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2章 阴碧落驾到【三更】
    “果然是战场厮杀的极品枪法!”

    

    凌天的嘴角弯起,将这燎原枪法收了起来。

    

    枪法虽好,但现在却也不是炼的时候。

    

    “凌天...”

    

    这时,秦明月推门进来,道:“还能见人么?”

    

    “怎么,谁来了?”

    

    “丹会的大长老...”

    

    “好!我去见...”凌天拂过秦明月的面纱,道:“今天来了这么多客人,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没事,我不累。看你一点点变强,我很开心。”秦明月恬笑一声。

    

    “傻瓜...”

    

    苏月如的来意,凌天不用想都知道。

    

    和岳鼎仑一样,两人是云州丹道和器道顶尖人物,在炼器炼丹上,已经登峰造极。唯一限制他们的,就是火种的品阶。

    

    七品火,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了。

    

    所以,她们都在寻找着进阶自己火种的办法,而凌天今天在大会上当众用火种融合之法,以凝魄境界修为合成八品火,让她们心动不已。

    

    凌天把之前和岳鼎仑的说辞,又复述了一遍,随后又誊写了一份纯阳指功法送给苏月如。

    

    神兵府得罪不起,丹会他也得罪不起。

    

    当然,这也是因为丹会开出的条件诱人无比。

    

    一座药香谷内的上品灵泉!

    

    灵泉对于凌天来说,可是如今最急缺的资源。

    

    用丹药堆积,实在是太慢了。

    

    想要在短时间内提升修为,只有灵泉这一条路,而灵泉的价值,自然是不言而喻。

    

    最后,凌天又用了养魂丹的丹方,换了两座上品灵泉,一共三座。

    

    在知道凌天手上有养魂丹丹方的时候,苏月如的目光如电,险些要将凌天带走,但翻来犹疑了数遍,最后还是离开了紫云宗驻地。

    

    上了丹会的车驾,苏汀奉上香茶。

    

    “师父,结果怎样?”

    

    看到苏月如的脸色不是很好,苏汀试探着问道。

    

    “哼,这个小子,滑头的很,竟然和我做起生意来了。”

    

    苏月如看了苏汀一样,脸色缓和了些:“不过,倒也没白来,融合火种绝非易事,他的办法,并不适合我。但是,前日云侯府拍到的那枚丹药的丹方,我却拿到了...”

    

    “什么?!那个古丹的丹方?凌天他有?怎么可能?”苏汀哑然。

    

    “这凌天身上的秘密很多,但却偏偏不能动他。现在,几乎整个云州城的势力都和他有瓜葛,谁动他,谁就被动!”

    

    苏月如叹息一声,又道:“和他打交道,竟然让我有一种被老狐狸盯上的感觉。”

    

    “不过,我觉得他,倒是能配的上你的!”

    

    忽然,苏月如看向苏汀,似笑非笑道。

    

    “哎呀,师父你取笑我...”苏汀有些不知所措,脸颊也飞上了两朵红云。

    

    “汀儿,我苏月如虽然无后,但却拿你当亲闺女看待。你也不小了,一定要记得把握住缘分,千万不要像你师父我一样等后悔了,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凌天身怀隐龙剑魂,资质不错。而且又是双生火种,就是闭着眼睛,都会在丹道上创造一番成就。虽然他出身不好,但却偏偏游走在所有大势力之中,不卑不亢!多少年了,师父从来没见过云州出现过这般耀眼的弟子。师父替你着急啊!”

    

    苏月如拍着苏汀的手,关切到了心坎里。

    

    “嗯,徒儿知道了。”苏汀点点头。

    

    “知道就好,乖孩子...”

    

    ......

    

    凌天送走苏月如,嘱咐了一边秦明月,不得让外人靠近后院,随后回了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凌天将两个玉瓶放在桌子上。

    

    这里面装的,都是鲜血

    

    一瓶是噬铜兽的血,另一瓶,则是青钢剑齿虎的血。

    

    这是凌天从苏月如手中讨要来的榜首奖励。

    

    而两者,也正是五血金身决所需要的药引。

    

    凌天,终于是在这一刻,将这两种血液找到了。

    

    他一直对自己的肉身很不满意,若是将钢身炼成,那么他的皮肤血肉,就会堪比玄阶顶级宝甲,到时候,就算是寻常的灵级武器,也能扛下。

    

    将两瓶血液收起,凌天又掏出一大把丹药,吞了下去,那装出来的脸色煞白,虚弱无力之色,也瞬间消失。

    

    (¤看正oc版章f节|上H

    

    但就在这时,凌天浑身的寒毛忽然唰的一下乍起。

    

    只觉得后背一凉,整个人僵了下。

    

    “呵呵...”

    

    只是一瞬,凌天便若无其事的摇摇头,倒了两杯灵茶,一杯推到了对面。

    

    “呼...”

    

    屋内烛光摇曳,一阵阴冷的风吹过。

    

    等凌天再次抬起眼眸,却发现,对面已然坐了一个人影。

    

    那人笼罩在黑色斗篷中,一动不动,周身都弥漫着阴冷的煞气,若不是凌天早就见识过过,恐怕也会被吓的半死。

    

    “还是瞒不过你...”

    

    那人的声音响起,此人正是许久都未曾现身的阴碧落。

    

    凌天笑道:“我也一样,若不是你漏了破绽,也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更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

    

    这里到处都是阵法,可对面的这个人,却好似可以行走虚空一般。

    

    “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不想废话,你身怀金暴炎,我想要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