魂林,就是其中一路大军被剿灭之地,因此千年来阴魂不灭,成为游魂林。

    

    游魂林以西,便是密罗宗所在的普罗山,那通天佛陀高耸,宝光阵阵,在游魂林外,犹然可见。

    

    以北,龙虎山上坐落着天道门,正气浩然,七星拱卫。

    

    两大宗门分别占地方圆三千里,将游魂林夹在其中。当初两宗将山门迁移至此,也是为了共同遏制游魂林的阴魂之气,以防滋生鬼祟,为祸世间。

    

    而此时,两道身影如风,穿梭在游魂林之内,丝毫不受林中的阴魂之力的影响。凌天如影随形,跟在阴碧落身后,眉头紧锁,等对方的话音落下,便哑然道:“让我帮忙驱毒?”

    

    “没错!”

    

    “为什么找我,你师父是暗刀门的门主,而我,可只是一个小人物,而且,还不是丹医!”凌天不解,他可没想到,这阴碧落找到他,是为了给他的什么师父驱毒,而他师父,还是暗刀门的当代门主!

    

    那可是云州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头子啊!

    

    估计吞了他都不带眨眼的。

    

    “找你自然是有我的道理。”

    

    前面的阴碧落停了下来。凌天在他身后看过去,赫然发现,前方树林的掩映之间,有一座孤零零的城门,耸立在那里。

    

    “馘门?”

    

    凌天只是看了一眼,便忽然看到成千上万身披黑雾战甲,催动战马的骷髅战士,挥舞着长枪大戟冲杀而来。

    

    “嚯...”

    

    心中大惊,凌天几乎是本能的横起断魂棍在身前,虽然在如此气势的骑兵冲锋前,他就好似像一根浮萍。

    

    不过,这些战士却一个个好似无形之物,纷纷穿过他的身体,消失在后方的丛林中。

    

    “额...幻阵?”

    

    凌天晃了晃脑袋,看向周围和天空,远处的通天佛陀和月光,都不见了。

    

    四方上下,黑雾弥漫,阴风阵阵。

    

    凌天的神念催动,但却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只有前方那城门,依旧伫立。

    

    “怎样?”

    

    阴碧落的声音从凌天身后响起,后者转身,点了点头,“服了,真服了。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然,这可是我暗刀门的总舵,连法相大宗师都不敢轻易闯入,若是还对付不了你,可就说不过去了!”

    

    “我想知道,我是怎么进入这阵法中的?”凌天一路上异常的警觉,但没想到还是着了道。

    

    “这不仅仅是阵法,说了你也不懂,不妨就告诉你。这叫...奇门遁甲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