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0章 九叶金莲 岳鼎仑来了
    “什么?!不是一对儿的?!什么意思!”

    

    凌天立刻坐直了身子,怔然道。

    

    他可从没想过这个鼎炉和鼎盖还会有什么问题。

    

    “嗯,意思就是,这鼎盖不属于这个鼎,应该后人拼凑在一起的。”

    

    小丫头说着,扇动背后的羽翼,将那个鼎盖提了起来,指着上面的文字道:“这个文字你应该见过吧?”

    

    “没错,我是认识。”凌天点点头。

    

    “嗯,我在行宫里,就见过这种类似的文字,当时她说过,这是她家乡的东西,这方世界是绝对没有的。很古老也很神秘!”

    

    桃夭夭由指着鼎身,“你再看这个鼎,四面均有特殊的图腾,但是因为年代久远,辨识不清,但是我可以肯定,这其中一面上画的是九叶金莲!是一朵上古奇花!

    

    “九叶金莲?还上古奇花,什么啊这是?”

    

    凌天捧过那个鼎炉,发现桃夭夭手指得那一面,确实图腾比之前清晰了一些,上面的锈蚀好似被蒸发了一点,能够看的比较清楚,上面着一朵莲花,但却泛着青铜光泽,看着十分荒古。

    

    “总之,就是一朵堪比仙界灵草的花,这花在这方世界极其罕见,可能寻遍了九州,也找不到几株,而每一株,据说都被顶级势力所保护着,比咱们手里的那株阴冥晶兰,还要珍贵无数倍。能看到它的,都不是一般人物。”

    

    “那这和鼎盖有什么关系,你咋就知道他们不是一对儿?”

    

    “第一,她说过,她的那个世界,没有九叶金莲,所以不可能刻画这个图腾。第二,这金莲其实是一座阵法,虽然也很古谱,但和鼎盖上的完全不同,鼎盖上的阵法要更加古老,虽然鼎身和鼎盖的材料相同,但可能就是铸造这鼎的人,想给这个盖子,配一个鼎身,所以才做的。”

    

    桃夭夭抱着肩膀,道:“不过,这鼎身还是极好的,虽然只开了一座阵法,但足够你用了,如果将其他三个面的阵法全部激活,这个鼎的才会变的真正可怕。至于这鼎盖,啧啧,要不是它,今天你的那个铸金丹,恐怕也炼不成吧!”

    

    “确实...”

    

    凌天点点头,这次炼制铸金丹,他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在最后凝丹的时候,隐龙炎疯狂的消耗神念的情况下,凌天已经控制不住,那会儿其实已经炸炉了,只不过在最后关头,凌天感应到这鼎盖之上阵法启动,将一丝隐龙炎和铸金丹保留了下来。

    

    “嗯,至于这鼎盖的来历,恐怕不是我们现在能弄明白的,我也就是对着九叶金莲好奇些,希望能再见到她吧。”

    

    小丫头抿抿嘴,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傻样,你还惆怅起来了,怎么你...”

    

    凌天伸手刚想捏桃夭夭,却突然脸色一变,随即,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干净,躺了下来,而桃夭夭也早已经钻进了凌天胸前的桃核内。

    

    不一会,门外传来了秦明月和一个老者的声音,凌天听的很清楚,正是神兵府的岳鼎仑!

    

    “吱呀!”

    

    门被推开,凌天屏避掉身上所有的神念和元气,丹田气海内,九色基台沉入气海之下,让自己看起来很是虚弱。

    

    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凌天还是能够感觉到岳鼎仑那法相境界的雄浑威压。

    

    “前辈,凌天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岳鼎仑在凌天床边坐下,后面的请明月奉上一杯灵茶问道。

    

    “没什么大碍,今天他为了让火种化形,将所有的神念全部耗干,昏迷了而已。服用一些丹药,静养便可。”

    

    岳鼎仑抬起凌天的手腕,神念游走经脉,但除了发现凌天的经脉比寻常凝魄强者粗壮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而且神念也恢复了些。

    

    微微蹙眉,岳鼎仑在向凌天体内注入一道神念之力后,便收回了手。

    

    “呃...头好痛...”

    

    不一会,凌天便揉着太阳穴睁开眼睛。

    

    装睡是不行了,岳鼎仑刚才那一下就好像针扎一样。

    

    “凌天...”

    

    秦明月一喜,赶紧上前搀扶着凌天起身,靠在床边。

    

    “你可吓坏我了...”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凌天拍了拍秦明月的手安慰道。

    

    “呵呵呵,真是郎才女貌,你们两个小辈,真是让人羡慕啊!”岳鼎仑呵呵笑道。

    

    “让大长老见笑了,凌天有伤在身,不能行礼,还望前辈包涵。”凌天对岳鼎仑拱手道。

    

    px最jj新H-章$节上$酷%$匠网e

    

    “无妨,我也不是那古板之人。这么晚来,其实也不想打扰你修养,只是...”

    

    岳鼎仑看了秦明月一眼,欲言又止。

    

    “哦,凌天你和前辈先谈,外面还有许多客人,我去照顾一下。”秦明月立刻会意,主动退出了房间。

    

    “大长老,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晚辈知无不言。”凌天眼睛转了转,心中已经差不多猜出,这岳鼎仑想要知道什么。

    

    岳鼎仑起身,将整间屋子笼罩在阵法内,隔绝了神念探查差,此时,就算是法相大宗师,也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神念渗透进来。

    

    “凌天,想来少游已经和你说了关于我们的事情...”岳鼎仑回身,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

    

    “嗯,凌天知道。大长老的事,就是我的事。器道比试,我会全力以赴。”凌天种种点头。

    

    “无妨,这其实不重要。这些名利之争,我已经看淡。当时找你,也是觉得你是一个可造之才,将来,必定能为我神兵府争光添彩...”

    

    “多谢前辈赏识...”凌天尴尬了笑了笑,心中却道这家伙果然是个老油条,那会可是一心一意的全是为了争名夺利。

    

    “嗯,我这次来,是为了你的隐龙炎!”

    

    突然,岳鼎仑似乎不想再转弯抹角,直接看向凌天的眼睛,好似要寻觅到一丝破绽。

    

    凌天早有准备,当即蹙眉,“隐龙炎?前辈,那是晚辈融合了金暴炎和五雷火,侥幸得到,不能再次融合,也不敢去融合了...”